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经济强省如何消除相对贫困

摘掉“穷帽子”

江苏省宿迁扶贫改革试验区金融扶贫工作侧记

  编者按

  宿迁是国家扶贫改革试验区。“十三五”以来,宿迁市金融系统积极践行“金融为民”理念,以金融扶贫、产业扶贫为抓手,为辖内62.9万名低收入人口、188个省定经济薄弱村稳定脱贫达标,三个重点县摘帽,提前完成“十三五”脱贫攻坚任务提供了坚实的金融保障。

  宿迁,是江苏省贫困面最广、贫困程度最深、脱贫难度最大的地级市,也是国家扶贫改革试验区。今年中秋节前夕,《金融时报》记者来到苏北平原宿迁采访。

  在宿迁辖内泗阳县碧盛源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记者见到一派喜庆、祥和的景象。合作社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合作社种植了300亩无花果树,节前订单不断,所产的无花果鲜果销售一空,又是一个丰收年。据人行宿迁市中心支行副行长徐威介绍,宿迁原有188个省定经济薄弱村,其中西南岗地区、成子湖周边地区、涟沭结合部片区三大贫困连片区被列入江苏六大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十三五”以来,宿迁市金融系统积极践行“金融为民”理念,以金融扶贫、产业扶贫为抓手,为辖内62.9万名低收入人口、188个省定经济薄弱村稳定脱贫达标,三个重点县摘帽,提前完成“十三五”脱贫攻坚任务提供了坚实的金融保障。

  “一户一册”:

  助低收入农户脱贫致富

  “我当时能脱贫得感谢农商银行;今年受疫情影响这么大,我还能挣到钱,更要感谢农商银行。”西南岗片区泗洪县峰山乡脱贫致富的“女强人”谢红娟对记者表示,“前几年,家里经济条件一直不是太好,收入全靠几亩地,年年入不敷出,在左邻右舍面前都抬不起头来。直到农商银行来介绍扶贫小额信贷政策,在听了我养牛的想法后,他们第二天就给我办理了一笔2万元的扶贫小额贷款作为启动资金。从刚开始的两头小乳牛,到现在80多头大肥牛,低收入的帽子摘了,自己的腰包也鼓了,十里八村的老邻居、老街坊都叫我致富‘女强人’。”

  “但今年疫情还是给我吓得不轻。”提到疫情,谢红娟现在还一阵紧张。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初期,肉牛迟迟销不出去,面对一天几千元的饲料支出,刚开始她还不太在意,但行情迟迟不见好转,眼瞅着囤积的饲料快见底了,自己买饲料的钱还没着落,这可把谢红娟着急坏了,连续好几天吃不安、睡不安。泗洪农商银行知晓相关情况后,立即为其上门办理了一笔47万元的“惠农快贷”,申请当日即成功放款,及时缓解了谢红娟燃眉之急,守住了她的生意,也守住了她的梦想。

  农户杨凯旋是泗洪县魏营乡人,原给别人打工,原老板承包200亩土地种西瓜。杨凯旋在学到种植技术后,于2011年回魏营乡开始自己种植。自2015年开始,他与泗洪农商银行建立信贷合作关系,农商银行给予信贷资金支持10万元。目前,他又承包现代化钢架大棚4个,占地70多亩,用于培育西瓜瓜苗。经过近10年的经营发展,杨凯旋累计培育瓜苗260万株,营业额达每年108万元,瓜苗销往安徽、上海等地,直接带动季节性劳动人口40-60人,每月增收3000元,带动常年工人7人,每年增收3万元。

  据了解,“一户一册”是泗洪农商银行助力脱贫攻坚的一项创新举措,所有在册建档立卡户在该行都有一份量身定制的专属金融帮扶服务方案。“根据县扶贫办提供的农村低收入人口建档立卡数据,我们泗洪农商银行组织23个乡镇27家网点的近两百名信贷业务员,对所有建档立卡户建立金融服务册,列明致贫原因、融资需求、帮扶现状及对接信贷员等信息,并按月更新追踪状态,适时介入帮扶。”泗洪农商银行董事长巩大兵向记者介绍道,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名单内的农户,均可申请5万以下、100%贴息的扶贫小额信用贷款。

  “多亏了扶贫贷款,才让我脱贫呀。”泗洪西南岗地区村民朱玉感激地说,现在朱玉最大的乐趣就是到承包的30亩地去巡查,观察红薯长势。由于家中人口多、土地少,朱玉家中生活困顿,以前一直是建档立卡贫困户。2017年在5万元小额扶贫贷款支持下,朱玉承包了30亩土地种植红薯,目前已实现家庭人均年收入1.4万元,成功脱贫摘帽。这背后也得益于人行泗洪县支行结对帮扶工作机制。人行泗洪县支行行长侍强告诉记者,在此机制下,泗洪县金融机构创新开展了“100%农户建档入库、100%授信评级全覆盖、100%满足农户有效信贷需求、100%金融服务全覆盖、100%金融宣传全覆盖”精准扶贫“5个100%”行动,通过“扶贫再贷款+扶贫小额贷款”模式向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资金支持。截至8月末,泗洪支行已投放扶贫再贷款8643万元,引导金融机构投放扶贫小额信贷笔数为6097笔,贷款余额为1.24亿元。

  “驻村帮扶”:

  助经济薄弱村脱贫摘帽

  “人多地少富不了”曾经是泗阳县李口镇李庄村迟迟摘不了贫困村帽子的理由。“十二五”时期,该村还被列入省定经济薄弱村。村支两委班子为富民强村绞尽脑汁,无论是创业扶贫,还是招商引资,脱贫总磨不开“钱”这一关。

  “县里银行与镇里联合搞起‘驻村帮扶’对接活动后,资金就不再是问题了。”泗阳县李口镇党委书记王少波向记者表示,“地少难就业,曾是李庄贫困的主要原因。为此,我们与驻村帮扶的泗阳农商银行负责人就村里的产业扶贫及其项目融资问题进行了政策研究,并达成了合作帮扶项目意向。这不仅给我们村脱贫甩了‘包袱’,还给我们村致富加了‘翅膀’”。

  “作为地方法人银行,金融扶贫我们责无旁贷。”泗阳农商银行董事长李杨对记者表示,“通过驻村帮扶为帮扶村增添金融智慧,是我们助力地方扶贫的重要形式之一。仅今年,我们泗阳农商银行已选聘8名中层干部到乡镇挂职副乡镇长,35名优秀客户经理挂职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委副主任),并为全县经济薄弱村发放扶贫贷款、农户贷款、农业贷款等扶贫贷款达5.93亿元,帮助近百个农村扶贫项目落地见效,1826户低收入人口实现脱贫增收致富。”

  “没有银行的贷款支持允诺,我们合作社不可能一口气上这么大规模,也不可能这么快实现盈利,更不可能带动这么多村民实现家门口就业。”碧盛源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尹春毫不犹豫地向记者表示。“成立之初,我们计划经营面积只有100亩,但乡镇和村里都希望我们能扩大规模。一方面,流转更多土地让更多村民获得租金收入;另一方面,规模经营可为村里更多剩余劳动力提供就业机会。”

  据了解,碧盛源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是李庄村发展果蔬产业、农业招商、实施家门口就业的扶贫项目之一,主要经营无花果种植、鲜果销售、干果加工以及果酒酿制。在乡镇、村以及泗阳农商银行的支持下,实际经营面积从最初的100亩,扩到目前的300余亩。

  泗阳农商银行是该村“联村共建”单位之一,在驻村帮扶中,碧盛源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正在筹建,该行通过测算表示,只要合作社正式运营满一年,即可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身份获得实际投资额50%左右的贷款支持,消除了几位项目出资人对后续项目运作资金担忧。截至目前,合作社通过土地流转经营面积达300余亩,年产无花果鲜果达120万斤,产值近600万元,并带动周边近50人就业。王少波笑着表示,“目前,合作社务工人员的工资分日结和‘保底+提成’两种。无论哪种方式,日均收入至少也在100元以上,我们村比计划提前三年实现了脱贫。”

  “银行行长乡镇行”:

  助片区断“穷根”生“富苗”

  中扬镇地处江苏6个集中连片扶贫开发地区中的成子湖片区,距离宿迁市区55公里。

  中扬镇党委书记李威表示,“中扬的‘穷根’出在土地依赖上,过去一稻一麦‘拴’死了农民。帮助乡亲们脱贫致富,关键在引入外部资源,建设扶贫产业园,搞产业扶贫。如果没有人民银行宿迁市中支组织金融系统对我们适时予以支持和帮助,我们扶贫产业园也不会有今天的成果,全镇更不会提前打赢脱贫攻坚战。”

  中扬镇通过把扶贫资金集中起来,按照每个村出资额分配产权,“众筹”出了一个10万平方米的扶贫产业园。本以为招商引资形势会一片大好,但因为地方偏远,后续配套资金及融资环境成为制约招商引资的一大难题。“在一次扶贫工作会的间隙,我将产业扶贫项目融资方面的困惑向一起参会的人行宿迁中支副行长徐威寻求帮助。没想到第三天,徐行长就组织了好几家银行机构到我们镇开展了市级金融机构行长乡镇行活动,一下子,园区所有在接项目的融资都有了着落。”

  目前,中扬镇扶贫产业园占地面积已达15万平方米,已有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落户,工业总产值超过10亿元,3000多名农民在家门口实现就业,其中低收入人口800余人,生产旺季人均月工资在5000元以上,全镇174户贫困户全部提前脱贫。

  “做好金融助推集中贫困连片区脱贫攻坚工作,是我们金融系统义不容辞的责任。贫困片区的脱贫攻坚,是我们助力脱贫攻坚工作的关键,也是‘硬骨头’。”徐威表示,十三五以来,人行宿迁市中心支行积极引导金融机构围绕“片区”扶贫、产业振兴,创新推出扶贫贷、惠农贷、创业贷等10余种信贷产品,并创新推广“扶贫再贷款+扶贫小额贷款”模式,持续加大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和扶贫产业项目、贫困村提升工程、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公共服务等重点领域的支持力度。截至8月末,宿迁市银行机构向三大片区发放的贷款余额已突破50亿元,为三大片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重要支撑,三大片区全部经济薄弱村实现提前“摘帽”。(本报记者 王峰 通讯员 印家飞 江毅 范闯

“筑巢引凤”下的金融助力

  “人们对广东的普遍印象是经济体量大、人均收入高。但事实上在过去,广东省存在部分农村地区经济发展受自然条件恶劣、传统农业产业风险高等因素影响而严重滞后。GDP总量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并不能完整代表一个地区的经济状况,最贫困的人也可能被富人平均。因此,省里根据收入、贫困人口占比、居住条件、地区职能定位等认定标准,确立了2277个相对贫困村名单,以保障脱贫攻坚工作精准到村、到户。”在采访中,一位相对贫困村的村书记向记者道出了广东省脱贫攻坚工作的不同之处。

  根据2017年的认定,湛江地区有218个相对贫困村,也是广东省相对贫困村分布较多的地区之一。为了高质量完成脱贫攻坚工作,湛江市近些年从实施产业帮扶项目、改善当地生产生活和民生服务条件以及提升乡村治理能力等方面着手,四年间实现了占比97.77%贫困人口退出。特别是在产业扶贫方面,湛江市以优惠政策引导各类市场主体进驻,通过优化产业链、市场化对接等方式,使各地逐步形成了更明确的产业发展方向,相关农户也实现了稳定增收。而在“筑巢引凤”的过程之中,当地金融系统也发挥出了重要作用——在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和湛江中支的指导下,湛江有关金融机构在支持农户的基础上,顺应当地产业发展趋势,重点发力创新金融产品、金融服务方式等,为传统农业产业升级和农户增收提供了更多可能。

  “老马”探路 三产融合

  “如果没有当地政府对接,我可能不会关注到老马村;也是因为如今产生的经济效益和带动作用,我才更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廉江老马种植专业合作社发起人,同时也是老马食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廖家通深入参与也感受着老马村这几年的改变。

  因为与廉江市金融工作局的业务对接,廖家通在2017年被推荐到老马村开展产业提升、带动村民增收等方面的工作。“在真正开启项目之前,我来这里调研过很多次。”老马村是廉江市安铺镇下辖的一个相对贫困村,由于沙地、坡地较多而耕地较少,村民以种植木薯、水稻、甘蔗为主。“这些作物能带来的经济效益本身就不高,加之当地没有能够对接的下游产业,产品附加值更多地被经销商赚取了;另外没有统一的产业规划,作物种植品质也相对较低。”多年从事品牌策划的廖家通很快发现了当地产业发展的瓶颈所在。

  新生成的产业很难融入农民的生产生活,要对症下药,如何改善木薯种植、提升生产环节附加值是关键。在华南农业大学、湛江市农科院以及人民银行廉江市支行的帮助下,经过半年的调研论证,廖家通确定了以木薯种植、发展木薯深加工食品为主并辅以乡村特色旅游的发展思路。同一年,他个人出资与老马村委、贫苦户共同成立了老马木薯种植专业合作社。

  木薯种植是深加工以及下游产业的基础,也是农户最容易参与的部分。为了从种植环节开始提升农户收益,老马村在2017年正式从海南引进优质南薯品种。“这个过程中转产和扩大木薯种植都需要资金支持。除了我从廉江农商银行申请到的6万元信用贷款作为启动资金之外,在那一年,当地金融机构共向老马村农户发放贷款90.7万元,用以支持木薯新品种种植;部分贫困户还以资金入股合作社的模式成为了合作社的‘主人’。”有了资金的助力,老马村的木薯种植面积扩大到1500亩,亩产量增至5000斤,还有效辐射和带动了周边6个村委参与木薯种植,一跃成为广东省木薯主产区之一。

  在种植环节之后,更能左右老马村村增收的是“怎么销”。“木薯块、木薯粉可以做,但附加值不高,还是要有差异化产品,要考虑未来三产融合的结合度。”在传统木薯加工方式的基础上,廖家通与其他主体合作研发了木薯月饼、木薯年糕、木薯烘焙、精养木薯鸡等产品,并以地名打出了“老马”这一品牌。目前,这一系列产品均已上市销售。“我们的产品品质很好,在廉江农商银行新增500万元的贷款支持下,我们又搭建了多种对接市场终端的渠道,相关产品的销路很快打开了。除了扶贫专区之外,我们在廉江、湛江、茂名等多地都有客户。”2019年,合作社收入突破了300万元,该村人均收入同比增长10%;通过土地收租、入股分红以及基地务工等方式,老马村52户贫困户已全部实现脱贫,人均收入提升至9000元。

  “今年其实是我们正式发展当地旅游业的第一年,但受疫情影响而无法成行。金融机构已为我们补充了流动性,我们在明年旅游设计时会更关注旅游之外的经济效益,以使相关投入更有效。”廖家通在采访最后表示。

  打通下游环节 平滑风险

  “菠萝种植户的风险不低,市场和天气因素都可能较大程度影响农户的收益。”“菠萝姐”吴建连是徐闻县曲界镇的菠萝流通种植大户,但即使是常年在交易市场上摸爬滚打的她,也对2018年的菠萝种植户损失心有余悸。

  “菠萝从栽种到成熟需要18个月。相对于本地常出现的台风灾害,短时间的冷空气和暴晒对菠萝种植的影响更大。菠萝收获主要集中在3到5月份,主要是因为这几个月其他水果上市较少,菠萝销售量也有保障。但在2018年,受冷空气影响,当年菠萝品质一般且收获滞后,在流通到市场后,需求量自然远不及往年。”据吴建连介绍,2018年的菠萝滞销就源于当年初的冷空气;此外,菠萝种植相对分散、农户种植时间和要求随意性较强,也加剧了价格的波动,进而影响到农户收入。

  吴建连还告诉记者,除了研发深加工产品外,她在打通产品流通方面下的力气最大。在做好菠萝收购的基础上,她也在曲界镇设立了集中交易市场,希望更多农户能够直接接触到批发商,提高其收入。不过,考虑到影响菠萝种植户收益的多重因素,发展多种深加工以缓冲农户因灾害遭遇的收入减少,可能会更为有效。

  事实上,不少外地菠萝深加工企业已进驻曲界镇,通达果汁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我们最早在2006年就来到曲界镇了,徐闻农商银行是在本地最早与我们合作的金融机构。”公司总经理王军回忆说。最初,通达果汁与农户开展订单合作模式,即双方签订协议以固定价格收购菠萝;而徐闻农商银行也运用这层合作关系,凭借公司层面担保向农户发放流动贷款。“这种合作模式并没有持续下去。在菠萝价格较好的年份,农户往往会将菠萝直接卖给批发商,较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生产。在此之后,我们的收购回归随行就市,虽然不能担保价格,但在滞销的年份,我们这些深加工企业却能够保证产品的销售,这对农户收入稳定也起到较大作用。”

  随着订单模式的改变,针对没有有效抵押物的菠萝种植户,银行贷款多采取信用贷款方式;并且因为有了下游环节的保障,银行对农户的贷款发放力度也进一步增强。像邮政储蓄银行面向菠萝种植贫困户推出了扶贫小额信贷,贷款对象无须提供担保,就可获得政府全额贴息的贷款。截至目前,邮储银行已对该类种植户累计投放扶贫小额信贷72笔219.9万元。在2018年种植户收入普遍受影响后,农行徐闻支行在2019年也推出了“菠萝贷”产品。据介绍,“菠萝贷”为纯信用贷款,在贷款期限的三年内可循环使用。今年以来,农行徐闻支行已累计发放菠萝贷95户,涉及金额2119万元。(本报记者 宋珏遐 通讯员 王雯哲 苏京燕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