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激进加息下 美国经济“硬着陆”风险加大

  此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2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趋平并最终短暂倒挂,令市场对于美国经济是否将在未来陷入衰退的讨论再度升温。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经济面临的最为突出的风险当属仍在不断攀升的通胀率。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3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8.5%,创下近40年以来的新高。美国通胀走高的风险不容忽视。

  面对持续的高通胀,美联储已经无法坐视不理。在去年上半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曾坚定地支持“通胀暂时论”,不断向市场的加息预期“泼冷水”。而现在,鲍威尔已经戴上了“鹰王”的面具,多位美联储官员在讲话中持续向市场释放出美联储或将更加激进的加息信号。

  然而,美联储打算以更大幅度和更快速度加息以应对高通胀的做法将显著增加美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再度进入“沃尔克时刻”的美联储在实现抑制通胀与避免经济出现“硬着陆”的平衡中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上世纪70年代末,受到美国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以及石油危机的双重影响,美国通胀水平高涨,陷入恶性通胀区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坚定地认为,不断上涨的通胀将给美国经济带来真正的风险,而加息则是稳定物价、抑制通胀的必然选择。因此,当时美联储快速将利率提高至20%的水平。从最终的结果来看,美联储激进加息的政策虽然控制住了通胀,但快速加息至高位水平也给当时的美国经济造成了显著的负面冲击,经济发生“硬着陆”,金融市场剧烈波动。

  而当下,类似的情况又摆在了美联储的面前。尽管目前美国高通胀的成因与上世纪70年代时并不完全相同,但美联储的政策选择似乎正在走向相似的轨道——以加息应对通胀。不过,美联储现在才开始采取行动可能为时已晚。美联储在今年3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加息25个基点。但同为发达经济体央行的英国央行早已在去年12月和今年2月以及3月连续3次加息。相比英国以及欧元区等其他发达经济体,2021年美国经济复苏态势更为强劲,但美联储却迟迟在今年才开始加息,这令不少市场人士和经济学家质疑美联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进程过于缓慢,并称这是美联储犯下的“错误”。

  事实上,美国通胀从去年开始就已显示出抬升的势头,但鲍威尔始终坚持通胀仅是暂时性的看法。直到去年年底,美联储才正式放弃了“通胀暂时论”,开始释放收紧货币政策以及加息的信号,引导市场预期。随着美国通胀水平在今年3月“破8”,美联储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

  从目前的表态来看,美联储在后续货币政策会议上加码加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自3月货币政策会议后,陆续有多位美联储官员透露出了考虑加息50个基点的信号。芝加哥联储行长埃文斯日前就曾表示,在5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是值得考虑的,并且也是很有可能的。

  另外,美联储日前公布的3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多位官员曾计划在3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但考虑到俄乌冲突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最终选择了加息25个基点。更重要的是,纪要显示,许多与会者指出,在通胀压力持续高涨的情况下,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一次或多次上调50个基点可能是合适的。与此同时,美联储或最快将在5月或6月宣布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每月最高减持额或将保持在600亿美元美国国债和约350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

  由此可见,为应对高企的通胀压力,美联储已经开始加大力度采取行动。但美联储在通过快速行动抑制通胀走高的同时,也增加了美国经济“硬着陆”甚至衰退的风险。投资者也对美联储过快收紧货币政策可能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冲击充满担忧,这从近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趋平乃至倒挂中可见一斑。

  美联储开始加大力度收紧货币政策,不免会打压经济增速。只不过从目前美联储传递出的政策态度来看,在控制通胀和维持经济增长之间,美联储更倾向于前者。维持物价稳定是美联储的政策目标之一,但同时美联储也无法彻底牺牲经济增长。因此,在控制通胀不失控的同时,如何避免经济再度陷入衰退成为摆在美联储面前的一大考验。

  因此,美国经济想要在美联储加息、缩减购债以及缩减资产负债表的三重行动下避免“硬着陆”,并非易事。更何况美国经济的复苏之路上还将面对地缘政治风险以及能源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等其他不确定性和风险。鲍威尔也曾在今年3月底表示:“在当前大背景之下,没有人会认为美联储将轻而易举地实现经济‘软着陆’。”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