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席观点CURRENT AFFAIRS
首席观点 / 正文
2022:从消费唤醒到产业升级

  2021年是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一年。我们沉着应对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构建新发展格局迈出新步伐,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实现了“十四五”良好开局。针对2022年经济工作,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日前,记者专访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博士,请他就2022年我国经济发展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分析。

鲁政委

经济学博士,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金融学会理事,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特邀成员。

在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0余篇,著有《预测背后的逻辑》,《聚焦需求侧》。

  《金融时报》记者:2021年消费增速持续低位运行,距离疫情前水平仍有较大差距。2022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一步常态化、新冠肺炎防治手段增多,消费是否有望被逐步唤醒,逐渐回归常态?

  鲁政委:从居民的消费倾向来看,当前居民消费倾向已经基本接近疫情前的水平。由于疫情时有反复,居民的收入增速以及收入预期仍低于疫情前水平,从而限制了居民实际消费支出和消费意愿的进一步改善。但从当前的防疫形势来看,2022年疫情防控形势有望继续改善。一方面,我国近期启动新冠疫苗加强针的接种工作,允许全程接种满6个月的18岁及以上人群可接种一剂加强针。并要求针对口岸、边境、重大活动等疫情防控需要,扩大加强针的接种人群范围。此外,多地已启动3-11岁儿童的疫苗接种工作。2022年,我国的免疫长城将进一步加长加宽。另一方面,针对新冠病毒的治疗方法正在不断丰富,部分药物有望于2022年投入使用。

  从消费品价格来看,2022年,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有望进入上升通道,物价水平的上涨预计推高社零同比读数。从过往数据来看,零售物价指数(RPI)和CPI当月同比走势一致,当CPI上行时,RPI亦趋于上行。社零名义同比增速可以看成是社零实际同比加上RPI拟合而成。当RPI走高时,会进一步推升社零同比读数。

  从过往数据来看,服务业生产指数以及餐饮消费增速均与新冠肺炎新增病例确诊人数有着较为明显的负相关走势。若2022年新冠疫情的防治工作取得进一步突破,服务业生产,尤其是餐饮、旅游消费有望摆脱2021年的沉睡姿态,得到唤醒。服务业消费的复苏将带动相关行业就业改善,提振整体居民收入增速。与收入增速密切相关的网购和限额以下消费,有望随着居民收入的回升而苏醒。

  从限额以上消费的表现来看,2021年由于收入分化以及部分海外消费需求的回流,限额以上消费增速一直高位运行,并且高于疫情前水平。2022年经济动能放缓,加之限额以上消费基数相对偏高,限额以上消费或呈现稳中有降的态势,但是仍存在着结构性亮点。

  一是消费升级、品质为王。以近年来持续大热的美妆品类来看,国外护肤品持续霸榜销售榜单前五。这些品牌的美妆产品客单价较之国产品牌相对较高,功效口碑更好。一方面,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持续上升,颜值经济下对美妆产品的品质要求持续增高。另一方面,免税、海淘等购买方式日渐普及,中高端护肤品打折力度增大,性价比稳步改善,品牌持续下沉,受众不断增多。这背后与中产崛起、消费升级的主题密切相关。

  二是国潮崛起,文化唤醒。新一代的消费者在追求品质的同时,更强调性价比、舒适性。同时,品牌、商品背后的文化感也日益成为消费者决策的重要参考选项。中国消费者对本土文化的复归、对本土品牌认可度的提升,也给了国产品牌更多的发展空间。从主要社交平台的品牌认知排名来看,在家电、食品饮料等行业,国产品牌有着明显优势。这些领域里的国产品牌深耕多年、技术较为成熟,品牌认知稳定。在美妆品类里,尽管外资品牌占据了前五名,但是随着研发能力的增强,国产品牌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品牌认知稳定提升。从国潮相关内容关注的年龄分布来看,90后、00后群体对国潮内容的关注度最高。而随着这些人群逐渐成为主力消费群体。未来国潮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三是生活转型,消费助力。随着消费文化的发展,消费所传递出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态度日益成为消费者消费决策的关键因素。绿色、环保、创新、科技等消费概念正逐渐渗透到日常消费品类当中。其中,新能源汽车无疑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新兴消费品,并且正在快速走向成熟。

  综合来看,社零当季同比略有波动,整体呈现回升态势,社零全年累计同比预计为5.5%左右。在结构方面,餐饮、旅游等服务消费或将受益于疫情改善而逐步复苏。服务业回温亦有望唤醒沉睡多时的实物网购以及限额以下消费。限额以上消费虽然面临着回落压力,但是消费升级、国潮当道、生活方式转型将持续引领消费结构优化。

  《金融时报》记者:对于2022年的投资走势,您是如何研判的?

  鲁政委:从投资来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表现预计较2021年小幅下行。从结构上看,房地产投资仍处于减速通道,而基建和制造业投资则有望受双碳目标提振,支撑固定资产投资同比读数。在“碳达峰”目标引领下,绿色基建、高技术制造业投资预计保持相对景气。投资结构的转变充分折射了当前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路线。

  在基建投资方面,2022年在库存周期向下、出口增速趋于回落的背景下,基建投资或将再度发力,托底经济。2021年基建投资呈现出逐渐回落的趋势。基建资金动能走弱,拖累投资增速。不过,2022年经济动能减弱将增强逆周期调节的政策需求,“双碳目标”亦提升了绿色基建的投资需求。此外,2022年基建投资资金动能有望边际改善。需求和资金的双重回暖,有望助力基建投资增速小幅改善。综合来看,在总量方面,2022年基建投资增速预计较2021年小幅改善。在结构方面,电热水力投资有望持续高位运行。交运、水利等传统基建亦有望小幅复苏。

  在制造业投资的增速方面,制造业投资回升趋势有望进一步延续至2022年上半年。从库存周期来看,制造业投资累计同比与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累计同比存在着较强的同步性。2022年上半年,工业企业库存周期将从补库存向去库存转变,制造业投资亦将见顶回落。在制造业投资的结构方面,制造业投资结构升级或仍将继续。一方面,房地产投资预期疲软,传统基建投资回升有限,钢铁、水泥等重化工业的需求已明显走弱。此外,双碳目标、能耗双控下,高耗能行业的投资限制增强。2022年生产价格指数(PPI)同比回落亦施压重化工业的利润走势。预计钢铁、有色等重化工业领域的投资增速或逐渐放缓。但是另一方面,双碳行动、新基建建设将有效支撑装备制造业、计算机电子、新能源汽车等相关行业投资的投资增速。高技术制造业在2022年预计仍将高位运行。一升一降之间,制造业投资结构优化仍将稳步推进。

  《金融时报》记者:从出口增长的需求和份额看,疫后全球需求上行和我国出口份额上升是2021年出口高增长的主要原因。那么,2022年我国的出口形势又将如何?

  鲁政委:展望2022年,我国出口或呈现“中枢下移,结构升级”的特征。一方面,全球需求见顶回落,我国出口增速中枢也将随之下移;另一方面,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与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影响下,出口将迎来结构性转型。

  从全球需求看,在低基数效应和疫苗的加持下,2021年全球迎来过去80年经济衰退后达到的最快增速。进入到2022年,全球经济仍将复苏但势头放缓,全球需求或处于见顶回落阶段,其对我国出口的拉动也将放缓。

  2021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发布。《意见》提出“加快建立绿色贸易体系。持续优化贸易结构,大力发展高质量、高技术、高附加值绿色产品贸易。完善出口政策,严格管理高耗能高排放产品出口。”在新发展理念的指导下,“双高”行业的区域布局有望优化。

  此外,RCEP于2022年1月1日开始生效。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是RCEP协议的重要内容,如关税减免、原产地累积规则、及降低成员之间的农、林、牧、渔、采矿业和制造业投资门槛等,因此,“双高”“低附加值”行业的区域布局或进一步优化。

  《金融时报》记者:展望2022年,中国的经济增速总体水平如何?

  鲁政委:2020年第三季度以来,GDP的两年平均增速在4.9%到6.1%之间波动,而疫情暴发前的2018年至2019年,GDP两年平均增速在6.1%到6.9%之间。这表明,疫后经济的潜在增长中枢出现了下移。劳动力数量的下降和疫后消费习惯的改变共同导致疫后潜在经济增速下降。

  “十四五”期间,我们需要继续应对劳动力数量下降的挑战。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15-54岁人口平均数量较“十二五”期间下降了3.0%。这意味着,“十四五”期间20-59岁人口(即劳动力的主力军)平均数量可能较“十三五”期间下降3.0%左右。不过,劳动力数量下降也会一定程度上减轻失业的压力。在就业人员数量不变的情况下,如果2022年经济活动人口的降幅与2020年相当,失业率会降低不到0.8个百分点。从疫后消费习惯的变化来看,2021年教育文娱、其他用品与服务消费在全部消费中的占比虽然高于2020年,但与疫情暴发前相比依然有一定的差距。

  劳动力数量的下降难以逆转,而疫情形势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因此,2022年GDP增速目标大概率低于疫情暴发前的水平,以反映潜在经济增速的下降。历史上如果我国下调GDP增速目标,其下调幅度通常在0.5%到1.0%之间。据此推算,2022年GDP增速目标有可能定在5.0%-5.5%左右,以便将经济增速维持在潜在水平附近。

(图片 一文)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