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动产权利融资创新难在哪里

  近期,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2022年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工作的通知》。其中,为进一步增强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针对小微企业轻资产特点,文件要求积极推广存货、应收账款、知识产权等动产和权利质押融资业务,降低对不动产等传统抵押物的过度依赖。而在此之前,人民银行于去年底发布的《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已于今年2月正式施行,《办法》对统一登记范围进行了拓展,同时更突出登记操作规范和登记公示理念,可以说是进一步完善了企业信用信息架构,也为相关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提供了基础。

  根据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统计,2021年1月至9月,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平台发生登记404.18万笔,较去年同期增长81%,注册登记用户2.59万个,查询2059.78万笔,这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动产融资业务正以较快速度铺开。从记者近年来的采访情况看,面向小微企业的动产融资产品日渐丰富并且更精准地服务着越来越多产业,大部分动产融资业务也带来了信贷服务的增量,为企业增信和破解小微企业“首贷难”提供了新思路。

  不过从金融机构的角度看,动产和权利质押融资业务的难点仍不少,从动产和权利的定价、流转或处置,到标的物质押后的融资额度、贷款利息和周期确定,对银行而言,这些都是产品创新和服务实践中新的课题。其中,动产类融资的难点主要体现在定价上,像企业的原材料、半成品、产成品需要动态管理,产品价格波动和可流转性又与所处地区、市场以及企业的仓储和供应链管理能力等因素有关。权利质押融资业务则更为复杂,记者在咨询多个市场主体后了解到,实践中,知识产权和专利在中小微企业中的流转难度较大,因为如果没有与之配套的生产线、技术人员和研发能力,知识产权和专利其实是很难变现的;同时,目前第三方评估的周期仍较长,都在半个月以上,这与大部分小微企业资金需求特征不符,可能造成相应贷款服务时效性不强;此外,权利期限与贷款周期之间的关系,也是权利质押后金融机构需要尤为关注的。

  相较于传统抵押物,动产和权利作为质押物,其变现能力较弱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在这种融资模式下,动产和权利所对应的金融价值与第一还款来源,即标的物可以为企业带来的收益关系更大。因此,在动产和权利质押融资模式设计时,一方面,金融部门要结合各方资源,尽可能拓宽标的物的流转、处置或变现路径,以降低潜在风险;另一方面必须认清的是,动产和权利质押融资模式要求银行能够更精准地对小微企业第一还款来源作出判断,相应地,金融机构需要配套更完善的内外部风险防控体系,并对相关服务的流程和权责关系进行针对性调整。

  事实上在不少地方,产业协会或商会对于一个地区特定产业的结构优化和协同都能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而金融机构在模式创新时也可以充分运用这种协同作用。例如生产中所用到的动产——机械设备、原材料、半成品等,可以部分实现在产业内的流传和处置,像记者采访到的几家农业生产托管企业,他们与农机生产商之间可以进行农用设备的置换;某西部县的生猪产业协会中,在生猪养殖主体退出后,协会内部也可以帮助进行生猪、猪场和设备的处置。基于此,银行机构可以与所服务区域的主要产业协会或产业园区管理部门达成对接和合作关系,在金融产品设计前充分掌握主要动产在产业内的流转、处置可行性,以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尽可能提高融资服务的有效性。

  在此基础上,金融机构的内外部风控和服务机制也要做出对应调整。对外,银行可以根据行业风险特征选择与保险、担保或供应链金融平台展开合作,不同金融部门的风险评估视角,协同提供金融支持可以更充分地进行风险防控和精准定价。对内,在产品设计的基础上,银行机构还需要对贷款业务中的权责关系进行梳理。在动产和权利质押贷款模式中,银行工作人员更多情况下是要根据软信息对贷款主体的资金需求和还款能力进行评估。为避免出现“惜贷”问题,银行首先要对相应业务的操作规范进行明确,银行内的尽职免责机制要跟进,此外,还可以在明确贷款用途的基础上,通过资金封闭管理或更多账户业务保障资金使用效率。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