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CURRENT AFFAIRS
政策 / 正文
以市场化方式引资深化中小银行改革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中小银行共4005家,资产规模约占整个银行业体量的25%。其中,605家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已低于10.5%的最低监管标准,532家机构风险比较高,主要是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和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中小银行资产质量确实呈现出下滑趋势。据银保监会最新统计,截至二季度末,城商银行和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5%、4.09%,均高于银行机构1.94%的平均不良率。

  为了能有充足资本保障预期风险化解、业务结构优化以及机构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在常规措施之外,通过地方政府专项债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方案被监管部门提上日程。

  近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回应有关《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工作方案》)的进展情况时表示,支持地方政府继续通过多种市场化途径引进投资,增强中小银行资本实力;同时,通过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认购中小银行可转换债券等合格资本工具,帮助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夯实发展基础。

  在放宽已有资本补充渠道的基础上,通过地方债券发行为中小银行拓宽资本补充渠道是现阶段中小银行深化改革的一项特殊举措。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在决定“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新途径”的同时明确,优先支持对象应为具备可持续市场化经营能力的中小银行,并且要对专项债合理补充资本金建立市场化的到期及时退出机制。这意味着,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运用地方政府债券购买银行可转债进行资本补充,来换取中小银行完善治理结构、健全内控、优化业务结构的时间。采取这一方式,不仅有利于地方政府助力本地银行服务本地中小微企业,而且在后续可转债转股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还可以维持自身在银行中的股份不被稀释。此举既为中小银行补充了资本金,又压实了地方政府属地责任,实现权责与激励相对等。

  事实上,政府参与金融机构改革早有先例。1998年,财政部就曾发行国债注资国有大行,国有大行后在中金公司持股期间完成了公司治理的改善。今年,甘肃银行的增资扩股也是通过省级财政平台实现的。

  不过,发行地方专项债或多或少还是涉及占用公共资源的问题,难以形成常态,并且由于专项债额度问题以及可转债自身特性决定了资本补充能力相对有限,因此,也要求地方政府优先支持具备可持续市场化经营能力的中小银行。

  在地方政府采取多种市场化途径引进投资,增强中小银行资本实力的过程中,应厘清责任,优先以更为市场化方式推进改革、化解风险。银保监会在解读《工作方案》时,第一条就是强调各地要将落实地方党的领导责任、国有金融资本管理责任和属地风险处置责任紧密结合起来,金融管理部门承担监管责任。记者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部分地方监管部门和地方中小银行存在相互牵制的关系,但当风险真正暴露时,地方监管部门通常又缺少抓手和解决方案。在这方面,地方监管部门要将工作做在平时,通过建立日常监管和风险化解工作机制、引入外部审计等方式,掌握地方实际的金融风险状况,通过日常的经营、业务规范或引入战略投资等方式,依据区域和机构特征进行机构改革。今年,又有不少中小银行实现了市场化的合并重组,包括江苏常熟农村商业银行发布公告宣布入股江苏镇江农村商业银行;无锡农村商业银行和江苏江阴农村商业银行共同发起设立徐州农村商业银行;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宣布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等。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市场化的改革方式是优选,一方面,参股的优质银行可以传授在公司治理、服务优化等方面的经验;另一方面,完全市场化的操作也可使改革更高效。

  说到底,缺少资本金、资产质量连续下滑,都是银行机构经营不佳的结果,无论是何种方式实现资本补充,目的都在于以资金换机制,形成机构内经营的良性循环。因此在深化中小银行改革中,一方面要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另一方面要从制度入手、着力构建依法合规经营的长效机制,有效降低增量风险。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