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因地制宜深化农信社改革

  摘要:

  省联社改革应坚持因地制宜、“一省一策”原则,充分考虑东、中、西部不同地区差异性,把提高农信系统整体的发展能力作为改革的基础,把深化省联社改革与提高农信系统的风险防控能力作为重点,一手抓深化改革,一手抓风险处置,支持农信机构持续健康发展,更好地服务乡村全面振兴。

  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是深化金融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2020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抓好“三农”领域重点工作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意见》要求,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坚持县域法人地位。近期,2022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提出,支持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分类推动农村信用社改革。如何进一步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就此问题,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近日接受了《金融时报》专访。

  《金融时报》记者:县域金融是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村信用社是县域金融服务的主力军,在服务县域经济发展、金融支农支小中做出了重大贡献。您认为当前继续深化农信社改革,有何重要意义?

  董希淼:农村信用社是我国农村金融的主力军,是农村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健全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增强高质量农村金融供给,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撑。

  从新中国成立之初信用合作兴起,到当下纷纷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我国农信机构成立近七十年来,大致历经农民互助合作、人民公社管理、农业银行管理、人民银行代管等阶段,2003年开始进入地方政府(省联社)管理阶段。

  农村信用社改革是我国金融体制改革中的重要内容。回顾农信机构改革历史,改革的核心问题围绕着四个方面:一是推进农信社产权制度改革,经历了从合作制、股份合作制到股份制以及多元化产权制度等变迁;二是理顺农信社管理体制,重点是改革省联社,强化专业化服务功能,发挥“小法人,大平台”优势;三是完善农信机构公司治理,建立现代金融企业制度,提升内部治理水平;四是建立健全风险承担机制,形成全面风险管理能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无论哪种改革方向,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农村信用社改革应将能否更好地服务全面乡村振兴作为检验改革成效的重要标准。

  经过多轮改革,特别是2003年试点改革成立省联社后,农信机构历史包袱大大减轻,法人治理逐步完善,经营实力和管理水平显著提高,金融服务能力大大提升,在服务“三农”、 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自身也不断发展壮大。但同时也要看到,当前农村信用社深化改革、化解风险任务仍十分艰巨和紧迫。部分农信社公司治理和股东股权问题较为突出,偏离支农支小定位问题仍然存在。“十四五”时期,需要推动农信社改革有更大的突破,有效化解历史包袱,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创造更为有利条件。

  《金融时报》记者:深化省联社改革,是当前农信社改革重点内容。推进省联社改革,您认为应当如何落实因地制宜、“一省一策”原则?

  董希淼:2003年以来,北京、上海、重庆、天津等直辖市先后成立统一法人的农商银行(其中天津市有两家法人机构),宁夏回族自治区由省联社转制成立黄河农商银行,其他25个省区实行省联社的管理体制。应该说,省联社在管理、指导、服务和协调农信机构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作为地方性金融机构,省联社功能较为单一,不能申请部分业务资质和牌照,难以满足新形势对其服务能力的新要求。

  省联社改革的方向和模式,目前讨论较多的有四种:一是成立统一法人的农商银行,二是转型为金融服务公司,三是改制为金融控股公司,四是组建省农商联合银行。

  目前,4个直辖市均采用统一法人的农商银行模式。这种模式有助于集中配置资源,提升经营管理合力和执行力,打造品牌形象,形成规模优势。在部分经营区域较小、机构数量不多的省区,这种模式仍具有借鉴意义。将省联社改制为金融控股公司,并由金融控股公司参股农信机构,此模式需要有合格的发起股东及数量较多的资本金;将省联社改制成为省农商联合银行,可以保持两级法人地位不变,保持县域法人机构稳定。总之,省联社改革应坚持因地制宜、“一省一策”原则,充分考虑东、中、西部不同地区差异性,把提高农信系统整体的发展能力作为改革的基础,把深化省联社改革与提高农信系统的风险防控能力作为重点,一手抓深化改革,一手抓风险处置,支持农信机构持续健康发展,更好地服务乡村全面振兴。

  《金融时报》记者:目前一些农信机构已经改制为农商银行,但其治理结构与现代商业银行仍有较大差距。提升农商银行公司治理水平,您认为应在哪些方面重点发力?

  董希淼:目前,安徽、江苏、湖北、山东、江西、湖南等多个省份已将农信机构全部改制为农商银行,多数省区改制工作进展顺利。但少数农商银行在治理机制特别是公司治理方面,还存在问题。如在股权与股东方面,部分农商银行股权分散,股东在公司治理中的参与度较低,部分股东只关心分红而不关心农商银行长远发展;部分股东不符合资质要求等现象。

  应从三个方面提升农商银行治理能力:一是加强股东资质管理,优化股东结构。既要对股东资格审核进行严格把关,也要加强对于小股东利益的保护,还要简化战略投资者引入程序,推动优化股东结构。二是加强董监事会建设,强化监事会监督作用。完善农商银行董事会成员的推荐、提名程序,加强专门委员会建设;完善董事激励约束机制。监事会应切实做好对董事会、高管层的履职监督。三是加强关联交易管理。发挥董事会关联交易委员会及监事会等作用,严格约束股东行为,对关联交易加强审计,提升信息披露透明度,将不规范的关联贷款拒之门外。对农商银行董事长、行长等高级管理人员,积极推行市场化选聘,引进思维敏捷、经验丰富的优秀年轻干部,以市场化机制和薪酬留住人才。

  深化农信社改革,必须坚持推动机构坚守定位、聚焦主业,落实好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资金不出省等要求;加快推进多渠道、多方式补充资本工作,推动符合条件的农商银行上市,有效提升抵御风险和信贷投放能力。面对金融科技浪潮,农商银行要大力培育和提升数字化意识,塑造和实施数字化战略、机制、文化。一方面,要以开放包容的姿态积极拥抱跨界合作者,通过合作弥补自身在科技能力、生态建设等方面的短板;另一方面要着眼长远完善体制机制,建设敏捷组织,引进和培养数字化人才,提升内生的数字化能力。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