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CURRENT AFFAIRS
政策 / 正文
保持货币政策对县域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

  12月初,人民银行发布11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43万亿元,同比增速12.8%。至此,此前提出的“年内新增贷款20万亿元”的目标进度条,已完成92%。尽管信用债超预期违约等因素使得社融增速拐点提前到来,不过可以看到,实体经济的间接融资需求还没有出现回落迹象。事实上,与经济逐步修复、产业结构调整相匹配的资金需求仍支撑着社融增量,也成为未来一段时间中央层面把控货币政策方向的基础。

  刚刚结束的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货币政策进行定调,明确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其中,“灵活精准、合理适度”普遍被市场解读为,保持市场流动性在合理适度的水平,同时进一步完善、创新货币政策工具,以确保精准调控。这样的政策定调同样与县域地区目前的经济恢复和信贷市场状况相契合。

  在“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的引导下,2020年上半年人民银行为应对疫情冲击,先后安排了三批共1.8万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之后又创设了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创新货币政策工具。截至9月末,先期共8000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收官,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使用已超过8000亿元,创新工具支持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本金共4695亿元、支持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投放2646亿元。从记者采访情况看,一系列货币政策工具在县域地区大都有效落地,在推动经济复苏的基础上,信贷投放结构也实现了优化调整。一方面,围绕对地方民生、经济有明显推动作用的产业,很多地方金融机构通过创新贷款产品实现了单户信用贷款额度的提升和利率成本的降低,以促进更广泛群体的生产经营和收入恢复。另一方面,中长期贷款占比明显提升。这其中除了较多项目融资需要和政策引导等因素之外,县域金融机构也希望通过中长期贷款的发放稳定优质客户,并在一定程度上缓冲利差收窄的影响。

  尽管经济有所修复、信贷结构也有所改善,但是县域金融系统特别是地方银行机构仍普遍担忧未来信贷需求满足和风险防控的问题。

  一是信贷需求层面。正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提到的,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我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除却疫情本身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之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县域经济明显还未恢复到疫情前的平衡状态。这种“不平衡”首先体现为产业处于调整期。疫情发生后各地区、各主体复工复产时间的不一致以及“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构建,让各地产业结构正在发生较大变化。那些因为在复工复产中遭遇困境的经营主体,需要寻找新机遇、搭建新的生产经营流程,这绝不是在一年的时间里就能够完成的,其在未来必将有持续的融资需求。其次,“不平衡”还包括劳动力供需的结构性不平衡。权威部门统计,今年疫情共导致800万农民工返乡,而至今受偶发性病例影响,城市的不少服务业仍存在用工难题。最终形成新的劳动力供需匹配或返乡农民工就业创业,同样需要信贷资金提供过程中的资金支持。基于此,县域市场对于信贷资金仍有较高需求。在未来一年中,货币政策仍需有效引导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复苏,货币政策尚不到收紧之时。

  二是风险防控层面。对于今年续贷这一政策工具的使用,县域金融机构普遍认为,除了支持实体经济的需求之外,从时间角度缓释信贷风险也是政策的目标之一,因此未来县域地区信贷风险防控仍是重点工作。特别是对于那些产品转内需的产业而言,短期内还可能面临过度竞争,过程中经营风险所引致的信贷风险,应被高度关注。更牵动县域金融机构注意力的是其自身的可持续发展状况。在今年金融让利实体经济的号召下,银行息差收窄对其盈利能力带来较大影响。特别是对于部分中小银行机构,其本身就处于转型期,利率水平高、资产质量低于平均水平,利差降低和潜在风险对他们的后续经营影响将更为明显。对于机构经营基础不同带来的潜在问题,货币政策在未来完善和落地过程中应更注重差异化,最大限度确保金融在支持实体经济的过程中留存持续经营的动力和资源。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