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全球经济运行风险持续加大

  今年一季度,全球经济复苏进程遭受波折。俄乌冲突加大全球经济衰退和通胀高企风险以及部分低收入国家粮食危机和社会动荡风险。同时,美联储货币紧缩速度超预期,也让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增强。在双重因素影响下,近期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多家机构再度下调今年全球经济的增长预期。

  地缘政治风险是当前全球经济运行面临的首要风险。2月以来,乌克兰局势急剧恶化。美、欧、英、日等经济体宣布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包括制裁俄罗斯国有金融机构及其附属机构、主权债券市场、政府高官及其亲属等。尽管双方已进行多轮谈判,但考虑到立场差距较大,双方短期难以达成共识。而眼下,俄乌冲突和一系列对俄罗斯制裁正在对全球经济造成损害。首当其冲遭受经济损失的是参与冲突的双方。世界银行于4月10日发布最新报告称,受俄乌冲突影响,众多乌克兰企业关闭、出口锐减。世界银行预测,乌克兰经济今年将萎缩45.1%,具体程度将取决于冲突持续的时间和强度。与此同时,因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制裁打击,俄罗斯经济也有陷入深度衰退的风险,世界银行预测2022年俄罗斯经济将收缩11.2%。

  值得注意的是,俄乌冲突带来的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上涨,也对他国经济造成不利影响。作为全球重要的能源、矿产以及粮食出口国,俄罗斯在全球供应链中处于重要地位。受俄乌冲突影响,能源与粮食价格在3月快速攀升。在能源方面,原油价格在3月突破每桶100美元,目前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交投于每桶110美元附近。在粮食方面,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布报告称,俄乌冲突导致世界粮食商品价格在3月份大幅上涨,粮农组织谷物价格指数环比上涨17.1%,该组织进一步表示,由于冲突原因导致关键农产品出口受限,全球粮食价格可能再上涨8%至20%。

  世界银行预计,受俄乌冲突带来的供应链风险的影响,欧洲和中亚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将收缩4.1%。事实上,在俄乌冲突影响下,3月欧元区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未来产出预期指数已分别跌至2020年5月和2020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急剧恶化,由2月的-8.8骤降至-18.7。此外,世界银行预计,高度依赖俄罗斯与乌克兰小麦出口的白俄罗斯、吉尔吉斯共和国、摩尔多瓦和塔吉克斯坦等地的经济将受到严重打击并陷入衰退。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如果俄罗斯和乌克兰完全停止小麦出口,这些国家不仅会面临经济危机的严重风险,还可能出现贫困和饥饿急剧增加的人道主义灾难。

  美联储过快加息则是全球经济面临的另一大风险。今年3月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实施了自2018年12月以来的首次加息,幅度为25个基点,符合预期。但历史性的高通胀,正让美联储变得更为“鹰”派。3月发布的点阵图显示,多数官员预测2022年将加息7次,较12月预期加息3次大幅增加,年底基准利率或升至2%。同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将于5月开启缩表,这显然比市场此前的预期更为激进。鲍威尔在议息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表示美联储“已做好应对紧缩货币政策的准备”,这象征着货币政策立场的全面转向。也这意味着,美联储即将进入“沃尔克时刻”后,最猛烈的一轮加息周期。

  然而,加息对疫情下尚未完全修复的全球经济而言却是把“双刃剑”。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快速加息虽然可以抑制通胀,但也可能加速刺破美股泡沫。去年11月初,道琼斯指数突破36000点创下历史新高,市盈率达到30倍高点,美股泡沫化程度已经超过了互联网泡沫时期。而美联储紧缩可能影响企业盈利表现、压低企业估值和抵押品价值,引发部分金融机构和僵尸企业融资困难,进而带来股市动荡。此外,美联储加快货币紧缩步伐,同时还伴随着财政刺激政策退潮。当前,美国政府的主要经济刺激措施已由现金补贴转向基建、社会福利支出,但疫情依然是经济复苏的主要不确定性因素。在此背景下,总需求支撑力度或将下降,受此影响经济复苏势头也将有所减弱。

  从全球的角度看,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外溢效应同样值得警惕。美联储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对新兴市场国家造成的负面影响尤为明显。疫情暴发初期,美联储通过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救市,其实也是把本国调整的成本转移给其他国家。在经历了短期资本流入、本币升值、资产价格上升与杠杆率攀升后,新兴市场国家随着美联储重返货币政策正常化轨道将面临强势美元带来的新挑战。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的到来,利率上升将使得此前流入新兴市场的资本大规模外逃。部分国家将会重新面临短期资本外流、本币贬值、资产价格下降和快速去杠杆。此外,高位且不断上升的利率和美元升值还将导致新兴市场借贷成本升高。美联储的低息政策,造成资金大量流入亚洲发展中国家,公司大举借取低息美元贷款。但美联储加息导致资金流出,公司美元贷款难以续借,造成流动性困难。同时,美元升值也将带来债务规模的膨胀。

  总体而言,在地缘政治风险和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的影响下,全球经济运行风险突出。如何权衡货币政策、通胀与经济复苏之间的关系,合理规避风险,是摆在各国政策制定者们面前的新考题。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