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发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要注重系统性和多样性

  合作金融是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2022年2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推进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要“有效发挥商业性、开发性、政策性、合作性金融作用”。

  我国合作金融的体量与商业金融、政策性金融相比相差甚远,合作金融体系尚处于初期构建阶段,发展合作金融所面临的问题多、困难大、路径少,但从国际上合作金融发展的历史和现状来看,合作金融已经成为很多发达经济体金融体系的重要支柱之一,而且,合作金融“抗风险能力的优势”也是有目共睹的。

  如何在我国推动并发展合作金融,如何发挥合作金融的优势并更好地服务城乡居民、服务乡村振兴,促进共同富裕,这是业界都很关注的话题。在多年采访农村金融并深入了解合作金融的基础上,记者认为,当下结合经济和金融发展需要,应更注重合作金融的系统性和多样性,这包括如何构建发展合作制的基础、认清合作金融中的显性和隐性价值、让合作金融“小而不弱”并从“封闭”走向“联合”以及优化监管与行业自律并使合作金融“小而不乱”。

  如何构建合作制基础?合作制的前提是参与的合作主体或成员的差异性认同与共存共生,合作金融组织讲求的是“一人一票”,但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在目前的大多数农村地区,难度较大,并不是不能去实施“一人一票”,是成员之间的差异性较大,很多农民专业合作社还是由少数人把控,农村生产经营主体的综合素质普遍有待提升,在责权利相对不对等的情况下,要想实现真正的合作制还是颇具挑战性的。合作制基础的另一个要点是建立什么样的议事规则,每个成员在合作组织里的权利和义务是如何体现的,这些都会影响合作制基础的构建和健康可持续发展。要想构建起适合的合作制基础,当前最有效的办法之一还是从农村产业入手,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凡是能够建立合作制基础,无论是资金互助,还是信用担保互助,抑或是村级反担保基金的运作方式,都要建立在一定的产业发展基础之上,成员都是从事同样产业或相近产业的,规模大小相近,资金需求特征较为类似,如果出现逾期还款或无法归还的情况,相关资产的处置流转在成员内部也较为容易。当然,这类合作金融组织的缺陷也是存在的,诸如,由于资金使用特征相似,有时很难充分满足成员的需求。

  认清合作金融中的显性和隐性价值。发展合作金融的一项重要原则就是“服务第一、盈利第二”,为成员做好服务是合作金融组织的首要任务。为此,就要认清合作金融的显性和隐性价值。从目前监管要求来看,合作金融组织的资金来源只能是以股金的形势体现,虽然尚存39家原银监会批准设立的农民资金互助社可以在成员内部筹集,但很多资金互助社都很难有经营发展空间。那么,问题就是大多数合作金融组织的价值并未被显现出来,本来成员加入合作金融组织,其目的有二,其一是有闲置资金可以通过合作金融组织有一定的增值,但现在不允许有固定收益承诺,那么,就只能以股息的方式体现;其二是成员可以在合作金融组织获得稳定的、有效的贷款支持,但现在也较难做到这一点。上述这些本来应该是合作金融的显性价值体现,当前的情况是这些还有待完善和优化。

  那么,何为合作金融的隐性价值呢?一方面,合作金融会增强某一类产业主体之间的互助能力,负赋能相关成员更健康发展。记者的观察是,合作金融组织成员往往同时都会与地区行业协会类组织成员是同一群人,合作金融组织的管理运作核心人员也会是该行业协会的核心成员,因此,为了做好相关产业,核心运作成员在被推举的前提下,组织行业内的培训、市场拓展、完善供应链等工作,同时做好行业自律,保证大多数成员的利益不受损害等。隐性价值的另一方面体现在风险防控之上,凡是本着“服务第一”原则的合作金融组织,其共性都是不以利益最大化为原则,即使有一定的盈利,但这种盈利也会沉淀在相应的组织内部,作为组织发展以及风险防控之用,“以备不时之需”往往是合作金融组织的一条重要原则。记者在采访某信用互助担保机构时发现,该组织经营十多年,利润沉淀有1000多万元,但从来很少分红,因为核心管理层认为,公司的风险承担能力还有待加强,真遇到一些风险,这些资金还会发挥一定的风险缓释作用。

  让合作金融“小而不弱”并从“封闭”走向“联合”。我国合作金融发展缓慢,而且历史上还有过不少曲折,合作金融组织往往给人的印象是“小且弱”,容易产生风险,这种印象也导致有的地方并不鼓励发展合作金融,同时,除了合作金融组织普遍“小且弱”之外,其封闭式运作的要求也很难有太多发挥余地和成长空间,并且都是相对一个个的“孤岛”,各自为政,小而分散的特征导致其抗风险能力也很弱。那么,如何让合作金融“小而不弱”,并且从“封闭”走向“联合”。要想“小而不弱”就要走“联合”的道路,换言之,在各省落实地方监管责任的同时,要考虑合作金融组织的行业和产业“双特性”,并且,可以考虑以省、地市、县市构建三级管理协调机构,把合作金融组织真正“联合”起来,设立合作金融的系统化、平台化组织,统筹协调各合作金融组织成员的资源和资金,该组织既具备较强的服务支持能力,又可以具备一定的科技支撑能力,让合作金融组织也可以插上数字化的翅膀,并且,可以协调各合作金融组织的头寸,让资金的使用效率更高,并维持“服务第一”的宗旨,协同监管部门,让“小而孤”成为“小而不弱”。

  优化监管与行业自律并使合作金融“小而不乱”。2021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明确提出,地方金融监管对象“7+4”的“4”之中的“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属于地方金融监管范畴,但对于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条例》并未对其有较之前不同的界定,如上所述,如果说让合作金融“小而不弱”是自我赋能,那么让合作金融“小而不乱”就需要优化监管与行业自律并重,避免采取一刀切的监管方式。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目前一些合作金融组织在发展中也面临着一些现实的问题。例如,地处四川彭州的旭力农村资金互助社负责人向记者提出,彭州市作为全国五大商品蔬菜基地之一,在流通环节上资金缺口一向十分巨大。尤其近几年随着彭州蔬菜产业的发展,情况愈演愈烈。在该资金互助社运行7年的时间里,很多社员通过资金互助社的帮助生意越做越大,但随着产业的发展资金缺口也随之增大。现在资金互助社资本金已经明显跟不上社员需求与彭州市蔬菜产业的发展,急需扩展资本金解决社员在农产品集中上市时候面临的现金压力。同时,该资金互助社现有社员共计181人,而在彭州从事农产品相关产业的人员超过100000人,按照规定,资金互助社现在只能解决全社181人的资金问题。覆盖面太窄,无法解决彭州更多农产品相关产业尤其是流通环节资金短缺问题。

  合作金融的健康发展需要更多结合行业和产业促进部门的力量,尊重行业和产业发展规律,只有金融监管结合行业自律以及产业疏导,让合作金融既有序发展,又风险可控。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