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中国特色社区银行发展道路探析

  编者按:

  按照大历史的视角审视,在我国现代金融体系不断创新发展、完善的进程中,创新构建具有中国特色融资机制的社区银行,将始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改革目标。随着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由以生产要素自然分工为基础提升转换到以生产要素社会化分工为基础,我国社区银行所处的社区社会信用生态环境必然也会由“熟人社会”特质渐进转换为具有中国文化烙印的“生人社会”特质,这将是我国社区银行生存环境演化发展的必然趋势。

  近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优化调整金融体系结构的新部署中,再次强调发展社区银行的重要目标。在深化改革新形势下,这一重要目标的再次被确认,不仅宣示了社区银行是构建中国特色现代金融体系中的不可或缺机构组织,更是彰显了社区银行体制模式所独具能够有效、精准落实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市场定位的机制功能。

  创新探索社区银行成功案例融资机制

  自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持续优化调整的现代金融体系中,缺乏具有为实体经济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市场定位机制功能的金融机构,始终是一个令人瞩目的短板。正是基于创新构建具有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市场定位机制机构的改革需求,本世纪初,我国开始借鉴引进国外社区银行模式,将其列为创新发展的重要目标。社区银行之所以加冠“社区”,凸显其在社区社会共同体空间为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市场定位的体制特征。也正是由于社区银行模式体制功能与我国金融体系结构调整方向的高度契合,其模式刚一被引进,就得到众多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层的普遍认同,激发起较大的接纳推广积极性。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曾被人们看好并被寄予厚望的社区银行模式在我国国情条件下的落地、发育很不顺利。十多年来,尽管决策层不止一次地强力推进,并且监管层也多方面按照国际通行的现代金融体系管理规则推出有利于社区银行落地、发育的政策,却鲜有真正具有社区银行市场定位功能的金融组织被建构、发展起来。普遍的实践效应是,多数试图按照社区银行模式市场定位机制自我重塑的金融组织,都因程度不同地遭遇“水土不服”的困境而又寻不到有效破解路径,被动陷入机制创新无法精准到位的徘徊不前状态。而被实践检验证明了的社区银行模式成功案例却寥寥可数。

  如果我们对我国社区银行改革探索中反差如此明显的实践案例进行梳理比较分析,便不难看到,那些创新发展为社区银行的成功案例,都不约而同地走出了一条能有效破解“水土不服”困境的独特路径,其融资机制鲜明体现着异于国外社区银行的中国特色。这里,我们不妨以社区银行成功案例的典型代表浙江台州泰隆银行为例进行素描。泰隆银行是由上世纪80年代当地成立的城市信用社改制发展起来的,这家“土生土长”的“草根”金融机构从一开始就借鉴、继承源自我国非正规民间金融组织的合理融资机制要素,创新构建起与现代金融组织范式有机相容的辨识评估信用风险独特机制。其独特性集中表现在以下两点。其一,区别于现代银行通行的以产权资本“硬实力”为中心,而是以小微企业家“软实力”为中心。泰隆银行十分重视小微企业家的诚信道德和生产经营能力,其设立的考量指标体系很全面,连借款人的兴趣爱好、性格特征、家庭构成、日常开销都纳入了考量范围。该行对小微企业家“软实力”信用的考量,对确认是否授信有着决定性的权重。其二,区别于现代银行通行的偏重“生人社会”规制化信息采集方式,而是偏重社区“熟人社会”非规制化信息采集方式。泰隆银行的信息归集系统同当地社区熟人社会人际关系网络高度契合,其工作人员注重以“面对面”沟通、考察方式全面获取足以真实为小微企业家“画相”的原真信息。

  创新探究适应中国国情条件的社区银行发展道路

  自本世纪初我国借鉴国外社区银行模式、推进我国社区银行创新发展以来,尽管多轮强化政策导向,也持续投入了大量改革成本,但就总体而言,并未找到事半功倍的正确路径,改革成效远未达到预期目标。梳理大量的实践实证资料,我们可以看到,导致上述状况的最重要原因在于,在国外工业社会生产力水平、结构信用生态环境中成功发展起来的社区银行模式,在被引进差异颇大的中国农业社会生产力水平、结构信用生态环境中时,必然因“水土不服”而生命力衰竭。摆脱“水土不服”困境的唯一举措是,从中国现实的国情条件出发,对借鉴的社区银行模式进行“入乡随俗”的融资机制创新。

  国内外社区银行成功案例的经验启示我们必须正视如下客观现实:同样是在社区共同体空间构建以小微企业为市场定位的社区银行融资机制,基于国外“生人社会”社区特质与我国“熟人社会”社区特质的明显差异,决定了两类社区信用生态环境所能为社区银行构建融资机制提供的社会资本要素有着明显的特质差异,进而决定了两类社区信用生态环境中发育起来的社区银行不同融资机制特色。在国外“生人社会”社区信用生态环境中发育起来的社区银行,其所获社会资本基本源自以制度信任为纽带特色的社会关系网络,而在我国“熟人社会”社区信用生态环境中发育起来的社区银行,其所获社会资本则基本源自以人际信任为纽带特色的社会关系网络。这是社区银行体制在不同信用生态环境条件下自我塑就独特的为小微企业融资服务体制优势,所必然具备的差异性融资机制特色。

  回顾多年来我国借鉴发展社区银行的历程,就推进这项改革的主流政策导向而言,我们以往对社区银行体制模式可有不同融资机制特色实现路径的客观发展规律,缺乏正确的认知和把握。一直以来,我国出台的社区银行政策取向和监管规则,基本都是以国际通行的“生人社会”社区银行模式为范本制定的,其适应“生人社会”信用生态环境的融资机制特色被误判为社区银行体制模式各国通行的唯一标配。按照这种先验的思维定式视角,凡是不符合唯一标配的社区银行融资机制,都理所当然地被质疑“不规范”而被列为改革对象。实践证明,这种误判的政策取向已对我国社区银行的创新探索造成了不可忽视的误导效应。回溯历史,自我国市场化结构改革以来,在一些县域“熟人社会”社区共同体中,与小微企业相伴,曾经应运而生了不少土生土长的“草根”银行,它们天然地具备立足社区共同体为小微企业融资服务的体制优势,也天然地初具了适应“熟人社会”信用生态环境的融资机制优势,尽管它们还显稚嫩,有着这样那样的市场行为不规范缺陷,但是,它们却显示有恪守小微企业市场定位的不俗业绩,令人叹服。令人惋惜的是,这些“草根”银行已显雏形的中国特色,即融资机制以企业家为中心和依托“熟人社会”社会资本,却在之后的现代银行改制中被强制“规范”掉了。其中只有极少数如泰隆银行等“幸存”者,在很大程度上是凭借对自身中国特色融资机制的执拗自信以及傲人的小微市场融资服务优势,幸运地获得同地监管部门理解与包容,才得以获得不失自身机制特色匹配现代银行体制的发展机遇,成为了我国真正的社区银行。

  当我国新一轮创新发展社区银行探索再起步的时候,为避免以往种种不成功的覆辙,十分有必要实事求是地反思和校正以往主流的社区银行改革目标和路径选择,另辟蹊径。严格地讲,这将应当是真正从我国现实国情出发的、全新的社区银行探索实践。按照大历史的视角审视,在我国现代金融体系不断创新发展、完善的进程中,创新构建具有中国特色融资机制的社区银行,将始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改革目标。我们不能不前瞻考虑的是,随着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由以生产要素自然分工为基础提升转换到以生产要素社会化分工为基础,我国社区银行所处的社区社会信用生态环境必然也会由“熟人社会”特质渐进转换为具有中国文化烙印的“生人社会”特质,这将是我国社区银行生存环境演化发展的必然趋势。从实践的角度看,上述社区社会信用生态环境特质的转换不能不经历一个较长的过渡阶段。不仅如此,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生产力不均衡发展的格局将决定着我国不同地域社区社会信用生态环境特质转换处于参差不齐的不均衡发展态势。在我国推进社区银行改革新征程中,能否适应各地多样化的社区共同体信用生态环境特质与时俱进地创新构建与之相应的多样化社区银行融资机制,将是这项改革必须成功应对的复杂局面。毫无疑问,势在必行的我国社区银行改革实践对我们顶层设计的创新思维已经提出了严峻而全新的挑战。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