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保障粮食安全:首提“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

  策划人语

  在1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涉及“三农”及相关金融服务的内容被列入明年的重点工作,这也是为接下来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以及中央一号文件的出台确定了“主基调”。《农金周刊》基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关焦点内容,围绕保障粮食安全、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以及保持货币政策对县域经济恢复的支持力度三个选题,对会议有关精神进行解读,以飨读者。

  在1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保障粮食安全作为明年抓好的八大重点任务之一再次被提出。与之前强调粮食安全不同的是,今年首次将种子和耕地问题并列在了一起。

  会议指出,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保障粮食安全,关键在于落实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要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加强种子库建设。要尊重科学、严格监管,有序推进生物育种产业化应用。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要牢牢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要建设国家粮食安全产业带,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加强农田水利建设,实施国家黑土地保护工程。要提高粮食和重要农副产品供给保障能力。要加强农业面源污染治理。

  12月19日,农业农村部党组书记唐仁健主持召开部党组专题会议,要求要深刻领会把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三农”工作部署要求,聚焦提高粮食和重要农副产品供给保障能力这个目标,扭住种子和耕地这两个要害。

  种子问题为何如此被重视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以海南、甘肃、四川三大国家级基地为核心、152个制种基地县为骨干的“国家队”保障了70%以上农作物用种,240家核心育种场和9500多家扩繁基地辐射带动和有效保障了全国3/4的畜禽用种需求。目前,农作物良种覆盖率在96%以上,自主选育品种面积占比超过95%,畜禽核心种源自给率超过75%。良种对粮食增产、畜牧业发展的贡献率分别达到45%、40%,为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和重要农产品稳产保供提供了关键支撑。在全国7200多家持证种子企业中,涉外资企业25家,年销售总额占整个种子市场销售总额的3%左右。农作物种子年进口量约占国内用种总量0.1%,以蔬菜种子为主。总体上,我国农业生产用种安全是有保障的,风险是可控的。

  就在12月17日,农业农村部在京召开全国种业创新工作推进会,分析研判新形势新要求新任务,研究推进“十四五”及2021年种业工作。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出席会议强调,“十四五”要认真落实新发展理念,着眼新发展格局,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现代种业体系,不断提高农业良种化水平。

  推进会同时强调,当前我国种业发展面临新要求新机遇新挑战,“十四五”时期,要把种业作为农业科技攻关及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点任务,统筹当前与长远、发展与安全、国内与国际,做强优势,补上短板,突破瓶颈,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利用,强化种业科技支撑,支持企业做大做强,建设现代种业基地,提升知识产权保护及监管治理能力,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现代种业体系,筑牢我国农业农村现代化及人民美好生活的种业根基。

  农业农村部种业管理司副司长孙好勤表示,种子是农业的“芯片”。我国种业自主创新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特别是核心技术创新不足,亟需加大育种核心技术创新。

  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

  事实上,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的提法早已有之,并且持续不断地被强调。就在今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坚决制止耕地“非农化”行为的通知》,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强化监督管理,落实好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坚决制止各类耕地“非农化”行为,坚决守住耕地红线。

  今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防止耕地“非粮化”稳定粮食生产的意见》,强调要充分认识防止耕地“非粮化”稳定粮食生产的重要性、紧迫性;坚持科学合理利用耕地资源,将有限的耕地资源优先用于粮食生产;严禁违规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种树挖塘。

  牢牢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是一直以来的提法,但刻意强调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这也是历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首次。

  《中国农业产业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中国稻谷、小麦和玉米三大主粮的自给率达到98.75%,不存在进口依赖问题。但从粮食全口径来看,中国粮食自给率约在85%。未来,生产肉蛋奶需要进口的饲料用粮还将继续增加。中国社科院预计到“十四五”期末,中国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全球对粮食安全的担忧,这也是当前的外部形势正在发生的变化,国际粮食环境存在紧张的趋势,这可能也是将防止耕地“非粮化”提上重要议程的主因。

  金融支持粮食安全需更有针对性

  确保粮食安全是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中央反复强调,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饭碗里主要装中国粮。十几亿人要吃饭,这是我国最大的国情。粮食产量要滑下去容易,再提上来就很难,供求吃紧就会影响社会稳定,影响大局。基于当前的形势,围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的要求,金融做好粮食安全保障工作的支持需要更有针对性。

  数据显示,2016―2019年间,“三农”信贷投入稳定增长,涉农贷款余额从2015年末的26.35万亿元增至2019年末的35.19万亿元,四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7.1%、9.6%、5.6%和7.7%。

  值得关注的是,对粮食安全的金融支持需要从结构上入手,应更具有针对性。政策性金融机构要研究设立适合种粮合作社发展需要的贷款产品,商业性金融机构要制定种粮合作社专项贷款指南,为种粮合作社提供多种形式的金融支持和服务。把种粮合作社纳入信用评定范围,将农户、合作社信用贷款和联保贷款机制引入种粮合作社,满足种粮合作社小额贷款的需求。对于经营规模大、带动作用强、信用评级高的合作社,特别是县级以上示范社牵头组建的种粮合作社,实行贷款优先、利率优惠、额度放宽、手续简化。

  同时,需要探索适应合作社种粮合作社特点的抵押质押方式。各地农业部门、金融办、银监局要研究具体政策,支持金融机构面向种粮合作社开展订单农业、农用生产设施、农业机械、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水域滩涂使用权等抵(质)押贷款业务。

  鼓励种粮合作社内部开展资金信用合作。在我国农村金融体系尚不完善,允许合作社内部发展资金互助,有利于缓解资金压力。但要明确,开展资金互助,不能对外吸储,不能对外放贷,不能分红,防止出现金融风险。

  应将符合条件的种粮合作社纳入贷款担保服务范围,支持商业性担保机构为种粮合作社提供贷款担保。种粮合作社用于贷款的担保费用可由市、区县财政分级承担。

  针对种业的金融支持要设定专项信贷支持。既然种子问题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金融针对种业的支持就要制定出有针对性的政策,创新有针对性的信贷产品,建立金融机构做好种业金融服务的激励机制。

  此外,要加大农业政策性保险对于粮食安全的支持,尤其要强化各地方政府对于政策性保险保费补贴的落实,避免或杜绝地方政府截留相关政策性保险补贴资金,并加强针对粮食安全的政策性保险的创新力度。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