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小店经济的价值优化与金融支持

  编者按

  解决小店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需创新金融产品。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创新贷款产品,依据小店的经营成长周期和行业特征,开发适合小店发展的普惠型融资产品。根据小店融资需求特点,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优化服务流程,提高贷款需求响应速度和授信审批效率。支持供应链平台企业为小店提供便捷的应收账款融资服务。

  小店经济是指一个地域或网络平台聚焦与城乡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小微型店铺,形成增加就业岗位、促进多元化个性化消费发展的经济形态。李克强总理在2019年12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发展小店经济。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保障就业和民生,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2020年7月16日,商务部、银保监会等七部门印发《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提出要促进小店经济健康繁荣发展。小店经济作为我国城乡经济的“毛细血管”,为保障民生与稳定就业提供有力支撑。目前我国已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既要抓疫情防控,也要抓经济社会发展。在当前形势下,我国应积极主动地采取小店经济提振举措,促进经济的平稳运行,保障人民的就业与生活。

  发展现状

  (一)行业分布广泛。小店以个体户、微型企业为主,主要分布在面向居民消费的零售、住宿、餐饮、家庭服务、洗染、沐浴、美容美发、家电维修、人像摄影等服务行业,数量多、规模小、分布广、便利性强。根据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截至2018年末,我国有个体工商户6296万户,其中,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和居民服务业分别为3185万户、759万户和548万户,共计4491万户,占全部个体工商户数量的71.3%。另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我国共有微型企业1543.9万家。

  (二)就业容量巨大。小店是我国商贸流通业的重要市场主体,已经成为稳就业的有力支撑。根据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截至2018年末,我国个体从业人数达1.49亿人,其中,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和居民服务业分别为6443万人、2235万人和1303万人,共计9981万人,占全部个体从业人数的66.9%,小店个体户平均吸纳就业人数为2.22人。

  (三)经营方式灵活。小店经营方式较为灵活,既包括传统的街边夫妻店、路边摊,也包括现代的专业店、连锁店及网店等多种形式,弥补了大型商贸流通企业的功能空缺,适应了不同地区、不同层次消费者的便利化、多样化和个性化需求。小店空间分布选址灵活,位于步行街、购物中心及后街小巷的小店以时尚、潮流和品牌为特色吸引往来客流;位于交通枢纽、居民社区的小店以延长营业时间、紧贴日常需求及富于人情味儿等方式为消费者提供便利化服务;位于旅游景点、商贸小镇的小店以异域风情、地方特色和历史文化等新奇体验留住国内外游客。

  (四)服务内容丰富。小店的服务功能逐渐升级,服务质量不断优化,实现“一店多能”。如便利店增加缴费、热餐等便民服务功能,集价格实惠、位置便利和服务快捷优势于一身。洗衣店除了主营洗衣业务外,还拓展了改衣、修鞋、配钥匙及修表等多种便民服务,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服务。此外,不同小店集聚发展,极大地繁荣了城市文化、增添了城市活力。例如在与上海南京路、淮海路等重要商业街相交或平行的小马路,街边的钟表店、旗袍店、本帮菜小馆、书店及花店等诸多特色小店让人感受到浓浓的“上海味道”。小店让商街由“线”变成“网”,拓展了城市商业的厚度。

  存在问题

  (一)新冠肺炎疫情对大多数小店经营产生负面冲击。根据今年2月商务部研究院对全国1937个小店开展问卷调查得出的分析结果,疫情对98.2%的小店经营产生负面影响,对1.3%的小店经营无明显影响,对小店经营产生积极影响的仅占0.5%。根据小店问卷分析数据,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小店经营面临的主要困难包括经营收入减少、房租及员工工资等刚性支出的负担较重、资金链存在断裂风险等。虽然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对小店冲击较大,但目前我国已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小店正在逐步实现复工。

  (二)融资难融资贵。一是小店缺少固定资产贷款抵押物,存货、订单、应收账款等权利质押在融资中的作用不够显著,导致小店融资难度较大。二是小店融资具有金额小、频度高特征,在融资活动中信息不对称和交易成本高等问题突出。三是小店融资渠道和融资方式有限,其从相关金融机构获得资金支持的成本较高。

  (三)开店选址难。一是适宜小店的场地稀缺。一些老旧小区商业用地有限,产权复杂多样,难以增开新的营业网点。一些城乡接合部、农村地区的商业基础设施落后,可供开店的商业用房有限。二是小店在选址中竞争力弱。由于小店大多利润较低,在适宜商业地段的租金支付能力有限,商铺用地可能会被其他大中型高盈利企业挤占。

  (四)发展水平有待提高。一是同质化竞争严重。许多实体小店空间分布相对集中,价格竞争较为激烈,经营业态、品类、模式相似,缺乏特色,可辨识度不高。网上小店价格战更加激烈,少数网店还涉及虚假宣传、虚假交易、利用虚假店铺制造超低价格等不正当竞争行为,扰乱网络小店市场秩序。二是管理能力偏低。许多小店以家庭作坊式管理为主,模式传统、信息化水平低、经营理念落后。一些位于社区、街边的小店经营不够规范,存在生活垃圾随意堆放等环境卫生问题,引起周边居民抵触。三是服务水平有待提升。一些小店经营的随意性较强,商品和服务质量管理、操作流程标准化程度偏低,提供的服务比较单一,服务品质有待提高,难以完全满足人民的多元化消费需求。

  (五)监管不够灵活。一是部分地区小店证照办理难度大。受经营场地有限、服务内容创新及业态逐渐融合等因素影响,一些美发、托幼、微仓储等小店达不到单独办照要求,导致小店无法合法经营。一些餐饮小店受到房屋产权性质、环保规定(包括水源保护)等限制,无法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二是部分地区监管存在“一刀切”现象。对于一部分存在证照不全、安全隐患等问题的小店,一些地区的相关监管部门直接对其进行取缔,挫伤经营者积极性。还有一些地区有关小店新规的出台缺乏过渡期,导致一些经营多年的小店被迫撤离或关闭。一些城市要求沿街商铺招牌按照统一样式定制,不利于凸显小店特色。三是监管便利性不够强。小店日常经营活动受到不同监管部门的管理,一些审批程序较为烦琐。如部分地区实体小店举办促销活动、开设外摆摊位等受到安全、交通及城市管理等多部门管理,审批周期长、流程复杂、困难多,影响小店开展促销活动。

  (六)经营成本高。一是房租成本高。许多小店以租赁物业经营为主,受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影响,小店房租成本压力加大。近年来,商业店面租金成本以两位数的百分比上涨,远超利润增速,导致小店的平均房租成本占全部成本的35%以上。二是进货成本高。一些小店由于实力较弱,信息不对称致使原材料采购渠道选择少,在与供货商、品牌经销商协商议价过程中通常处于弱势地位,导致原材料进货成本较高。同时,由于进货批量小、销售周期长,难以形成规模经济,导致小店物流成本偏高。三是小店税费负担重。一些地区小店的社保缴费、水电费等刚性支出负担仍然较重。此外,电子商务税收负担较轻造成了线上小店对线下实体小店的不公平竞争,线下实体小店承担了相对较重的税收负担。

  政策建议

  (一)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是建立贷款风险补偿机制。鼓励各地建立以市场为基础的小店融资支持和风险补偿制度,由政府牵头成立担保机构增加其抗风险能力。二是鼓励保险机构开发针对小店经营风险的保险产品,提供广覆盖、差异化、细分化的普惠型保险服务,提高小店的经营韧性和抵御风险能力。三是鼓励开展针对小店的融资担保业务。结合各地实际情况,政府出资对小店贷款适当给予贴息补助,降低小店融资成本。支持小店小额票据贴现。四是创新金融产品。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创新贷款产品,依据小店的经营成长周期和行业特征,开发适合小店发展的普惠型融资产品。根据小店融资需求特点,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优化服务流程,提高贷款需求响应速度和授信审批效率。支持供应链平台企业为小店提供便捷的应收账款融资服务。

  (二)分类施策优化小店布局。一是引导发展社区便利小店。进一步推动落实新建社区商业和综合服务设施面积占社区总建筑面积比例不低于10%的要求。鼓励各地研究制定小店等便民商业设施配建规划,细化小店配置地方标准。鼓励各区结合旧城改造工程,打造“一刻钟便民生活服务圈”,建设一批社区邻里中心、公共市集等公共设施,在税收、水电煤等方面与商业用房区别对待,吸引低利润便民小店和特色小店入驻。二是积极发展街区和景区内的特色小店。各地结合步行街、旅游景区,推动商旅文融合发展,将服务、购物、体验、文化等融为一体,在街区和景区规划时考虑小店发展,明确将商业布局与各种业态、各类小店发展有机结合,按规划调整房屋性质,在鼓励个性化店招、打造街区艺术景观、支持举办街区活动等方面给予小店政策支持。三是支持小店品质化品牌化发展。通过组织开展行业技能培训、统一行业宣传促销等举措,支持店铺在商品、服务、商业模式、流程管理等方面创新发展,推动小店提质升级。总结成功小店发展模式,树立行业典范,推广示范经验。鼓励具备条件的小店向标准化、连锁化方向发展,提升服务品质,更加有效地满足城乡居民多元化、多样化的消费需求。四是规范流动小店。各地依托商业步行街、旅游景区、历史文化街区等载体,结合当地文化、特色节日、餐饮、手工艺等,定期举办夜间集市、周末集市、节庆集市,各地商务部门加强宣传推广,制定相关流动摊贩经营管理办法,根据地域情况分类划定禁摊区、限摊区、开放区,引导流动摊贩在固定时段、固定区域经营,遵照卫生环保等要求,发展集聚人气、业态丰富、灵活有序、合规经营的流动小店。

  (三)创新包容审慎监管。一是优化证照办理流程。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加快推动落实“多证合一”“证照联办”。开通小店证照审批绿色通道,简化审批流程和手续,推行网上政务,实现网上一站式办理,开通预约功能,方便小店经营户办事,彻底解决办事难、难办事问题。二是放宽小店外摆经营限制。支持沿街小店在步行街、商圈、社区开展多样化外摆活动,实现引流扩销。允许有场地条件的小店向城管部门申请划定区域,设置休闲桌椅,并按照门前三包相关规定进行管理,为市民休闲消费提供便利。三是放宽小店入网经营限制。针对餐饮类小店坚持“线上线下一致”的基本原则,支持依托互联网平台加强对食品行业小餐饮、小摊贩、小作坊等小店商户的监管,在保障食品质量安全可追溯前提下,允许取得登记备案的小餐饮、小摊贩、小作坊入网经营。四是加强基层柔性执法。对于证照不全、卫生环保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的小店,要充分考虑实际情况,积极寻求解决方案,给予合规引导,避免在基层执法中对小店采取简单粗暴的处置措施。针对违规较轻的,允许限期整改;对小店以欺骗手段获取备案凭据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实施“黑名单”惩戒管理。五是加强网络小店和平台监管。加强对电子商务平台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行为的监管,避免平台垄断行为。科学界定第三方平台责任、商户责任,加强对网络小店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监管,保护网络消费者权益。

  (四)多措并举降低经营成本。一是稳定租金成本。目前租金仍是实体小店最主要的经营成本。各地主管部门指导行业协会研究发布地区商业场所租赁指导价格,促进商业店铺租金回归理性,进一步平抑租金成本。鼓励私有物业与小店签订长期租赁合同。二是降低流通成本。支持供应链服务平台为小店赋能,提供集中采购、共同配送、统一加工等供应链服务,打造出一个社区化、扁平化与共享化的流通环境,通过共享供应链实现厂家直购和联合采购,降低小店流通成本。三是降低推广成本。加强对平台企业的管理,避免平台企业与小店合作中的不公平竞争,鼓励其适当降低加盟费、服务费,提供送货到家服务。四是降低运营管理成本。鼓励第三方平台为小店提供更多科技服务手段,整合小店资源,提供信息撮合、搜索定位、广告营销、数据分析、信用评价及销售管理系统、终端收银系统等信息化公共服务,提高小店经营数字化水平,降低小店信息成本,提高运营效率。五是减轻税收负担。全面落实税收优惠政策。支持个体工商户转为小微企业,享受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研究出台针对小店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等方面的税费优惠减免政策。六是降低综合服务费用支出。梳理小店面临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名目,取消不合法不合理收费项目。

  (作者单位: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