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村信用社CURRENT AFFAIRS
农村信用社 / 正文
省联社改革的关键是路径选择问题

  省联社改革,一直是农村金融改革的重点之一,也是中国金融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坚持县域法人地位。2020年5月初,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再提包括省联社在内的地方金融机构的改革和发展问题。

  之所以要推动省联社改革,是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农信社改制为农商银行,省联社对辖内农信机构的全方位管理与农信机构自身的公司治理之间已日益不协调。加上有的省联社对农信机构的微观管理较多,不仅管着辖内农信机构的人事任免、财务、业务,有的甚至连科技设备采购都管。有个别省的省联社高管层频频出事,触目惊心。比如,据7月19日山西省纪委监委消息,山西省联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崔联会以及山西省联社原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主任邢亮喜和山西省联社原党委专职副书记、副理事长王忠泽三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同时接受山西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笔者认为,省联社改革关键问题是路径选择。

  有的地方提出要建立省级“超级农商银行”、各县级农商银行变为省级农商银行的支行等等。在日前举办的一次论坛上,监管官员明确表示,省级“超级农商银行”设立后,必然会削弱其支农支小、支持县域经济发展的力度。“我国现在不缺大银行,在本次信用社改革过程中,必须保持农村信用社、县级农商银行法人地位的稳定。”

  众所周知,省联社最初是由基层农信机构共同出资组建的地方性金融机构,按照公司治理原则以及原银监会印发的《农村信用社省(自治区、直辖市)联合社管理暂行规定》(银监发〔2003〕14号),由社员代表组成的社员大会理应是其最高的权力机构,社员大会通过投票方式选举出省联社的理事并组成理事会,通过理事会选举出省联社的理事长和主任。

  如果省联社理事长、主任等高管都经由社员大会投票选举产生,那么,改革路径就会从省联社角度转向从农信机构角度出发。而从农信机构实际需求出发的改革,必然要按照农信机构需要什么、短板在哪里,省联社就要提供什么、扮演什么角色的思路推进,即省联社必须彻底淡化在人事、财务、业务等方面的行政管理职能,突出其专业化服务功能,变身为一家服务全省农信机构的金融服务公司,在支付结算与清算、法律服务、信息交流、科技平台支撑、审计、培训等诸多方面为全省农信机构提供服务,并根据服务收取费用。

  目前,互联网金融向县域市场加速渗透,国有大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在金融科技赋能下,也积极下沉网点和服务。这几股力量,对农信机构的经营都产生了冲击。农信机构要想巩固县域市场地位,必须抓紧推进数字化转型,持续加大科技投入力度。然而,农信机构小法人的特点,决定了其弱小的实力无力支撑巨额科技投入。农信机构的短板,理应由省联社通过提供科技平台支撑来解决。然而,省联社在金融科技运用、新产品研发等领域能力不足,很难提供农信机构急需的服务,并且面对农信机构在业务拓展和内部管理方面提出的金融科技领域的需求,其响应能力和响应速度也不尽如人意。因此,如果省联社改革从农信机构角度出发,变身为金融服务公司,那么,省联社将会彻底转变作风,也会紧随科技发展步伐,用最新最好的科技平台,服务全省农信机构,支持农信机构做大做强。

  在数字化转型已成为行业共同选择,且发展日益加快的背景下,金融科技投入和应用的滞后,将会严重制约农信机构竞争能力的提升,并深刻影响其在县域市场的发展空间。因此,省联社的改革必须朝着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抓紧进行,并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