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筑巢引凤”下的金融助力

  “人们对广东的普遍印象是经济体量大、人均收入高。但事实上在过去,广东省存在部分农村地区经济发展受自然条件恶劣、传统农业产业风险高等因素影响而严重滞后。GDP总量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并不能完整代表一个地区的经济状况,最贫困的人也可能被富人平均。因此,省里根据收入、贫困人口占比、居住条件、地区职能定位等认定标准,确立了2277个相对贫困村名单,以保障脱贫攻坚工作精准到村、到户。”在采访中,一位相对贫困村的村书记向记者道出了广东省脱贫攻坚工作的不同之处。

  根据2017年的认定,湛江地区有218个相对贫困村,也是广东省相对贫困村分布较多的地区之一。为了高质量完成脱贫攻坚工作,湛江市近些年从实施产业帮扶项目、改善当地生产生活和民生服务条件以及提升乡村治理能力等方面着手,四年间实现了占比97.77%贫困人口退出。特别是在产业扶贫方面,湛江市以优惠政策引导各类市场主体进驻,通过优化产业链、市场化对接等方式,使各地逐步形成了更明确的产业发展方向,相关农户也实现了稳定增收。而在“筑巢引凤”的过程之中,当地金融系统也发挥出了重要作用——在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和湛江中支的指导下,湛江有关金融机构在支持农户的基础上,顺应当地产业发展趋势,重点发力创新金融产品、金融服务方式等,为传统农业产业升级和农户增收提供了更多可能。

  “老马”探路 三产融合

  “如果没有当地政府对接,我可能不会关注到老马村;也是因为如今产生的经济效益和带动作用,我才更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廉江老马种植专业合作社发起人,同时也是老马食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廖家通深入参与也感受着老马村这几年的改变。

  因为与廉江市金融工作局的业务对接,廖家通在2017年被推荐到老马村开展产业提升、带动村民增收等方面的工作。“在真正开启项目之前,我来这里调研过很多次。”老马村是廉江市安铺镇下辖的一个相对贫困村,由于沙地、坡地较多而耕地较少,村民以种植木薯、水稻、甘蔗为主。“这些作物能带来的经济效益本身就不高,加之当地没有能够对接的下游产业,产品附加值更多地被经销商赚取了;另外没有统一的产业规划,作物种植品质也相对较低。”多年从事品牌策划的廖家通很快发现了当地产业发展的瓶颈所在。

  新生成的产业很难融入农民的生产生活,要对症下药,如何改善木薯种植、提升生产环节附加值是关键。在华南农业大学、湛江市农科院以及人民银行廉江市支行的帮助下,经过半年的调研论证,廖家通确定了以木薯种植、发展木薯深加工食品为主并辅以乡村特色旅游的发展思路。同一年,他个人出资与老马村委、贫苦户共同成立了老马木薯种植专业合作社。

  木薯种植是深加工以及下游产业的基础,也是农户最容易参与的部分。为了从种植环节开始提升农户收益,老马村在2017年正式从海南引进优质南薯品种。“这个过程中转产和扩大木薯种植都需要资金支持。除了我从廉江农商银行申请到的6万元信用贷款作为启动资金之外,在那一年,当地金融机构共向老马村农户发放贷款90.7万元,用以支持木薯新品种种植;部分贫困户还以资金入股合作社的模式成为了合作社的‘主人’。”有了资金的助力,老马村的木薯种植面积扩大到1500亩,亩产量增至5000斤,还有效辐射和带动了周边6个村委参与木薯种植,一跃成为广东省木薯主产区之一。

  在种植环节之后,更能左右老马村村增收的是“怎么销”。“木薯块、木薯粉可以做,但附加值不高,还是要有差异化产品,要考虑未来三产融合的结合度。”在传统木薯加工方式的基础上,廖家通与其他主体合作研发了木薯月饼、木薯年糕、木薯烘焙、精养木薯鸡等产品,并以地名打出了“老马”这一品牌。目前,这一系列产品均已上市销售。“我们的产品品质很好,在廉江农商银行新增500万元的贷款支持下,我们又搭建了多种对接市场终端的渠道,相关产品的销路很快打开了。除了扶贫专区之外,我们在廉江、湛江、茂名等多地都有客户。”2019年,合作社收入突破了300万元,该村人均收入同比增长10%;通过土地收租、入股分红以及基地务工等方式,老马村52户贫困户已全部实现脱贫,人均收入提升至9000元。

  “今年其实是我们正式发展当地旅游业的第一年,但受疫情影响而无法成行。金融机构已为我们补充了流动性,我们在明年旅游设计时会更关注旅游之外的经济效益,以使相关投入更有效。”廖家通在采访最后表示。

  打通下游环节 平滑风险

  “菠萝种植户的风险不低,市场和天气因素都可能较大程度影响农户的收益。”“菠萝姐”吴建连是徐闻县曲界镇的菠萝流通种植大户,但即使是常年在交易市场上摸爬滚打的她,也对2018年的菠萝种植户损失心有余悸。

  “菠萝从栽种到成熟需要18个月。相对于本地常出现的台风灾害,短时间的冷空气和暴晒对菠萝种植的影响更大。菠萝收获主要集中在3到5月份,主要是因为这几个月其他水果上市较少,菠萝销售量也有保障。但在2018年,受冷空气影响,当年菠萝品质一般且收获滞后,在流通到市场后,需求量自然远不及往年。”据吴建连介绍,2018年的菠萝滞销就源于当年初的冷空气;此外,菠萝种植相对分散、农户种植时间和要求随意性较强,也加剧了价格的波动,进而影响到农户收入。

  吴建连还告诉记者,除了研发深加工产品外,她在打通产品流通方面下的力气最大。在做好菠萝收购的基础上,她也在曲界镇设立了集中交易市场,希望更多农户能够直接接触到批发商,提高其收入。不过,考虑到影响菠萝种植户收益的多重因素,发展多种深加工以缓冲农户因灾害遭遇的收入减少,可能会更为有效。

  事实上,不少外地菠萝深加工企业已进驻曲界镇,通达果汁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我们最早在2006年就来到曲界镇了,徐闻农商银行是在本地最早与我们合作的金融机构。”公司总经理王军回忆说。最初,通达果汁与农户开展订单合作模式,即双方签订协议以固定价格收购菠萝;而徐闻农商银行也运用这层合作关系,凭借公司层面担保向农户发放流动贷款。“这种合作模式并没有持续下去。在菠萝价格较好的年份,农户往往会将菠萝直接卖给批发商,较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生产。在此之后,我们的收购回归随行就市,虽然不能担保价格,但在滞销的年份,我们这些深加工企业却能够保证产品的销售,这对农户收入稳定也起到较大作用。”

  随着订单模式的改变,针对没有有效抵押物的菠萝种植户,银行贷款多采取信用贷款方式;并且因为有了下游环节的保障,银行对农户的贷款发放力度也进一步增强。像邮政储蓄银行面向菠萝种植贫困户推出了扶贫小额信贷,贷款对象无须提供担保,就可获得政府全额贴息的贷款。截至目前,邮储银行已对该类种植户累计投放扶贫小额信贷72笔219.9万元。在2018年种植户收入普遍受影响后,农行徐闻支行在2019年也推出了“菠萝贷”产品。据介绍,“菠萝贷”为纯信用贷款,在贷款期限的三年内可循环使用。今年以来,农行徐闻支行已累计发放菠萝贷95户,涉及金额2119万元。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