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席观点CURRENT AFFAIRS
首席观点 / 正文
实现“双碳”目标 需要加快绿色低碳技术攻关

  2021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快绿色低碳科技革命,要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加快先进适用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推进绿色低碳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建设绿色制造和服务体系,推进钢铁、有色、石化、化工、建材等行业节能降碳,强化交通和建筑节能。3月22日,国务院批复同意了《“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阐明了我国能源发展方针、主要目标和任务举措,是“十四五”时期加快构建现代能源体系、推动能源高质量发展的总体蓝图和行动纲领,提出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绿色低碳技术的内涵

  绿色低碳技术是指降低能耗、减少污染和碳排放、改善生态的各类新兴技术,涵盖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生态保护与修复、基础设施、生态农业等领域,以及产品设计、生产、消费、回收利用各个环节。大力推进绿色低碳科技创新将成为碳中和发展的主要路径,加快能源领域前沿技术、核心技术和关键装备攻关,推动绿色低碳技术重大突破,变得尤为重要。绿色低碳技术的开发与应用,既是实现“双碳”目标的关键动力,也将创造全新的就业机会,对于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有助于我国走生态优先、绿色低碳发展道路,在经济发展中促进绿色转型、在绿色转型中实现更大发展,最终实现我国社会最为广泛而深刻的变革。

  能源体系深度变革对绿色低碳科技提出新要求

  (一)能源供需形态的革命性变革,对低碳技术提出了更高要求。能源结构的转变带动了能源生产模式的变革,能源生产从集中式向集中式与分布式并重转变,分布式能源对新型储能、氢能、智能微电网等均有更高的要求。能源革命与信息技术革命的耦合,助推传统能源系统向智慧能源系统演变,能源供需互动深入,人们认识能源供需的能力大幅提升,解决问题的方式也进一步升级。

  (二)增强能源供应链稳定性和安全性,对绿色低碳能源技术创新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我国油气供应高度依赖国外供应,提升常规和非常规油气的开采能力,为我国扩大国内油气供应提供技术支撑;同时,也可以提高已开发油田采收率。与美国相比,我国在油气开采技术方面仍有差距,而且我国非常规油气开采地质条件更复杂。除了通过油气开采提高供应量,《规划》也提出了推动煤制油气基地建设的战略。煤炭是我国最主要的能源资源,要把能源安全的饭碗掌握在自己手里,关键是要把手里的资源用好。然而,国际上煤制油气技术的大规模应用基本停滞,我国要依靠自己国内的煤炭清洁利用技术的开发,打通基础研究、技术工艺、关键装备再到示范工程,形成自主的煤制油气技术和工程能力。煤炭在能源转型背景下发挥兜底保供作用,需要对煤电机组进行改造,发挥煤电支撑性调节性作用。

  (三)持续推动低碳能源技术成本的下降及能源技术本身的低碳化,也需要技术创新的支撑。能源低碳转型的核心是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当前,光伏发电、陆上风电已经基本实现平价上网。但是,构建新型电力系统需要多种类型的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技术以及新型储能、氢能和智能电网技术,它们都应具备良好的经济性,以满足先立后破的需要。能源产业除了向其他产业提供低碳能源供应,本身也需要低碳化。能源产业的碳足迹长期以来受关注度较低,急需能源企业或者联合社会研究力量开展煤炭绿色开采、洗选以及油气田甲烷回收技术的开发。

  (四)绿色产业已成为重要投资领域,社会资本支持绿色科技创新也有对应要求。能源结构低碳化转型加速,绿色产业已成为重要投资领域,社会资本对绿色科技的关注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目前两者之间的匹配还存在一些障碍。一方面,当前政府对能源领域的研究投入很低,除非有足够的私营部门资金能把实验室成果转化为产品,政府加大科研投入的概率难以提升。而风险投资基金正在逐渐退出绿色技术领域,因为该领域相较于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领域而言,不仅投资回报低、周期长,而且政府监管更严格;另一方面,目前构建低碳化社会的技术储备还不充分。相对较为成熟的低碳技术大多是面向单一领域的。国际能源署预计,未来若要实现近零排放,几乎一半甚至更高比例的技术需要新开发。

  当前狠抓绿色低碳技术的几点建议

  (一)加大研发投入,增强创新发展能力。加速发展可再生能源等低碳减排项目和技术研发,才能最终实现绿色经济复苏,而技术创新离不开资金持续投入,研发投入的增加有助于加速实现从传统经济向低碳经济的转变。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人类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对研发活动进行直接公共投资,但政府在这方面的投入远远不够。比尔·盖茨在《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一书中指出,各国政府每年在清洁能源研发上的投入约为220亿美元,仅占全球经济规模的0.02%左右,未来10年应该将与清洁能源和应对气候变化相关的研发投入增加4倍。就我国而言,“十四五”期间,能源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新增关键技术突破领域达到50个左右。我国新型电力系统建设已取得阶段性进展,安全高效储能、氢能技术创新能力显著提高,减污降碳技术加快推广应用。但是,电气化、氢能、生物质能以及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等关键技术领域创新,对应的投入只是成熟低碳发电技术和能效技术公共研发资金的三分之一。未来,绿色低碳技术的研发投入需要进一步增加。

  (二)加快示范项目的部署,实施科技创新示范工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绿色转型是一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先立后破,而不能够未立先破。”示范项目的部署就是一个“先立”的过程。到 2050 年,几乎一半的减排将来自目前仍处于示范或原型开发阶段的新技术。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暴发,对技术研发、初创企业和示范项目投资均产生了不利影响。在新技术的开发与试验阶段,政府通过加大对技术应用的试点和示范项目的推广,有助于降低成本,控制私人投资风险,考虑用户体验,打消顾虑,积累技术经验,推动商业化。比如对于可以为未来碳减排做出重要贡献的氢能源技术,群众可能都不太了解,甚至会担心安全问题。而开展示范项目将有助于群众加深对氢能应用的了解。出于安全和升级的考虑,政府应采取提高认识的举措,以促进群众接受氢能的应用。加快示范项目的部署,还可以撬动更多私人资本,未来扩大部署规模,则有助于进一步降低成本。

  (三)建设或者改造低碳技术应用需要的基础设施。未来十年的创新不仅要通过研发和示范,还需要考虑建设和改造相关技术需要的基础设施,因为它们对于能源系统转型至关重要。以氢能技术为例,所需的基础设施包括港口和工业区之间运输氢气的管道系统。考虑到基础设施具有公共性,而且规模巨大,私人资本在其中的激励不足,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主要依靠公共资金来建设新能源项目和工业设施。但是,如果政府能够改革政策和监管框架,制定相关规划和激励措施,就可以促进开发机构、投资机构、公共金融机构和政府之间的合作,稳定市场和投资者预期,吸引社会资本广泛参与,支持绿色低碳技术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或者改造,比如跨区域的能源走廊、分布式能源、风电和太阳能电力的输送线路等。

  (四)构建低碳技术国际研发合作新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国际科技合作是大趋势。我们要更加主动地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在开放合作中提升自身科技创新能力。”就“双碳”目标而言,气候变化是全球性挑战,而及时达到净零排放所需的资金和技术支持,都是发展中国家所缺乏的,因此国家间的分享合作对推动各自的技术进步至关重要。只要各国采取明智的方法并且保持密切的国际协调,能源转型和气候保护就可以成为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增长引擎。通过共享事件警报、最佳实践标准等方式,国际合作还可以加强集体安全。这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教训中可见一斑,我国相对优异的表现可以给其他国家带来直接的借鉴。比如当前热议的氢能推广,就需要国际合作,共同建设氢能市场,明确相关安全和环境标准。

  (五)构建绿色金融体系,形成市场激励。绿色发展需要形成市场激励,关键要发挥金融市场功能。《规划》明确应加大对节能环保、新能源、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等的金融支持力度,完善绿色金融激励机制。中国人民银行已逐步通过货币政策、信贷政策、监管政策、强制披露、绿色评价、行业自律、产品创新等,引导和撬动金融资源向低碳项目、绿色转型项目、碳捕集与封存等绿色创新项目倾斜。未来需要进一步发展绿色金融,构建一个有效支持绿色技术企业的金融服务体系,解决绿色技术发展面临的一系列融资问题,助力现代能源科技创新。同时,也要发挥转型金融助力相关企业低碳转型过程中的作用,比如开展转型金融在煤炭资源型地区的落地实践和示范,丰富转型金融支持的企业和技术类型。

  我们应深刻认识到,狠抓绿色技术攻关,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途径,科学有序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可以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实能源保障。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决策部署下,统筹发展和安全,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以保障安全为前提构建现代能源体系;坚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开拓能源国际合作新局面;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破除制约能源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相信在绿色低碳科技创新和能源安全领域,我们也可以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中国智慧。

  (作者许余洁为中央财经大学双碳与金融中心常务副主任;莫兰为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特邀研究员;孙李平为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