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对小微金融服务五个方面问题的思考

  小微企业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加快建立小微金融服务长效机制,具有重要性和紧迫性。

  从英国1931年提出“麦克米伦缺口”到中国近年来着力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小微金融服务作为一个世界性、长期性问题备受关注。笔者认为,建立小微金融服务长效机制,切实提高小微金融服务质效,需要研究和解决五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关于观念理念的问题。融资难、融资贵经常被放在一起讨论,实际上,融资难和融资贵是两个问题。笔者认为,首先要破解融资难的问题,而融资贵的问题主要交由市场逐步解决。从理论上说,融资难的问题如果真正得到解决,融资贵的问题自然得以缓解。一般而言,如果供给非常充分,价格自然会有所下降。在目前情况下,强调解决融资贵的问题是有重要意义的,但重点还是要放在破解融资难问题上,加快缓解融资难问题,以此推动融资成本逐步下降。所以,对小微金融服务应更多关注供给是否充分。

  第二,关于供需主体的问题。从供给主体看,近年来《政府工作报告》对大型银行普惠小微贷款增长提出了明确要求。除此之外,还应关注中小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中小金融机构,更充分发挥它们的积极作用。特别是以互联网模式为主的民营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其体制机制灵活,产品和服务方面创新较多,既有能力也有意愿进一步扩大对小微企业的服务,可以进一步放宽对它们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的政策限制。从需求主体来说,应加强对个体工商户、新市民等两类主体的服务。

  第三,关于生态体系的问题。要明确大中小金融机构的不同定位,以开发包容的精神,逐步构建整体协同、分工明晰的生态体系和服务网络。目前来看,大型银行过度下沉可能会带来一些问题,包括对中小银行的“掐尖现象”和“挤出效应”等。应鼓励大型银行重在解决小微企业“最先一公里”问题,即提高“首贷户”比例上。监管部门对全国性银行的小微金融服务监督考核,应大幅度提高“首贷户”考核权重,将“首贷户”作为考核重点。此外,还可以引入中介机构帮助小微企业提高经营管理和数字化能力,如帮助小微企业规范财务报表等。

  第四,关于科技赋能的问题。要加快金融科技应用,大力促进金融产品数字化、批量化、标准化,不断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普惠小微金融服务可持续性。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受限于资金、技术、人才等,通过加强合作,共研共享科技系统、软件开发是必要的。金融管理部门、行业协会可以推动中小银行共建共同开发、共同享有的科技平台。如搭建云计算行业公用平台,降低中小银行科技研发成本。还可以鼓励有能力的中小银行,以市场化的方式发起成立科技研发联盟。

  第五,关于模式创新的问题。从世界范围看,小微金融服务既有尤努斯创立格莱珉银行的模式探索,也有德国国际项目咨询公司(IPC)小微信贷的技术创新;从国内来看,既不乏中小银行深耕小微的“台州模式”,也有大型银行“惠懂你”的头雁效应,还有数字小微金融的积极补位。格莱珉银行的“五人小组”和“台州模式”的“三品三表”,侧重于解决信任的问题,即通过区域内的关系链条、熟人圈子,掌握小微企业经营和小微企业主人品等,进而判断其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但这种熟人间的信任关系,一般局限于一定区域,金融机构综合成本相对较高。而借助数字化技术,针对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小微企业设计与其生产经营相匹配的数字小微信贷产品,通过线上化运营,具有更强的复制推广意义。当然还要把握适度原则,避免多头授信、过度授信,防范“共债”风险。

  中小银行是服务小微企业的生力军。要进一步支持中小银行稳健发展,采取措施支持中小银行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不少中小银行历史包袱较重,影响其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因此,监管层面要把小微金融服务的尽职免责、容错纠错落到实处,采取切实措施打消银行怕不良、怕处罚等顾虑。对银行来说,应该把尽职免责、容错纠错原则传递到基层支行和客户经理。

  对中央和地方政府来说,重要的是持续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完善小微企业征信体系和担保体系建设,积极优化小微金融服务生态。尤其是地方政府,要加快各类信用信息、政务数据整合,建设好区域大数据平台和征信平台,赋能金融机构。

  (作者系秦农银行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