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CURRENT AFFAIRS
政策 / 正文
黄土变“黄金”:“两权”融资激发农村活力

  开展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明确任务,也是我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制度创新。

  2015年8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指导意见》( “国发45号文”),“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正式启动。近日,记者从多家银行了解到,试点工作开展以来,相关工作一直在稳妥有序推进,信贷、担保、证券、期货、保险等领域之间的协同创新不断涌现。

  央行发布的《中国农村金融服务报告(2016)》显示,截至2016年末,232个农地抵押贷款试点县贷款余额已达140亿元,59个农房抵押贷款试点县贷款余额为126亿元。来自多地试点的情况也显示,“两权”抵押贷款目前运行良好,成效初显。

  盘活农村沉睡资源

  当前,我国正处于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关键时期,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明显加快,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是现实选择,传统农户和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盘活“两权”存量资产存在强烈需求。

  家住山东东营新户镇的农民鲁强强就深刻感受到了“两权”融资带来的变化。2012年,他承包了25亩土地,开办家庭农场,实验种植莲藕,没想到获得巨大成功。他所经营的家庭农场2016年被评为东营市家庭农场示范场,生产的莲藕经东营市农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检测,被认定为无公害产品。然而,就在鲁强强准备大展宏图、继续扩大生产规模的时候,资金成为了制约他快速发展的瓶颈。

  “农场前期已投入150万元,购农资急需资金167万元,虽然他已自筹77万元,现金缺口还有90万元。” 农行东营河口支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鲁强强找过几家银行试图贷款,但都因农业经营风险大等因素没有通过审批,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新户镇团委向他推荐了农行,说农行正在推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业务,说不定能帮上大忙。于是,鲁强强就找到了当地农行,农行了解相关情况后,很快就为他办理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贷款90万元,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记者了解到,银行传统上对普通农户的贷款多为信用贷款,额度较小,虽存在一定风险,但仍在银行可承受的范围内。但随着家庭农场、合作社的兴起,这些经济体动辄转包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土地,贷款需求增大,如果没有充足的抵押品,出于风险考虑,银行贷款意愿会显著降低。因此,“两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推进,成为拓宽“三农”融资渠道、破解融资瓶颈的关键一步。

  据了解,在总结试点动态进展和经验做法的基础上,下一步,各金融机构还要继续制定和完善专门的信贷管理制度和办法,将“两权”抵押贷款试点作为重要工作进行专项布置,在绩效评价、资源配置、信贷授权方面做好配套制度安排,不断探索创新信贷产品,满足农村金融需求。

  探索融资新路

  近年来,为顺利推进“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各地金融机构始终坚持通过创新信贷产品推进政策落地的原则,积极引导金融机构分类施策,创新“两权”信贷产品。试点地区各金融机构因地制宜,加大产品创新力度,大力开展“两权”抵押贷款业务。

  在关中的高陵区,当地的阳光村镇银行与西安市高陵区三阳农村产权融资担保公司,整合各自优势,优化银担合作机制,联合推出了具有高陵特色的“两权抵押担保贷”。同时,该行还推出了“两权抵押助农贷”,农业经营主体可直接将流转的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及农村住房财产权进行抵押。仅2016年,高陵区就累计发放“两权”抵押贷款3000多万元,有效地解决了农民及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的问题。

  甘肃陇西县的金融机构则结合农民及涉农企业的实际需求,探索建立了具有地方特色的“两权”抵押贷款模式。通过推行“扶贫再贷款+基地项目+配套贷款+优惠利率”的新模式,累计使用扶贫再贷款发放“两权”抵押贷款 2712万元,利率全部执行基准利率。银行在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放“两权”抵押贷款的同时,不仅提供结算、理财等金融服务,还为企业提供财务顾问、增信等服务,为企业吸引社会资本提供了便利。

  为了更好地助推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投放,多家金融机构还与保险公司达成协议,建立风险分担机制。保险机构在现行法律法规的框架下,开设土地流转抵押贷款保险品种;对额度较大的贷款领域,由农业保险机构分担抵押贷款风险,推行“银行+保险公司+农户”方式,实现风险分散。

  加快完善配套政策

  从当前“两权”抵押贷款试点的运行情况来看,确实给农民带来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处,但也毋庸讳言,农村土地经营权、农民住房财产权的抵押在操作层面仍面临一些现实困境。

  业内专家指出,由于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改革相对滞后,存在相关产权颁证缓慢、流转交易不畅、有偿退出机制缺乏、价值评估体系不健全、抵押贷款配套机制不完善、试点后续政策不明朗等问题,土地要素的抵押融资潜能未被充分激活。

  此外, “两权” 抵押贷款发放后,一旦出现坏账,银行须将抵(质)押资产再次流转,以补偿贷款损失。但目前处置“两权” 抵押物面临法律瓶颈,这就使得“两权”抵押融资业务的开展受到很大的局限性。

  因此,统筹推进农村产权确权登记颁证、流转交易机制、配套农村产权平台建设等工作,是推进“两权”抵押的基础性工作。

  业内专家建议,应当从上至下,加大资金、技术、人员投入,加快推进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的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指导建立多级联网的产权流转交易平台,完善配套抵押登记机制,发展第三方评估组织,全面深入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