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把握住区域金融改革的“共性”与“个性”

  以试点带动全盘的渐进式探索,一直是我国改革的一大特色与成功经验,金融改革也不例外。许多重大金改都始自区域试点。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把区域金改提上议事日程,以点带面,增强金融服务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能力。

  区域金改有“共性”更有“个性”。因地制宜,遵循“共性”,抓住“个性”,区域金改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区域金改的“共性”,从国务院常务会议的表述看,就是“区域金融改革创新要服从服务于宏观政策的大局”,“宏观政策大局”即是“共性”所在。什么是当下的宏观政策大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下一步要推动实际利率有效下降,支持中小银行发展,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民营企业融资成本,防范金融风险。也就是说,无论哪个地区的金融改革,都应当以推动实际利率下降为主线,以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为落点,同时注重防范风险。

  推动实际利率下行需要凝聚合力。从货币政策角度讲,央行上半年相机使用定向降准、CBS、再贷款、再贴现等多种结构性政策工具,以增强金融对民营小微企业的支持。这些政策操作有利于降低市场整体利率水平。DR007、三年期国债利率下降以及企业债券利率下降对于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的作用非常大。

  从长远改革角度讲,利率市场化改革有望“治本”,如今这一“两轨并一轨”的重大改革面临“惊险一跃”。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央行此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虽然已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仍存在双轨问题,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目前改革的焦点是贷款利率的双轨问题,因为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对市场化的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会形成一定阻碍,不利于市场利率向信贷利率的传导。所以,下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关键点是推进贷款利率进一步市场化,这关键在于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平安证券不久前发布了“新时代股份制商业银行转型系列研究”,这份研究报告认为,我国的利率并轨遵循“先贷款后存款”的思路,实现LPR的市场化将是接下来利率并轨的重要任务。LPR市场化可能有两种路径,其一,采用“7天逆回购利率+固定点”方式,有助于增强货币政策传导的有效性,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但对偏爱市场利率融资的大企业可能吸引力不足,该方式更多是一种短期过渡方案;其二,采用参考加权DR007和同业存单发行利率基础上进行报价,该方式既可以增强货币政策传导的有效性,也可以综合考虑商业银行负债的成本,变化调整也较为及时,可能会成为我国LPR定价的方式。无论采取何种方式,都需要各区域的积极协同,同时,地方性金融机构也要对LPR市场化可能带来的冲击做好准备。

  支持中小银行发展已成各方共识。央行上个月采取增加再贴现和常备借贷便利额度的手段,加强对中小银行流动性支持,保持中小银行流动性充足。中国银保监会此前印发了《商业银行股权托管办法》,并连同证监会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 中国证监会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修订)》。两份文件均指向支持中小银行。前者规范了股权托管办法,有助于中小银行管控好流动性风险。对于后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认为,这是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的实招,修订内容主要包括:一是股东人数累计超过200人的非上市银行,在满足发行条件和审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将无须在“新三板”挂牌即可直接发行优先股;二是进一步明确了合规经营、股权管理、信息披露和财务审计等方面的要求。这将有助于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减少中小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资本约束,有利于非上市银行提高信贷投放能力,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提供更多金融支持。

  作为金融供给侧的重要一环,地方性中小银行回归本源、专注本地,把重心放在支持区域经济发展上,远离层层嵌套的通道业务,这是目前情势下区域金融改革的基石与“共性”。

  区域金改的“个性”,源自于各地区迥异的自然禀赋和产业结构以及千差万别的经济发展水平。上半年广东省GDP达到5.05万亿元;而西北内陆的青海上半年GDP仅为1278亿元。经济水平如此悬殊,区域金融改革也自然不能一概而论,各地区都需把握好“个性”,拿出符合自身禀赋和产业实际的金改实策,才能使区域金融政策更贴合实体经济的需求。比方说,上海市的目标定位是“国际金融中心”,因此沪伦通、科创板以及一系列前沿性金融改革开放的政策试点已经或将在沪落地。而较为落后的甘肃省则提出将今后的发展重点放在清洁能源产业、循环农业、中医中药产业等十大类绿色生态产业上。相应地,甘肃的金融改革就应落脚于 “三农”、生态、环保等领域上,促使中小银行深耕本地,使区域金融与经济策略相配套。各地区施行差异化的金改之策,有的步子迈得大、走得远,有的步伐相对小、走得稳,皆因自身实际不同。可见,区域金改要行之有效,必须因地制宜。

  自然地,对于充满“个性”的区域金改,评估与考核机制也必须个性化。正因此,国务院常务会议才提出,要建立动态调整的区域金融改革工作机制,加强对试点的跟踪评价和第三方评估,对没有实效或严重偏离改革目标的要及时纠正或叫停;对达到预期目标、成效明显的要鼓励开展新的改革探索。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