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村信用社CURRENT AFFAIRS
农村信用社 / 正文
农信机构风控与化险之道

  今年以来,针对农信社改革与化险的政策提示紧锣密鼓。近日,人民银行印发的《关于做好2022年金融支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指出,稳妥推进农村信用社改革化险。进一步压实地方党政风险处置责任,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稳步推进农村信用社深化改革化险工作,保持商业可持续的县域法人地位长期总体稳定。1月24日召开的2022年银保监会工作会议要求,要坚持不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继续按照“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基本方针,稳妥处置金融领域风险,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持续推进中小金融机构兼并重组,支持加快不良资产处置。

  显而易见,农信机构化险是伴随着其改革的阶段性需求,化险的另一面不容忽视的是常态风控。从到目前为止已发布的上市农商银行发布的2021年年报或快报来看,大部分上市农商银行2021年的不良贷款率不同程度地有所下降,而拨备覆盖率大部分有所提高,更突出的特征是,一些上市农商银行针对风控和化解风险在年报中也是浓墨重笔,这在以往是很少有的。

  狠抓前段风险化解 做优信贷结构

  江阴农商银行年报显示,该行2021年不良贷款率为1.32%,较2020年同期的1.79%下降了0.4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330.62%,较2020年同期的224.27%上升了106.35个百分点。对于不良贷款率的下降,江阴农商银行在年报中表示,该行优化信用风险监测模型,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持续改善资产质量,不良贷款率上市以来实现连续五年下降。同时,高度重视风险预警信号,狠抓前端风险化解不放松,减轻下迁不良贷款压力,年末逾欠息60天内贷款占比持续下降。严控大额贷款增量,不断调优信贷结构,进一步降低户均余额、分散信用风险,年末5000万元以上大额贷款占比较年初下降3.41个百分点。

  从江阴农商银行的做法可以看出,“化险前置”的效果是明显的,这与部分地区农信机构运动式的搞清收形成鲜明对比。近几年,县域金融风险敞口加大,尤其是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很多小微企业经营步履维艰,近些年不断增大的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同样也给深耕县域的农信机构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同时,之前贷款集中度相对较高的农信机构,在信贷结构调整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做小做散”的总思路不能动摇。

  采取类似做法且有代表性的是张家港农商银行,其2021年年报披露,该行加强重点行业投向管理,全力调整客户结构。坚定支农支小战略定位,加快扶持“三农”、小微企业, 加大涉农涉小贷款投放。同时,该行年报还指出,完善客户风险预警系统建设,通过对接地方征信、工商等数据,丰富外部数据来源,深化数据应用,强化风险识别能力,实现公司、信用卡及小微金融客户预警全覆盖,提升风险管理质效。年报显示,张家港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20年的1.17%降到2021年的0.95%;拨备覆盖率从2020年的307.83%增长到2021年的475.35%。

  强化内控合规 健全风控流程

  做好风控和化险,内控合规是基础,同时,建立全流程风险防控也是农信机构的重要工作之一,基于此,张家港农商银行的做法值得借鉴,其特色如下:

  其一,健全内控合规治理架构,构建分工合理、职责明确、制约有效、报告关系清晰的内控组织体系,提升三道防线的独立性、协同性和有效性;其二,紧盯重点风险领域内控合规建设,加强风险研判,明确重要业务的风险控制点、控制要求和应对措施;其三,狠抓重要岗位关键人员管理,持续推进不相容岗位分离、重要岗位轮换、强制休假及任职回避等机制落实;其四,持续推进“案防五项机制”建设,加强员工行为风险排查,开展多次警示教育活动,开展“明规矩、存敬畏、守底线”合规主题教育活动,持续推进“大家合规”文化建设;其五,完善考核机制,建立覆盖高管层、经营机构、业务条线及员工个人的多层次合规考核体系, 加强合规与操作风险考核力度与考核结果运用。

  基于“内控合规”,江阴农商银行则强调“闭环管理和整改责任进一步压实”,该行2021年深入推进“内控合规管理建设年”及“问题整改提升年”活动,把“合规”与问题整改结合起来,围绕合规政策的外规内化、制度流程的合规执行、问题的追责整改。进一步修订完善合规考核管理办法,并细化日常规范考核评价,确保“一岗一表、全员覆盖”,将合规管控深度融入制度、流程和系统。统筹执行内外部各项检查审计,揭示问题、整改纠偏、问责追责能力不断增强。

  无论是张家港农商银行的“系统化内控合规”还是江阴农商银行的“内控合规结合问题整改”,其对风控流程缜密性要求都很高,同时,强调将风险防控形成银行机构自身的一种文化,内化于心,并尽可能减少“人为干预”,取而代之的是制度推动。

  优化股权结构 完善公司治理

  3月29日,青农商行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召开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2022年市场风险管理政策》等8项议案,其中《关于巴龙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质押的议案》弃权1票,为该行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异议票。弃权票为独立董事林盛投出,弃权理由为建议企业压减质押比例。

  事实上,巴龙集团所持有的青农商行已高比例质押,截至2021年9月末,巴龙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巴龙建设分别为青农商行第六、七大股东,分别持有2.25亿股、1.75亿股。2021年10月26日,巴龙集团将已解除质押的566万股质押给齐商银行,2022年1月24日,巴龙集团又将已解除质押的5512万股质押给青岛华通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截至2022年1月24日,巴龙集团、巴龙建设的持股质押比例分别高达99.96%和98.85%。

  事实上,关于银行股东质押股份情况,监管部门一直保持重视。银保监会在《2021年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监管评估结果总体情况》中指出,部分机构股权管理不规范,表现为:股东资质未能持续符合监管要求、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银行变相接受本行股权质押并提供授信、股东持股比例超过监管限制。

  不仅是上市农商银行有此种情况,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县域的中小规模的农信机构同样有类似的情况。此类问题为相关农商银行带来巨大风险,因此,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是风控和化险的重中之重。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2022年银行业保险业服务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农村中小银行机构等地方法人银行机构,要不断提升乡村振兴服务能力和公司治理水平,加快农村信用社改革,稳妥化解风险。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深化中小银行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改革,加快不良资产处置。中小银行,特别是农信机构股东数量多、股权复杂、治理难度大。提升农信机构的治理能力,是加速改革的必然之选,需要通过不断优化股权结构,持续弥补公司治理短板,加大风险处置力度,强化合法、合规经营的重要性,让农信机构更好地服务县域经济、服务乡村振兴。

  注重错位良性竞争 打造健康金融生态

  上述银保监会发布的《通知》特别强调,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涉农领域信用风险,纠正过度授信、违规收费等行为。引导农村地区各类型银行保险机构错位竞争、良性竞争。而且,《通知》至少有三处显示“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前提下”,可见监管部门对与“合规”与“风控”的重视程度。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当前大行下沉业务,与根植于县域的农信机构形成了较明确的竞争关系,一些农信机构不得不在“拼效率”和“降价格”方面“两线作战”,无形之中也会推高其业务风险。因此,做好错位竞争,变被动为主动,发挥自身优势,降低业务风险,才是农信机构的明智之选。

  同时,近些年,监管部门鼓励“大手拉小手”的区域农信机构的兼并重组,这也是化解风险,构建更良性金融生态的重要举措,因此,农信机构既要不断提升竞争能力,完善业务体系,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同时,省联社及地方政府也应担当责任,将存在较大风险、经营不善的农信机构尽快由资产质量好、经营业绩优的行社托管或兼并重组,进一步助推农信机构的深化改革,使其更好地发挥服务“三农”和小微的优势,助力地方经济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