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思考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实体经济,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5次提到“实体经济”。在“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中指出:“实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 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部分提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十九大后的第一次基层调研,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徐工集团重型机械有限公司时指出,必须始终高度重视发展壮大实体经济,抓实体经济一定要抓好制造业。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的金融工作三项任务之首便是“服务实体经济”,进一步要求“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今年3月7日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到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指出:“共产党就是为人民谋幸福的,人民群众在什么方面感觉到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我们就要在那些方面下功夫,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对此,金融工作者必须深刻领会,认真贯彻,全面落实。

  一、金融工作者必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全面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十九大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精神实质和丰富内涵,在各项工作中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之一。

  一段时间以来,金融业存在着脱实向虚、过度创新、自我服务、自娱自乐乃至损害实体经济的金融乱象,2017年以来,银监会部署开展的“三违反(违反金融法律、监管规则、内部规章)”、“三套利(监管、空转、关联套利)”和“四不当(不当创新、交易、激励、收费)”专项治理,针对的就是金融行业乱象的重点表现。金融工作者必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回归本源,认真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己任,促进实体经济与现代金融的协同发展,在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同时,实现金融业自身的科学发展。

  二、商业银行必须摒弃“特殊企业”自恋,回归普通企业初心。商业银行服务实体经济,必须首先学习实体经济、适应实体经济、仰视实体经济,摒弃“经营货币的特殊企业”的自恋幻觉,回归普通服务企业的本质。牢记银行业是服务行业,要有“端盘子”的服务精神。

  我国金融学教科书的一般定义是,“商业银行是经营货币的特殊企业”。“特殊企业论”是一些商业银行排长队、收费多、服务差、投诉多等诸多反市场经营模式的理论基础。实际上,经营对象的特殊性,不能自证企业的特殊性;整个行业的特殊性,并不意味着行业中单个企业的特殊性;市场经济也不承认所谓“特殊企业”的存在。更核心的问题是,“经营货币的企业”所指似乎是钱币商店,并未说明商业银行的本质特征。银行实质上是“经营货币使用时间的普通服务企业”。储户把资金存放到银行时,并未转移资金的所有权,只是在一定时间内把资金的使用权让渡给了银行,银行要根据资金使用时间的长短不同,给付不同的利息(即资金使用时间的价格);同样,银行在发放贷款时,也只是把信贷资金的使用权给了贷款人,并根据贷款使用时间的长短,确定不同的贷款利率——时间因素是银行经营的核心要素,货币的期限匹配是商业银行的核心技术。

  商业银行应创新经营理念,致力于破除“特殊企业”的自恋和傲慢,回归“普通服务企业”的本质,由“俯视”企业转变为“平视”乃至“仰视”企业,学习普通服务企业的经营理念和做法,让银行适应客户而不是让客户适应银行。

  三、银行业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必须以工匠精神做实做细做好各项具体服务工作。一个时期以来,广大客户和实体经济对银行业服务水平诟病较多,在存款方面主要是排队长、收费多、服务差,在贷款方面主要是贷款难、贷款贵。当前,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面临着“能力不足危险”。十九大报告要求,“增强狠抓落实本领,坚持说实话、谋实事、出实招、求实效”。

  服务实体经济不能停留在口头上,一定要落实到行动上。作为一家由城市信用社改制的地方金融企业,邯郸银行摒弃“特殊企业”观念,保持普通企业初心,坚守普通企业定位,以工匠精神致力于服务实体经济。一是创建 “快乐银行”,“办事快、客户乐、我快乐”,建设“不排队银行”,推出“免还本续贷”、“两年贷(2至3年期流动资金贷款)”、“次日贷(还贷后次日再贷出账)”等信贷便利措施,减少企业倒贷时间和成本。二是创建 “免费银行”,实行“邯银卡免费刷,邯银网免费上,票单证免费用,融资快免费贷”,2017年将平均贷款利率由6.34%降至5.39%,向实体经济让利4.1亿元。三是创建“优服银行”,坚持“客户无过错、服务无止境”理念,提升服务水平。四是创办“夜间银行”,重点服务忙人、急人、夜市人的特殊金融需求。五是创建“现金银行”,实行方便零残币存取、ATM支持10元钞零取、取现不必报计划等措施。六是创建“公益银行”,为青年创业、职工创新、文明城市创建、精准扶贫等活动捐助资金1000多万元。

  四、我国银行业战略转型的根本方向和顶层设计,应该是由特殊企业向普通企业转型。银行业转型应该贯彻好十九大精神,符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的金融业担负“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的要求。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治本之策和长效机制是放低身段,回归“普通服务企业”的本质,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防控金融风险”的根本要义,是防范商业银行异化为“特殊企业”、违反市场规律的风险;“深化金融改革”,最根本的金融改革是回归本源,把商业银行由“特殊企业”改革为“普通服务企业”,成为与商贸餐饮、仓储物流等普通企业平等的市场主体。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