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完善增值税留抵退税的长效机制

  近年来我国坚持减税与完善税制改革并重政策,探索建立了增值税期末留抵税额退税(以下简称“留抵退税”)制度,并连续出台了多轮政策对符合条件企业的留抵税额给予退还。此举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税收收入分配格局,发挥好逆周期调节下积极财政政策特别是纾困和激发市场活力作用,赋能推动“六稳”“六保”工作任务落地落实意义重大。当前在常态化疫情防控新形势下,应进一步完善留抵退税相关配套政策,把我国税收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

  实施效应

  (一)完善增值税税制,契合税制中性原则。随着留抵退税制度的建立,进一步畅通和完善了增值税链条抵扣机制,在制度层面部分消除原有增值税链条中断的不利影响,更加充分发挥增值税中性特有优势,且符合国际增值税退税惯例,系建立现代增值税制度的重要举措,顺应我国税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发展趋势。2018年5月1日起,我国首次对符合条件的先进制造业和研发等现代服务业共18个大类行业的增值税期末“存量”留抵税额按比例一次性退还税款1148亿元,体现产业结构调整政策针对性导向。2019年全面试行的增值税“增量”留抵退税政策惠及全行业产业链,且延续了先前对先进制造业、研发等企业的减税支持。2020年1月1日起对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企业的增量留抵税额按月全额退还,有效推动企业复工复产稳住经济基本盘。通过有序完善税制推进回归增值税中性,大幅度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实现“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政策目标。

  (二)缓解企业资金压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留抵退税制度的推行从宏观上降低企业整体税负的同时,以较小的财政支出成本撬动企业增加投入,彰显逆周期调节下积极财政政策精准发力提质增效优势。政策的实施短期内直接增加企业现金流纾困解难,减轻了企业资金占用压力,有利于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稳企业保就业保市场主体。政策的持续实施有利于推动企业投资扩产、技术改造、产业升级换代,大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焕发生机,增强企业盈利能力和发展韧劲,助力企业提速换挡转型,真正实现“放水养鱼”推进经济社会持续高质量发展。

  (三)扩展改革受益面,优化税收营商环境。2019年以来,我国聚焦进一步深化增值税改革,在降低税率、扩大抵扣范围、实施加计抵减等政策之外,搭配推出“增量”留抵退税政策,有效扩大政策改革受益面,切实发挥好结构性与普惠性减税政策溢出正向效应。留抵退税制度靶向发力引导全国各地因地制宜发展区域优势产业经济,培育并拓展新的税源,增强地方财政“造血”功能,“精准滴灌”助力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与增值税退税相关的“增值税退税填报申请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两项内容纳入税收营商环境评价要素指标中。据《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我国排名位列31位,较上年提升15位。

  尚需优化之处

  (一)留抵退税配套制度尚需健全。目前实施的留抵退税政策与现行《增值税暂行条例》“当期销项税额小于当期进项税额不足抵扣时,其不足部分可以结转下期继续抵扣”之规定有所不符。与此同时地方分担机制尚需优化。2019年9月1日起留抵退税地方分担50%部分,其中15%由企业所在地分担,35%由各地按增值税分享额占地方分享总额比重分担。虽然各省份出台相应方案理顺省与市县财政分配关系,但实质上35%部分仍由地方政府负担,总量变化不大,地方财政承压短时缓解,退付压力依然较大。为此相关配套制度建设尚需推进。

  (二)留抵退税条件尚需放宽。2019年4月1日始全面试行的留抵退税制度,对同时符合政策特定“五个条件”的纳税人可申请退还增量留抵税额。受限于“连续六个月有增量留抵税额,且第六个月增量不少于50万元”等高门槛条件所限,使得大多数中小微企业较难享受此项税收优惠政策。如政策规定需“企业纳税信用等级为A级或者B级”,而依据《关于纳税信用评价有关事项的公告》对年度内无营业收入的新设立企业,纳税信用等级只能评定为M级,由此新设企业一段时期内被优惠政策排除在外。这些相对较高退税硬件约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增值税中性原则实现。根据规定,除先进制造业外企业获得的留抵退税额最高只占增量留抵税额的60%,与国际通行的全部退还做法亦不相符。为此尚需适当放宽留抵退税条件限制惠及更多企业。

  (三)企业间获得感尚需均衡。留抵税分为先进制造业和非先进制造业留抵两大类。先进制造业对增量留抵税额可全额退税,而非先进制造业留抵退税按增量全额的60%退税。实际上,非先进制造业较难实现连续6个月产生增量留抵税额,导致该政策对非先进制造业的减负作用偏弱。据悉,现行房地产业因采取商品房预售制营销模式,预售定金或房款未计入企业销项,即销项为零、却有大额进项,使得多数房地产企业都能满足留抵退税条件,以致该类企业退税额占全部留抵退税比重较大。另有部分中小微企业因退税程序复杂、成本偏高、退税金额较小等因素而主动放弃申请退税。这种不同行业企业间享受到的不均衡获得感,反映出以税收等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尚需完善。

  政策建议

  (一)推进留抵退税长效机制建设。坚持新发展理念,着力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断优化完善税收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科学稳健把握积极财政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建立契合国际增值税税制、与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的留抵退税长效机制,更好回归税制中性,一体化推进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实施,促进税收要素向先进生产力部门转移,助力企业转型升级发展。同时落实税收法定原则,加快推动增值税法立法,进一步减档并降低增值税率,搭配留抵退税机制,增强税收对收入分配和资源配置的再调节功能,推进我国税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二)优化完善留抵退税适用政策。坚持把握增值税中性原则,短期内可实行留抵退税分档制,即设置兼顾各方的适度留抵退税金额起退点,对高于退税起退点的准予退税。长期看需稳妥推进留抵退税改革,适当放宽增量留抵税额退还条件,如降低“6个月增量、50万元”等退税高门槛;适度放宽纳税企业信息评级限制,逐步提高退还比例直至100%,以最大限度惠及企业获得减税红利,为后疫情时代中小微企业注入新活力。同时以符合宏观调控和产业结构政策为取向,靶向支持小微企业、创新企业等,有效对冲纾困受疫情影响企业的经营压力,发挥好积极财政规模性政策“组合拳”效应。

  (三)健全留抵退税配套举措。坚持税收公平和效率原则,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充分考虑产业布局情况,更加均衡合理优化确定央地之间的财政分担机制,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统筹规划和安排留抵退税资金,如通过设立专项资金等方式对集中退税地区财力予以补贴和保障,精准对冲和避免基层财政承压过大,稳住和扩大社会民生就业基本盘。同时,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加强财政、税务与央行部门间信息交互共享,精准施策实现退税业务“申请—审核—退库”电子化“零接触”快速高效办结,切实把留抵退税政策改革红利转化为企业发展的内生动力。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