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欧洲央行进退两难

  在2022年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趋势升温之下,欧洲央行处境尴尬。一方面,原油、天然气、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普遍出现快速上涨,欧元区通胀数据“红灯”闪烁,欧洲民众不满情绪增加;另一方面,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之下,除了欧洲经济增速前景下滑之外,美欧金融市场溢价使得欧股惨遭抛售。目前,英国央行自2021年12月已经3次加息,而美联储也在3月宣布加息25个基点;在加息举措上,欧洲央行在2022年跟不跟?如何跟?这些问题已经被推至风口浪尖。

  从通胀压力来看,欧洲央行年内加息压力较大。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的通胀率从今年1月份的5.1%上升到2月份的5.8%;这是自1997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最高水平。在2021年2月,这一数据仅为0.9%。事实上,自2021年12月欧元区通胀率达到5%后,截至今年2月,欧元区通胀率一直处于5%以上的水平;而欧洲央行通胀目标“红线”仅为2%。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解释2月通胀数据走高时表示,欧洲能源价格在2月份飙升了31.7%,是造成高通胀率的主因,同时推高了其他商品价格。由于能源价格不断飙升,拉加德预计,通胀率还将攀升。再加上季节性因素、运输成本、化肥价格上涨及地缘政治冲突,食品价格也有所上涨,而且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

  从欧洲央行表态来看,其已经开始将抑制通胀放在了更优先的政策位置,这也意味着其年内加息的可能性上升。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3月1日,拉加德发言时首次谈到不排除今年加息的可能性。此后,拉加德还提到“并未看到欧元区发生滞胀的现象”,可以解读为欧洲央行正在为今年加息铺平经济基本面的道路。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兼荷兰央行行长诺特也表示,今年欧洲央行在晚些时间可能会加息一至两次。

  其二,在3月的议息例会上,欧洲央行出人意料地决定,开始收紧货币政策——计划尽快减少购买政府债券。根据此前的缩表计划,在今年10月份之前每月的资产购买规模将从400亿欧元减少到200亿欧元,而最新设想是将该计划进一步提前到6月份,并在今年三季度结束总计1.85万亿欧元的购债计划。拉加德表示,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正在发生变化,欧元区通胀水平已经不太可能回到疫情发生之前的水平。因此,欧洲央行已经开始调整政策,以便在满足必要条件时,进一步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目前来看,在三季度结束购债计划之后,欧洲央行有可能在今年四季度开始加息。

  其三,虽然欧洲央行预计未来几个月欧元区通货膨胀率还将继续攀升,但欧洲央行预计,2022年欧元区整体通胀率将为5.1%,2023年将为2.1%,2024年将为1.9%。在这一预测中,欧元区未来两年至三年的通胀率都稳定在2%的目标附近。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欧洲央行并不允许通胀高企现象持续,未来将会采取措施遏制通胀;换言之,抑制通货膨胀将成为欧洲央行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欧洲央行发出信号:相对于经济增速,它明显更在意通货膨胀走高带来的民众生活成本攀升的“痛楚”。

  不过,欧洲央行年内加息的变量仍然不可忽视。一是俄乌冲突及其后续影响。众所周知,自俄乌冲突以及美欧加大对俄罗斯制裁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飞涨。天然气价格自年初以来上涨了73%,石油价格上涨了44%。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占全球小麦出口的近30%,小麦价格自今年年初以来上涨了30%以上。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生产的钾肥约占全球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化肥已经陷入供不应求的境地,这可能会导致全球粮食产量下滑。因此,如果俄乌冲突以及美欧制裁举措后续负面影响持续加深,欧元区通胀压力进一步攀升,这可能会导致欧洲央行年内更为迅猛地加息;反之,若欧元区通胀压力走弱甚至重回欧洲央行通胀政策目标范围之内,欧洲央行可能会延缓年内加息步伐。

  二是欧元区经济走向和金融市场也将是影响欧洲央行年内加息的重大变量之一。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全球蔓延,全球生产活动遭受极大冲击,供应链时断时续。欧洲央行已经将欧元区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4.2%下调至3.7%。高盛预测,该地区今年经济增长率仅为2.5%。经合组织的最新评估报告则认为,俄乌冲突将使得全球经济增长下滑一个百分点;而欧元区经济增长受冲击最大,可能会下降1.4%。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在是否加息方面,欧洲央行身陷两难:一方面,欧洲央行希望抑制通货膨胀,以免因物价问题引发社会动荡;另一方面需应对经济增长放缓,控制金融市场风险。欧洲央行能否“鱼”和“熊掌”兼得,还需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