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数字普惠金融与数字乡村融合发展探析
以陕西省铜川市为例

  2019年发布的《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与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均明确了数字普惠金融在数字乡村建设中的重要性。数字普惠金融与数字乡村融合发展聚焦的对象都是农村主体,目标在于以数字方式提升农村地区普惠金融的可得性及满意度,促进乡村经济发展,全面实现乡村振兴。本文以陕西省铜川市正在创建全国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为契机,探索数字普惠金融与数字乡村融合发展的有效路径;通过开展铜川市农户及涉农企业满意度调查,深入分析铜川融合发展现状及满意度影响因素并给出建议。

  发展现状

  (一)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加快但与城市相比还有差距。铜川市及各区县数字普惠金融指数逐年升高,特别是数字金融使用深度显著增长,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水平提升有效带动乡村经济发展。但在数字化建设统一推进的过程中,县域数字普惠金融指数增长速度明显低于市级及省级的增长速度,与城市整体水平尚有差距。据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铜川市各区县整体指数平均提升23个点,但与全市的60.15及全省的112.67相比,增速还有待提升。

  (二)数字普惠金融供给不断丰富,服务方式多元化。铜川市的金融机构均设立了数字普惠金融部门或依托相关部门开展工作,探索通过互联网获客,并利用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智能模块便利客户,推进金融服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在此基础上,精准对接信贷主体,上线了满足不同贷款需求的信贷产品。据调查,铜川市80%的金融机构通过大数据分析创新小额贷款产品,70%的金融机构重塑产品营销模式,升级转型服务渠道。同时,各金融机构还积极与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加大对农村主体的支持力度,并加强与政府部门的协调,加强涉农数据对接,2020年铜川全金融机构线上贷款同比增长75%。

  (三)农村主体参与数字化建设力度加大。从数字普惠金融使用运用情况来看,农村主体数字支付使用已很广泛,数字理财和网络投融资也逐渐普及。据调查,涉农企业及农户最主要的日常支付方式为微信和支付宝,占比分别为38.3%和77.8%;49.69%的农户使用过互联网平台的信用服务,29.8%的农户购买过互联网保险,超八成农户认为数字金融的推广使生活享受到了便利。从数字乡村建设方面来看,涉农企业及农户的数字化建设步伐加快。据调查,44.3%的涉农企业已逐步实施数字化生产建设;受访农户中91.39%的家庭安装了宽带,92.6%的受访对象安装了手机银行。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满意度不断提升,75.5%的涉农企业、86.32%的农户对数字金融服务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

  农村主体数字普惠金融满意度影响因素

  数字普惠金融是利用数字技术推动薄弱环节金融的可得性、便利性及满意度。分析农村主体数字普惠金融满意度影响因素,对于提升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水平、助力数字乡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通过对涉农企业及农户调查数据实证分析发现,农村主体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满意度影响因素有以下三种:一是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先导影响。农村移动信号的覆盖、企业设备的联网及数字化生产建设等基础设施建设是影响满意度的重要因素并且是先导因素。具体来说,企业设备是否联网在很大概率上影响企业融资的满意度、产品销售方式、获得贷款的时间和期限等变量。而农户周边的移动信号强弱直接影响了农户的融资渠道和对数字信贷所持的态度,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好坏直接影响了农户对数字普惠的认知及使用。

  二是数字普惠的认知及接受程度的间接影响。农村主体对数字普惠的认知及使用程度显著影响其获得贷款的方式及成本,进而影响其满意度。据分析,农户对个人征信的了解程度、对数字信贷的态度以及其日常支付方式直接影响其线上贷款的额度。据调查,农户对个人征信了解程度越高、数字普惠金融产品使用频度越高,其对数字普惠金融服务的整体满意度越高。

  三是数字金融服务产品创新的直接影响。农村主体的贷款审批期限、贷款结构及方式、是否购买保险等是直接影响农村主体满意度的重要因素。另外,在西部欠发达地区,传统金融机构的线下服务仍然是提升农村主体的数字金融服务满意度的重要途径,因而,在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的同时也应注重普惠金融传统业务的推进。

  政策建议

  铜川市数字普惠金融与数字乡村融合发展取得一定成效,但整体水平较低,在上述几个方面仍存在短板。以提升农村主体满意度为目标,我们针对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优化数字生态环境建设、创新数字产品等方面,对数字普惠金融与数字乡村融合发展提出以下建议。

  (一)加强融合发展顶层设计。首先,初期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在目前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程度先于科技创新的情况下,着重加强数字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完善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加大政策支持和补贴力度,降低有关资费标准。其次,中期不断加大政府引导与市场参与力度,以主体满意度为目标,不断优化数字普惠金融支持机制,统筹各方力量,共同参与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及数字乡村建设,降低农村主体的融资成本,提升其满意度。最后,长期以实现数字普惠金融及数字乡村融合发展的商业性和可持续性为目标,注重盘活农村生产生活要素,完善保障措施,构建农村各参与主体在数字领域良性发展的市场化路径。

  (二)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动以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物联网、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基建建设,在提升农村地区的通信环境,扩大宽带、移动网络的覆盖范围和使用率的同时,注重提升农村主体的数字化建设参与率。加强乡村数字信用信息平台建设,打通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金融机构、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等市场主体信息采集共享渠道,由政府主导,建立统一的信用信息服务平台,推动通过设立公司或者专营部门的形式,保障信息采集规范化,并依法依规向相关部门开放,实现信息开放和共享。引导各金融服务机构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在数字化获客、风险控制方面不断提升自身数字服务水平。

  (三)优化数字发展生态。在提升农村主体数字意识方面,加强数字金融知识宣传教育,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合力构建金融知识教育长效机制,广泛地、持续性地开展金融知识进农村等活动,培养农村主体数字金融服务的意识,提升农民数字金融工具的运用能力;在优化生态环境方面,开展信用培育培训和示范创建活动,开展政府机构失信和市场主体严重违法失信治理,推进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账款清欠,开展诚信示范企业创建,强化诚信教育宣传,营造风清气正数字发展环境。在加强金融消费权益保护方面,探索建立普惠金融申诉中心,由专业人员处理农村金融投诉案件,保障农户的合法权益不被侵犯,增强农户识别和防范金融诈骗和非法集资等违法活动,确保区域金融活动有序开展。

  (四)增强数字金融服务能力。传统金融机构需协调推进“线上+线下”普惠金融业务发展,不断提升金融科技水平,加大创新符合区域经济和市场主体特点的线上线下产品服务体系。加快推进农业供应链金融发展,引导乡村主体与农业供应链金融服务商的合作,加大对供应链核心企业和供应链金融配套服务机构的奖补和投资力度,核心企业需做好与金融机构的对接。加快推动农业保险电子化、线上化和数字化建设,保险公司通过数字手段,依托地方政府提供的农户、种养大户、种养殖企业信息,精准识别投保户,提供保险投保、理赔的全流程数字化服务。

  (作者马延明为人民银行铜川市中心支行行长)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