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CURRENT AFFAIRS
政策 / 正文
大联合 大连接 大平台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何广文谈农村小微金融发展趋势

  编者按 

  当前,农村小微金融呈现出多样性发展的特征。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接连出台,无论是传统的银行机构,还是新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主体,各显其能,纷纷抢占农村小微金融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农村小微主体的金融需求是否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呢?金融供给方之间是简单的竞争,还是竞合关系?农村小微金融的发展趋势又将走向何方?基于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何广文。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无论是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还是地方小法人金融机构,都在试图通过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推动农村小微金融的进一步发展,各家供给主体在农村小微金融市场的拓展上,都在各自的“赛道上”一路狂奔,您对这种局面所带来的效果如何评价?

  何广文:总体来说,目前传统银行机构基于互联网平台技术应用的小微金融业务实践“深化度不够”,换句话说,移动互联技术的优势并没有被充分体现出来。从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角度来看,其客户的评价机制并没有实质性改变,还是以资产为导向的信贷逻辑,通过其平台得到信贷资金的客户,通过传统的方式同样也可以得到。大银行现在的方式是通过与诸如税务等公共信息平台相联,再结合自身支行采集的客户信息来对客户“画像”,在尽职免责的原则下发放线上小微贷款,成本上并没有明显的下降。地方小法人金融机构在省农信的科技平台支持下,也在尝试业务数字化转型,但其业务本质也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业务模式总体还偏传统。

  《金融时报》记者:从农村的发展现状来看,农村小微金融的需求是否通过移动互联技术的平台就可以给予较为充分的满足?

  何广文:农村金融的需求总体来说分为消费型需求和生产型需求,农村消费金融的需求增长迅速,这类需求通过互联网平台满足是可以逐步做到的,而要满足生产型的金融需求就需要线上线下充分融合了。当前,农村地区信息化程度还有待提升,并不是网速提高了,信息化程度会自然提高,诸如企业信息化水平、乡村社会整体信息化水平等,都有待提升。同时,农村用户的金融素养、智能化素养都严重滞后,金融自觉性没有建立起来,对新技术、新型金融服务不了解、不信任、不喜欢使用,这些问题都会影响移动互联技术在农村金融领域的应用,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必须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道路。

  《金融时报》记者: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是从业务发展层面而言,但从金融供给各主体的角度来讲,大银行、小银行以及互联网平台主体在农村小微金融领域的发展路径会是什么?各主体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何广文:总体来说,未来在农村小微金融领域,各金融供给主体会形成各自的定位,并且这个领域的发展需要走“大联合、大连接、大平台”的道路。地方小法人金融机构原有的地缘优势逐渐丧失,客户来源也会受到限制,如果单独做基于互联网技术的业务平台,构建和维护成本都很高,在这个方面,小银行没有任何优势。同时,小银行的线下优势随着用户应用场景的变化也会逐渐被削弱。

  基于上述情形,从整个农村金融供给主体的角度讲,应该依托“大平台”,数据信息方面“大连接”,业务层面“大联合”。一个个小银行单兵作战,很难具备一定的规模,没有规模,移动互联技术的优势根本体现不出来。以农信系统的机构来看,各县域基本都有农商银行或农信社,其科技依托于省联社的平台,但单个机构的业务规模普遍偏小,因此,需要在机构联合上“做文章”,这一点也会涉及省联社改革的问题。只有把机构的规模做上去,做好自己的平台,或者与大平台合作,才可能借上移动互联技术之力。

  未来的格局应该是,小银行通过线下服务,增强客户黏性,把金融服务甚至是非金融服务做得更深入、更精细,这也是小银行优于大银行之处。大银行也可以与小银行合作,借助小银行服务的精细化优势,推出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标准化金融产品,即线下提供精细化服务,线上提供标准化产品的模式。互联网技术平台主体发挥其技术优势,技术的迭代基于金融服务与产品的前置需求,为银行主体提供充分的数据挖掘、信息安全以及风控等的技术支撑。

  《金融时报》记者:您提到省联社的平台作用,但被提及多年的省联社改革对于农村小微金融发展的影响会是什么?

  何广文:涉及省联社改革的因素较多,广东金改针对农信部分最近采取的方式是,规模大的农商银行吸收合并一些省内规模较小的农信机构,通过兼并重组,培植规模较大的机构,这将会优化资产质量,更有利于提升服务能力。总体来说,省联社改革途径是多样化的,不能“一刀切”,但无论何种改革模式,对农村小微金融的发展是否有利,这是一个衡量标准,同时,不可忽略的是,平台再强大也需要线下的支持,这也是金融服务的属性决定的,因此,农信系统一方面通过改革可以强化平台的能力,另一方面还是要进一步下沉,把业务做得更加精细,更加有人情味。

  《金融时报》记者:最近一段时间,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主体将业务触角进一步延伸到县域,与政府合作,打造智慧县域,同时,推动线上小微贷款业务,并且强调的是基于普惠金融的推动目标,您对此有何看法?

  何广文:在县域数字化、智能化水平不够高的情况下,互联网平台主体在县域地区帮助政府提升这方面的能力是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的,这也是县域政府缺乏的能力。但依托电商平台的信贷主要还是消费类贷款,能够获得消费类贷款的客户仍然还是“好的客户”,也就是具备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的客户,但生产类需求的贷款,一定需要线下的支持。

  互联网平台主体深入县域推广其业务,对于深化普惠金融服务会有一定的帮助,但并不代表就一定能把普惠金融做好。其与县域既有金融供给主体会形成一定维度的竞争,这种竞争对当地金融机构来说既是压力,也是动力。

  与此同时,如果互联网平台主体对政府提出数据开放要求,政府也应该对于该主体提出相应的监督要求,并且,对于信贷投放的数据也需要有统计要求,这样才可能对于该地区的金融市场的发展有一个清晰的判断。

  从普惠金融的角度来看,当前农村地区农户的消费需求在不断提升,做小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对于小额信贷的需求还是广泛存在的。普惠金融的使命之一就是增强贷款的可获得性,由此,对于按照传统核定标准不能获得贷款的客户如何提供信贷服务,增加小额信贷的可获得性,才是普惠金融的责任之所在。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