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CURRENT AFFAIRS
政策 / 正文
“十三五”: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取得显著成效

  近年来,全国已先后开展了一系列的农村金融改革试点。

  2012年5月,浙江丽水启动全国首个农村金融改革试点,试点主要围绕创新农村金融组织、丰富农村金融产品、强化金融惠农政策、健全农村金融市场、完善农村金融信用、搭建金融服务平台、改进农村支付服务、优化农村金融生态八大体系铺开,这也为解决全国“三农”投融资难问题投石问路。

  “十三五”期间,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点工作进入到了“多点开花、多样试验、多维创新”的阶段。

  2015年7月,《成都市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制定并印发,明确了成都市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的总体目标和基本方向。作为全国首个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点城市,成都市将从完善金融组织体系、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培育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大力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健全配套政策措施5个方面、包括19项任务进行金融改革创新。

  同时,成都市政府、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四川省发改委、四川省金融办等部门还于2015年12月30日联合发布了《成都市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成府发〔2015〕41号),为推动城乡融合发展、支持都市型农业现代化转型注入强大动能。

  2015年12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吉林省开展农村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围绕分散现代农业规模经营风险、盘活农村产权,对农村金融组织、供应链金融服务、扩大农业贷款抵质押担保物范围、优化农业保险产品等进行探索。

  除成都、吉林是从国家级层面推动的农村金融改革试验外,部分省也在积极推动农村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2015年8月,河南省也启动了中原经济区农村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在济源市、兰考县等22个试点地区,开展农村“两权”抵押贷款和林权抵押贷款试点,唤醒农村“沉睡”的资产,让农民群众得到更多实惠。

  《金融时报》记者在这五年来,针对农村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工作,尤其是以成都、吉林为重点地区,多次进行采访调研,跟踪改革试验进展。可以说,参与农村金融改革试验的地区均紧密结合自身地区的特色,基于农业农村改革方向,促进金融服务效率提升,最大化地解决金融服务农村客户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借助互联网技术优势,线上线下融合推进,优化农村普惠金融服务的深度与广度,取得了改革试验的良好效果。

  顶层设计 因地制宜

  成都市的农村金改试验之前,其2007年率先获批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2009年获批全国现代农业产业示范区,2014年获批全国第二批农村改革试验区,经过这一系列的改革之后,成都市提出,通过“完善金融组织体系、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培育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大力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健全配套政策措施”为手段,“力争到2020年,建立较为完备到农村金融服务体制机制,在完善金融服务组织体系、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优化金融生态环境及合理配置金融资源等关键领域、重点环节取得重大突破”,以最终实现“实现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

  “农贷通平台+村级金融服务站”是成都农村金改的重点项目。一是通过搭建“农贷通”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建设村级金融服务站,构建了缓解信息不对称的机制;二是依托村级金融服务站强化信息和信任机制、推进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改善移动支付环境和电子交易渠道,实施了有利于降低交易成本的机制;三是通过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和产权交易流转、探索农村产权抵押贷款及其配套制度、完善农村融资担保机制、建设农村信用信息体系、创新融资贷款模式,推进了缓解抵押担保难的机制;同时通过创新农业保险服务、利用金融服务补贴政策、合理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利用奖补政策促进涉农直接融资机制创新、普及金融知识,提升乡村居民金融素养,完善了融资配套服务机制。

  吉林,唯一一个全省作为农村金融改革试验的地区,也是全国领先的农业大省,粮食主产区之一,全省耕地553.78万公顷,占总面积的28.98%,人均耕地0.21公顷,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18倍,2019年,粮食总产量达到775.6亿斤,连续7年稳定在700亿斤以上阶段性水平,增产49亿斤,增量占全国41.2%,居全国第一位。

  吉林具备农村金融创新的良好基础。2004年,安华农业保险公司设立成为农业政策性保险试点;2007年,全国首家农村资金互助社在梨树县设立;2010年,该省首创直补资金担保贷款;2012年首创土地收益保证贷款。作为全国唯一整省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验的地区,吉林提出了农村金融综合改革方案的“九大任务”,即完善涉农金融组织体系、培育农村金融产品业务体系、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快农村金融基础服务建设、加大对涉农重点领域金融支持力度、健全农村金融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构建金融惠农政策扶持体系、提升农村金融监督管理能力以及加强组织保障。其改革重点定位于盘活农村产权、农业产业化供应链、互联网金融创新以及分散现代农业规模经营风险,着力破解信息、成本、风险、信用四大基本问题。

  基于上述目标,吉林建立了“三支柱一市场”融资服务体系,即物权融资服务、基础金融服务、信用信息服务以及农村产权交易市场体系。其通过物权融资服务破解抵质押问题,进而降低金融风险;通过基础金融服务点建设破解交易成本问题;通过信用信息服务破解信息和信用环境问题;农村产权交易市场体系为农村金融交易提供基础的市场环境支撑。

  机制优化 成效显现

  总结下来,成都市推进普惠金融服务的基本经验在于,探索出了“政府主导+市场推进”的农村金融服务模式;农贷通平台“线上+线下”结合发展,是数字乡村的初步探索;内嵌于农村社会,提供适应乡土社会经济的现代金融服务;建立多层次多样化融资体系,优化农村金融服务生态;完善融资服务配套措施,提高农村金融服务可得性;部门之间相互协作,促进改革工作有序深化;强化新型经营主体的金融服务,助力乡村振兴战略推进。

  可以说,成都农村金融改革试验机制在不断优化,成效已初见端倪,其实现了农村金融供给不断深化、农村金融需求的不断满足,主要表现于金融服务可得性不断提升、金融服务覆盖面持续扩大、金融服务深度显著增强、金融服务均等化成效明显,并在“政府主导+市场推进”的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推进模式下,实现了金融制度创新、金融资源创新、金融科技创新、金融产品创新。

  吉林在基础金融服务方面,设立了农村金融基础服务总公司,下设长春、白城、松原、四平、辽源五家农村金融综合服务中心,同时,下设县级服务站22个,村级服务站2467个。在物权融资服务方面,吉林组建5亿元资本规模的省级物权融资服务总公司,推动各类资本组建市县两级物权融资服务公司,形成跨区域、同标准的物权增信服务同时平台,为涉农主体提供跨区域、大额融资增信服务。在信用信息服务方面,吉林基于农户、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涉农企业的金融需求,通过吉林金控农村数字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向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理财、期货等机构推荐,利用数字化方式,将农村用户需求准确提供给金融机构同时将金融机构的资金提供给用户。

  吉林出资1亿元组建省级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平台,在全省实现农村产权流转交易规则、系统建设、信息发布、登记结算、交易鉴证、服务标准的“六统一”,四年来,累计推动建设县乡两级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349个,发布土地流转信息15万条,不断健全完善交易服务网络体系,为农村产权价值发现,阳光流转以及金融机构处置涉农不良资产提供便捷通道。

  不断深化 立足乡村振兴

  据了解,成都已经开始在全省范围复制农贷通平台,同时按照“成渝经济区”以及“成德眉同城一体化”战略发展要求,把农贷通平台进一步复制推广。

  同时,基于五年来的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验,也基于未来乡村振兴的需求,成都将进一步深化改革的设想,包括立足农业农村资源禀赋特征,构建金融服务乡村振兴对接机制;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构建普惠金融数字生态圈;构建数字金融知识教育体系,提升需求主体数字金融素养;强化融资、担保、保险等多元服务联结机制,完善风险共担体系;围绕乡村振兴产业体系,强化数字供应链金融服务创新;整合农村金融改革财政资金投入机制,完善政府部门合作关系;探索后改革时期政府退出机制,激发金融机构支农内生动力;构建分层分类的乡村数字金融支持体系,增加金融服务深度;构建“三农”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体系,拓展金融服务广度。

  据介绍,吉林将围绕服务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服务好现代农业三大体系的构建、服务好新型城镇化人口转移的需要、服务好农村社区普惠金融需求为改革目标、搭建综合性的金融服务体系。实现农村经济社会转型、城镇化与金融体系的良性互动、协同发展。

  同时,在农业生产服务社会化的背景下,围绕农户逐渐融入社会话生产体系进程,吉林将进一步完善“三支柱一市场”模式,充分利用农户信用信息体系和物权增信体系建设,进一步提高农户的融资能力和融资便利。以新型农业生产维护者为目标客户,建立以土地规模化经营为核心的农业生产金融服务体系。以涉农中小企业、中小型工业企业、个体工商户等为服务对象,建立以供应链为核心的县域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体系。以广大农村居民为服务对象,建立以便利化为核心的民生金融供给体系。

  此外,据了解,吉林将围绕金融科技改善农村金融基础条件、降低金融交易成本、拓宽融资渠道、缓解信息不对称、改善信用环境、健全风险分担机制、提高金融服务效率等展开进一步农村金融的改革。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