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2021年上市农商银行 资产质量整体提升 资本充足率有所改善

  2021年,又有3家农商银行成功挂牌上市。截至4月30日,全部13家上市农商银行2021年年报均已陆续完成披露。

  根据年报信息,尽管所在地区经济发展面临不同程度的压力,但上市农商银行整体资产质量持续优化,且远优于行业同期水平,这一方面与机构所服务地区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复苏情况密切挂钩;另一方面,大部分上市农商银行也都有针对性地调整了风控措施。此外,不同于2020年资本充足率普遍降低,得益于发力内源性和外源性资本补充,2021年一半以上的上市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指标得到改善。

  风控措施调整下资产质量整体好转

  延续2020年趋势,多数上市农商银行2021年不良贷款率降低,拨备覆盖率升高,同时资产质量情况呈现出一定的地域特征。

  在13家上市农商银行中,9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2020年有所下降。其中,常熟农商银行仍然是上市农商银行中不良贷款率最低的一家,并且其资产质量在所有上市银行中也排在前列。该行2021年不良贷款率为0.81%,相较于前一年的0.96%下降了0.15个百分点。江阴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指标优化最为明显。同年初相比,2021年该行不良贷款率降低0.47个百分点至1.32%,这是该行第五年维持住了不良贷款率连年下降的趋势。除了常熟农商银行,无锡农商银行、张家港农商银行和苏州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未超过1%,分别为0.93%、0.95%和1%,对比前一年的指标,上述3家机构资产质量也有较大幅度提升。重庆农商银行则一改前一年资产质量下滑的状况,2021年该行不良贷款率降低至1.25%。

  另外4家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指标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浮。其中,青岛农商银行和九台农商银行资产质量走弱较为明显,青岛农商银行2021年不良贷款率上升了0.3个百分点至1.74%,九台农商银行则是13家中不良贷款率最高的机构,为1.88%;另外,这两家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有所下降。广东省的两家上市农商银行,即广州农商银行和东莞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均上涨了0.02个百分点,为1.83%和0.84%。

  不难看出,2021年上市农商银行资产质量变化情况与其业务结构和所服务地区的经济结构关系密切。

  9家资产质量提升的上市农商银行中,除了重庆农商银行外,其他8家都分布在长三角地区。该地区制造业发达、产业链完整,对应农商银行也一直较好地支持着在当地占绝大多数的中小微企业;并且在近两年在疫情常态化防控的背景下,这些机构信贷风控措施调整及时。

  常熟农商银行在2021年年报中披露了其小微业务全流程风险防控的创新举措。例如,该行抓好实地调查环节,运用移动贷款平台结合交叉检验技术,真实还原调查现场,并且对重点区域实行驻点审批,以动态更新行业风险动态,提高小微业务风险识别能力;对于不良处置渠道的拓宽也有利于资产质量优化,通过联合内外部力量,该行灵活采取现金清收、贷款置换、归并盘活、政府支持、类银团、依法诉讼、债权转让等方式化解处置风险贷款,加速资产变现。上述措施让常熟农商银行在不良贷款率降低的基础上,关注贷款占比也降至0.89%。张家港农商银行在优化信贷业务结构的基础上建立了独立审批人机制,梳理细化实体企业授信准入标准和流程;该行还通过挖掘存量信息建立了呆账成因分析机制,通过分析不良成因,加强溯源管理,以提升信用风险防控质效。重庆农商银行则持续对实质风险保持审慎态度。延续2020年的举措,2021年该行关注类迁徙率从49.53%提升至60.98%,风险贷款分类级次的及时调整降低了后续的不良生成压力。对于逾期60天、90天以上的贷款以及延期还本付息的中小微企业贷款,该行进一步调增对应的拨备覆盖率和减值准备,以进一步增强风险抵补能力,降低其对后续经营的影响。

  事实上,另外4家上市农商银行在风控举措上也有不同程度的调整。东莞农商银行在2021年严格执行了“逾期6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的新要求,并将部分大额关注类贷款及时下调为不良贷款,帮助信贷风险尽早披露。青岛农商银行通过流程再造强化系统建设,定期开展重点领域排查,高度关注大额贷款业务、信用或弱担保业务、经营性物业贷款业务等重点领域风险,定期开展专项摸排,以提前梳理企业债务期限、资金周期,及时评估企业当年债务与资金压力。在充分考虑疫情潜在影响及外部环境等不确定性因素后,九台农商银行将资产减值损失从13.07亿元提升至15.69亿元,其中贷款和垫款业务对应资产减值损失更是调增了42.7%,以满足持续经营下的风险抵补需求。

  不过,这4家银行的资产质量还是受到了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像九台农商银行、广州农商银行和东莞农商银行所在地区疫情发生相对频繁,当地市场主体和个人的偿债能力就容易受到影响。九台农商银行在其年报中提到,主要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反复及主要生产原料价格上涨、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综合影响,部分贷款客户复工复产未达预期,经营困难状况沿供应链、结算链相互传导,致使客户短期偿债能力减弱;零售贷款不良率上升至3.27%,主要由个人收入稳定性受影响所致。广州农商银行和青岛农商银行贷款业务中占比较大的批发零售业、建筑业等正好是当地受冲击较大的产业,因而其资产质量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下滑。根据年报,上述4家农商银行2021年的关注类贷款占比仍较高,其有必要继续保持对潜在风险贷款分级的审慎态度,并对大额贷款和重点类型、领域贷款做好风险预警、把控和及时处置。

  半数以上机构实现资本补充

  在经历了资本充足率的普降后,上市农商银行在2021年都较为重视资本管理工作。除了3家2021年挂牌上市的机构,其他农商银行也在通过内源性或外源性资本补充方式提升资本充足率指标。

  挂牌上市带来的外源性资本补充将瑞丰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和东莞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提升至较高水平。2021年底,瑞丰农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41%、15.42%和18.85%;上海农商银行的三项指标为13.06%、13.1%和15.28%。东莞农商银行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的增幅都超过了2个百分点,除了外源性资本补充,年报披露该行也在持续加强资本管理,在加强资本规划的基础上,该行还优化了表内外资产配置结构,使得资本运用效率有所提高。

  与此同时,重庆农商银行、广州农商银行、九台农商银行、张家港农商银行和青岛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也有不同程度和维度的上涨。

  其中,青岛农商银行和九台农商银行主要发力内源性资本补充。青岛农商银行2021年年报显示,通过重点发展资本占用少、综合收益高的资产业务,并且充分识别、计量、监测、缓释和控制各类主要风险,该行将资本约束贯穿于产品定价、资源配置、结构调整、绩效评估等经营管理过程中,稳步提升资本使用效率和资本回报水平,实现风险、资本和收益的相互匹配和动态平衡。青岛农商银行2021年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调升至11.27%13.07%。九台农商银行在去年6月份明确,以资本公积向于2021年6月30日结束办公时名列股东名册的内资股股东和H股股东转增资本,共计转增约2.2亿股。该行资本充足率在2021年底上升至11.63%。

  广州农商银行的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的共同提高主要依赖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该行于2021年12月公示了与广州地铁、城市更新集团、广州工控、广州商控等四家认购方订立的内资股认购协议,上述四家企业认购广州农商银行发行的13.38亿股内资股,认购价总计约为人民币78.81亿元。公告显示,此次发行内资股募集的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这在较大程度上推动该行的资本净额增速超过了风险加权资本增速,进而资本充足率指标上涨。

  重庆农商银行则在去年三季度成功发行4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的基础上,同时内源性补充发力——一方面将本年净利润用以内部资本补充,另一方面持续调整业务结构,促使该行整体资产配置向低权重的资产集中,资本消耗有所下降。截至2021年末,重庆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4.77% ,较上年末上升0.49个百分点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47%、12.98% ,较上年末上升0.51、1.01个百分点。

  此外,无锡农商银行在2021年6月也增发了总金额为5亿元的永续债,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不过在强化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下,信贷投放力度加大加之核销不良资产的需求,导致该行外源性补充效果并不显著,资本充足率指标仍呈现下降趋势。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