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未来悄然已至

  本书是全球政治、经济、金融、企业等方面的领袖人物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和国家金融研究院主办的《未来已来》系列讲座的演讲和现场对话专集。演讲者都是各自领域的改革者、推动者、创造者、思想者和实践者,他们站在世界制高点观看全球,又从身边发生的真实故事引出细节,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阐述对未来的理解,展望世界发展的前沿趋势。本书旨在帮助读者拓展全球视野、掌握全球宏观经济金融的新动态、进行多元跨界学习。

  我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时已经深切感受到了全球经济结构的变化,观察到了传统金融市场结构的裂变。回国后更体会到全球地缘政治环境的恶化,感受到科技创新的颠覆。而特别令我震动和敬畏的是变化的速度,未来正在以令人眩目的速度扑面而来,冲击全人类的生活、工作、文化与思维。世界正在悄然变化,未来已经悄然而至。我请演讲嘉宾着眼未来,并把系列讲座命名为“未来已来——全球领袖论天下”。

  未来已来,终有风起青萍。

  我们的第一讲从未来世界大格局开始,请了彼得·毛雷尔作为演讲嘉宾。他现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他开宗明义,提出未来在冲突方面有五个关键趋势。第一,冲突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并更多发生在城市中。第二,对国际法律与原则的不尊重越发普遍。第三,社会短期的冲突越发受到长期结构性发展问题的影响。第四,全球、地区和地方层面的权力动态日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第五,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带来崭新的人道主义挑战和解决方案。所有这些都在加速发生,面对未来,他发自肺腑地呼吁人类回到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的基准,反思我们的过去,构建新形式的多边主义伙伴关系。

  我认识道格拉斯·彼得森多年,他是标准普尔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敏锐地指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标普观察的全球重要风险因子——利率、债务、地缘政治、科技创新以及气候变化等,都已经开始发生质的变化,并将对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重大的影响。利率是金融市场最为重要的变量, 但零利率使利率因子正在发生根本变化。但央行总要收回流动性,全球总要进入加息周期,利率的回升将对市场造成极大的压力。债务因子也发生了变化,长期政府债务不断增高,许多国家的政府债务水平过高,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值已经超过了100%,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利率上升,就会触发债务危机并引发社会动荡。地缘政治的因子也在变化,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逐渐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抬头,并对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产生了直接影响。未来民粹主义会进一步影响地缘政治。科技创新的因子也有所变化,世界已进入技术创新大大加快的冲击期,新技术随时可能颠覆现有商业模式、需求结构和供给结构,产生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气候变化因子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长期风险。全球所有国家和公民都应该更加关注气候变化和环境变化,并将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ESG)因子纳入考虑问题的范围,以便更好地应对全球风险。

  吉塔·戈皮纳特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秉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国际视野,吉塔·戈皮纳特向听众展示了一幅全景式的全球经济金融展望图。她指出,由于政策高度不确定,全球经济增长整体偏于下行。全球贸易普遍不振,全球范围内制造业、商品贸易、工业活动均呈疲弱态势,只有服务业和消费者情绪相对稳定。发达国家通胀率保持在低位,经济增长缓慢、动能不足。名义工资的上涨并未导致物价上升,消费者物价指数仍然很低。经济增长乏力,通胀疲软且低于央行通胀目标。在这种环境下多国央行均通过降息放松货币政策,各主要央行也下调了利率,全球金融条件变得更宽松。在发达国家实行货币宽松政策的情况下,大量资本将流入新兴市场国家和低收入国家。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动对全球金融周期非常敏感,尤其是外国投资者敞口更大的国家。全球金融周期波动会导致资本流入和流出波动。

  中美关系是影响未来世界大格局的最为重要的国际政治和经济关系,劳伦斯·萨默斯是讨论这个题目的不二人选。他曾是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长,奥巴马政府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也曾担任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默斯指出,基于中美双方经济实力对比的变化,今天,中美经贸关系出现了一些摩擦,这很正常,需要及时沟通和调整。展望未来,双方有竞争的领域,也有合作的领域。在竞争的领域要明确规则,增加透明度,进行公平、开放的竞争。在国际事务方面,世界需要中美双方合作,双方也有合作的空间,例如气候变化、全球卫生和健康、贸易、网络空间安全等。双方的合作也需要构建新的基础。

  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是公共政策研究领域的权威,他认为中美两国正处于“修昔底德陷阱”的动态中,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大国,而美国是原有的统治大国,但是中美之间并不一定会爆发战争。中美双方的领导人多次强调并采取行动维护世界和平。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一个开明且积极的倡议。因此,需要探讨建立大国之间的新型关系,构建一个“多元化的、安全的世界秩序”。要积极探索限制恶性竞争的方法,双方在必须合作的领域制定共同的目标,让大家都生存下去。他对此持积极态度。

  金融界的来访者也很多,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利欧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他认为中国的基本面非常好,包括不断改革、经济有序发展以及国家、企业和个人都有很强的责任感。中国在未来发展中面临五重挑战,这些挑战同时也是中国继续改革和发展的机遇:第一,债务重组的挑战;第二,资本市场重组的挑战;第三,经济结构调整的挑战;第四,保持收支平衡以及货币稳定性的挑战;第五,地缘政治环境恶化的挑战。

  雅各布·弗兰克尔是摩根大通国际董事长,也曾任以色列央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顾问和研究主任。他敏锐地指出,短期看,通货膨胀是影响未来全球经济金融走势的最主要且最不确定的变量。因为老龄化和经济增长缓慢,就业市场低迷,通货膨胀保持在低位。而全球央行都设置了2%的通货膨胀目标,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不论怎样印钞通胀率都达不到2%,金融稳定性就会受到威胁。长期来看,他特别提到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他提出,到2050年,美国、欧洲、日本、中国、拉丁美洲都会步入老龄化社会。世界需要考虑全球人口结构失衡问题,即有就业机会的地方缺劳动力,有劳动力的地方就业岗位不足。移民政策将是最为重要的全球政策。老龄化将改变需求结构,也将连带改变供给结构和金融结构,这也就代表着巨大的机会。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哈维·施瓦茨是全球著名的金融公司高盛集团证券部门的全球销售主管。回顾历史,他认为金融危机带来了两个教训:一是人们对系统性风险的认知,二是国际政策协调合作的重要性。2008年由次贷危机触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实际上是多年危机累积的结果:不断下调的利率,日益放松的金融监管,全球化趋势,依赖技术创新的金融市场,居高不下的杠杆率以及全球去杠杆进程中面临的经济放缓困扰和挑战,一起催生了10余年前席卷全球的系统性金融危机。危机最重要的经验教训就是,必须重视全球合作。国家间的合作以及各国央行间的政策协调,对于危机后稳定金融体系、建立新秩序意义非常重大。

  苏马·查克拉巴蒂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第六任行长。2018年我参加二十国集团全球金融治理名人小组工作时,我们的报告强调了需要“实现系统内整体商业模式的重要转型,以有效推动私营部门投资”。但引入私人投资介入公共部门项目是一个让国际多边组织和金融市场困惑多年的老问题。当时我就和苏马·查克拉巴蒂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表示赞同,并提出要在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闯出一条路。这次他来到清华大学,带来了他的实践成果,他提出了解决之道的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即良好的政策环境和市场定价。

  未来总是由创新者书写的。我也请了一些在科技界和企业界大胆创新的朋友。洪小文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是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下辖1500名科学家。他强调人工智能与人类智慧仍然有边界,目前人工智能主要是黑盒模式,它是基于大数据模式识别推理的,可以解决“是什么”,但不能解决“为什么”的问题。而人类认知更多是白盒推理,能够进行因果分析,还可以举一反三,在不同白盒系统间实现认知和推理。已有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产生了足够的应用,将促进人类生活的彻底数字化,从文字、数据库、交易、信息知识再到物联网、数字孪生等方面都有所体现。应对未来,企业数字化转型尤为重要,其基础是以人工智能的强大算法、海量数据以及大规模的计算三个要素组成的人工智能平台。

  陆奇在业界有奇才之称。他是科学家,对计算有极高的悟性,但同时他对科学创新的商业运作也有敏锐的眼光,对科技的社会冲击和影响也有独特的见解。面向未来,陆奇提出,中国的数字化一定要注重建立一个健康的、大家共赢的商业生态,避免恶性竞争。一定要有好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让生态中的每一员都可以获得盈利。历史上一再被印证的一条规律就是:健康的商业生态是让科技大规模发展起来的环境。国家的角色越来越多元,对这些角色的准确定义有待摸索,但又颇为紧迫。当前,隐私保护、数据安全成为普遍关注的问题,需要在政策上、基础设施建设上有创新举措。

  苏世民是黑石集团的董事长,他不仅是华尔街的传奇,也是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一个传奇。 我多次提出疫情对全球经济金融的冲击和对以后的展望。苏世民则强调,无论是疫情之前还是疫情之后,变化是必然的,我们也必须根据相应的变化来应对,但原则上,做人做事,全凭综观大势,全局在胸,志向远大,目标坚定,专注刻苦,过程灵活,这是不变的。

  小米首席执行官雷军特别强调企业的文化和原则,他强调小米的初心和理念是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即产品品质达到顶级的同时,用户还能享受国货的实惠价格。如何做到既高质量又有厚道价格呢?靠严格的管理。雷军把理念具体化成一整套管理措施,从减少市场推广及广告费用、销售及渠道费用来削减成本,到将绝大部分资金投入产品研发设计,不断提高品质。雷军说:“创新决定我们能飞多高,品质决定我们能够走多远。”展望小米未来,雷军的口号是“未来十年,增长十倍”。到底怎么增长?创新驱动。“手机+人工智能物联网”就是增长计划背后的重要逻辑。

  鱼谷雅彦是日本著名化妆品公司资生堂的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在日本的商界、学界和政界都以国际化和改革创新闻名。他提到办企业的三项原则。第一,让产品说话。这意味着你需要有高质量的产品和创新。第二,让产品带有个人体验。化妆品的精髓就在于要让消费者产生情感,这要求公司有创造力和设计能力。第三,企业必须国际化、全球化。不仅是品牌、市场和生产的全球化,更重要的是要有国际化的思维和视野,这是今天办企业特别重要的原则。由此,企业家要有快速的反应,多样化的产品和市场也是关键。真是至理名言。

  演讲嘉宾都是各自领域的改革者、推动者、创造者、思想者和实践者。他们站在世界的制高点观看全球,又从身边发生的真实故事引出细节。演讲视野开阔,观察细致,角度独特,格局宏大,案例生动,娓娓道来,妙语连珠,深入浅出。我也都从演讲者身上学到大量的思维方式和独特的角度,学习他们对历史的钩沉和对细节的把握,亲和的语言和犀利的思想。我们生活在一个有巨大不确定性的世界里,未来就在眼前,变化的速度和规模史无前例。我们能做的唯有谦卑,唯有拥抱未来。

  【作者为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原副总裁】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