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宪法是民企发展的最根本“定心丸”

  12月4日是第五个国家宪法日,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用科学有效、系统完备的制度体系保证宪法实施,加强宪法监督,维护宪法尊严,把实施宪法提高到新水平。

  现行宪法颁行于改革初期的1982年,伴随着改革开放伟大历程,历经五次修改,不断丰富完善、与时俱进,对保障和促进国家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当下社会关注的民营经济发展问题来说,最近一段时间,领导人讲话、各方面的支持政策都为民营企业提供了“定心丸”。而宪法作为治国安邦总章程,实际上能够为民营企业提供最根本的“定心丸”。笔者认为,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进一步支持民营经济发展,除具体政策措施外,更要突出强调和充分发挥宪法的“定心丸”作用。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宪法的制定和修改,始终贯穿着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松绑”和对个人财产权的保护。1982年宪法规定个体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1988年修宪将私营经济写进宪法。1993年修宪将“坚持改革开放”与“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写进宪法。1999年修宪进一步明确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明确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2004修宪年又增加了“国家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的表述,同时庄严宣告“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回顾宪法中对非公有制经济描述用词的变迁,从“允许”到“补充”和“重要组成部分”,再到“基本经济制度”,这是改革开放不断向前推进的过程,也是民营经济地位不断提升的过程。

  前一段时间,舆论上出现了一些否定、怀疑民营经济的言论,如“民营经济离场”等,引发公众和民营企业家的疑虑,以至于需要高层反复喊话,强调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不会变。但耐人寻味的是,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宪法条款本来就没有变,一些“无名之辈”的个人观点为何会引发不小的担忧?在宪法的白纸黑字面前,为什么还有很多人会被一些偏颇诳语所动?这说明,我们还需进一步树立宪法权威,保证宪法实施。

  宪法在我国法律体系中居于最高的地位,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否定和诋毁民营经济的言行都是违宪的。党的十九届二中全会指出,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但现实中,宪法的作用常常还停留于宣示,“违宪不违法”的情况时有发生。就民营经济发展来说,这些年一些侵害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事件乃至司法判决,正是在非公有制经济地位早已写入宪法的情况下发生的。因此,今后还要加强对宪法实施情况的监督检查,将包括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在内的宪法条款落实到位,坚决纠正违宪违法行为。

  发挥宪法对于民营企业的“定心丸”作用,关键在于提升企业家信心。最近入选“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的“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九,在上世纪80年代由于受到“雇工超过8人就是剥削”的观念束缚,其经营曾引发争论,是邓小平同志一锤定音,使个体户的雇工问题迎刃而解,有力推动了个体私营经济的快速发展。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再次提到“傻子瓜子”,他说:“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显然,邓小平同志对民营企业的关心和保护,不仅提振了企业家信心,也推动了宪法的落实。党的十八大以来,司法机关加大产权司法保护力度,依法甄别纠正一批涉及民营企业的冤错案件;近期最高人民检察院还表示将集中办理、总结一批侵害民营经济发展的案件,这些同样是强化宪法实施、增强民企信心的有效举措。

  发挥宪法对于民营企业的“定心丸”作用,优势在于稳定的预期。在各种支持民营经济的政策措施中,宪法无疑具有最高的权威和最强的稳定性。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就曾指出,必须使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毋庸讳言,一段时间以来,引发民营企业焦虑的不只是一些人士的偏颇观点,还涉及地方政府部门的某些做法。前一段时间,由于社保征收方式改变,出现对企业历史欠费集中清缴的情况,引发争议,随后被叫停;近期,一些曾享受地方税收优惠政策的影视行业又被要求集中补税,也引发是否“一刀切”的讨论,甚至有人就此调侃说“影视圈也想吃个‘定心丸’”。总体来看,我国地域广阔,要确保政策实施在因地制宜的同时,坚持统一的原则和方向,确保自由裁量权不被滥用,根本的还是要通过树立宪法权威,保证宪法实施,给所有人一个稳定的预期。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