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以深化改革推进央企降杠杆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央企深化改革降低杠杆工作,促进企业提质增效。会议要求,制定进一步积极稳妥推进央企降杠杆减负债的指导意见,推动央企资产负债率总体持续稳中有降,促进高负债企业负债率逐步回归合理水平。

  去杠杆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一。从部门杠杆率看,非金融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杠杆率较高,是去杠杆的重中之重。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国有企业的杠杆率在增加,而民营企业则相反;产能过剩行业内的企业杠杆率较高,部分中小型企业与私有企业存在一定融资难题。这造成信贷资源过多集中于国有企业或低效率部门,存在着较高的债务违约风险。因此,积极稳妥推动去杠杆,需要把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

  相关数据也显示,国有企业杠杆率相对较高。根据社科院的测算,截至2015年底,金融部门、居民部门、包含地方融资平台的政府部门以及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债务规模与GDP之比分别为21%、40%、57%和156%。另有数据显示,2015年末,我国国有企业负债占非金融企业整体负债的比例约为七成。而在国有企业中,央企的资产负债率又略高于地方国企。

  因此,在着力推动国有企业去杠杆的过程中,关键是要抓住央企这个“牛鼻子”,高度重视中央企业负债率的降低和风险的防控。

  在今年全国两会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谈到降杠杆问题时表示,全社会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过高,作为一种宏观现象,它的微观基础就是,有很多非金融企业自身的杠杆率过高,所以加总起来太高。这指出了当前我国高杠杆的一个现实,即总体杠杆率较高的根源,在于微观基础的高杠杆。因此,去杠杆要从大处着眼、小处入手,即要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降低微观基础的高杠杆。而杠杆率相对较高的央企,无疑是拉高宏观杠杆率最关键的微观基础。

  造成央企杠杆率在短时间大幅攀升的原因较多。从投资行为角度看,在过去“保增长”的发展阶段,很多国企尤其是央企一度成为拉动经济增长、进行高投资的市场主体。从体制机制看,很多国有企业改革并不彻底,财务上软约束,公司治理上不完善,这使得不少国企往往忽视还债压力,不惜通过巨额融资进行规模扩张,导致盈利能力和效率低下。而从金融部门角度看,不少银行都有“垒大户”的发放贷款倾向,愿意将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央企和国企,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国企杠杆率。当然,历史遗留问题、部分地方政府的干预等也造成了国有企业负债率高企。

  过去一段时间,从中央到相关部门都高度重视央企高负债问题,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重要举措,积极稳妥去杠杆、防风险。比如,推动企业优化资本结构,试点市场化债转股、鼓励企业从资本市场融资,尽量减少对负债的依赖等。从整体上看,今年7月末央企资产负债率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提质增效攻坚战取得阶段性成果。

  展望未来,要推动央企去杠杆,最为关键的根本性举措,就是深化改革。

  过去30余年,中央企业在改革大潮中奋勇前行,经过放权让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资本市场上市等一系列改革举措,不少央企实现了重生,整体规模和实力今非昔比,在国际同行业中排名居前。但是,改革不彻底、不到位,也造成了财务软约束、资源错配、经济效率低下等问题。从改革方法论看,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目标就是要“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也就是说,在市场配置资源的原则下,要通过改革,健全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完善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全面提升央企效率。

  在深化改革推动央企去杠杆过程中,有几个方面需要着力做好。

  其一要将去杠杆与去产能有机结合,抓好“僵尸企业”的处置。此前,部分企业一味求大求全,部分领域的产能过剩、结构扭曲,其中不少企业连年亏损沦为“僵尸企业”,不仅拖累经济结构调整的步伐,更占用着大量的经济、金融资源,延缓了改革的推进。因此,要打赢国有企业改革的攻坚战,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加快“僵尸企业”的重组整合。

  其二要落实好新一轮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试点。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就是在降低企业杠杆率的过程中,尽量减少行政性、指令性干预,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可循。据悉,目前已有十余家中央企业签订了债转股框架协议,部分央企的债转股工作已经取得积极成效。值得注意的是,在债转股过程中,各方要尊重市场规律,严防道德风险。

  总之,推动央企去杠杆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漫长过程。在牢牢抓住改革这一根本动力,落实好“僵尸企业”处置与债转股试点举措的同时,还要对内强化问责,规范央企投融资行为,对外深化金融、财税改革,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