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访谈CURRENT AFFAIRS
专家访谈 / 正文
保险业支持乡村振兴的着力点

  农业是支撑人类生产生活的基础产业,更是人口大国自立自强和经济发展的根本。对我国这样一个农业大国而言,乡村的重要性不亚于城市。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指出,当前我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乡村最为突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征很大程度上表现于乡村。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解决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今年4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2021年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服务乡村振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提出了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服务乡村振兴工作的具体要求,强调找准服务乡村振兴的着力点。日前,就保险业如何更好地助力乡村振兴,本报记者专访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院长助理王国军教授。

王国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委员,保险学院院长助理

  “三农”风险与“三农”保险

   《金融时报》记者:通常所说的“三农”风险具体包括哪些内容?针对“三农”风险有哪些保险?目前发展状况如何?

  王国军:“三农”风险是指与农业、农村和农民相关的风险,按照风险载体的不同,“三农”风险可以分为财产风险、人身风险、责任风险以及信用风险四个大类。

  财产风险贯穿于农业产业过程的始终,从农业研发、到农业生产、再到农产品的加工、储存以及流通销售的整个环节,都伴随着不确定的财产损失。人身风险是“三农”风险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意外伤害、疾病、死亡和年老构成了人身风险的主要因素,而农村生存环境、医疗水平、社会保障水平和政策支持力度等因素决定着农村居民人身风险的高低。责任风险在农村社会被长期忽视,但它的确是一种重要的风险。责任风险主要体现在农民在生产生活中的作为或不作为所造成的对三方的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农业生产者的疏忽或过失行为对第三方造成损害并相应地承担的民事损害赔偿责任的案例屡见不鲜,比如,农民的地膜被风吹到高铁线路上,造成高铁停运,就是一种责任风险。随着法制的健全,农村的责任风险日益突出。信用风险在现代农业生产关系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农村金融的发展水平是乡村振兴的关键环节,没有一个有效的信用风险管理机制,农村金融乃至整个农村经济的发展都会受到严重的制约。但在农村地区,各界对信用风险的关注度却远远不够,相应的制度,尤其是信用保险制度还远未建立起来。

  应对“三农”风险,最系统最制度化的工具当属“三农”保险。“三农”保险的范畴大于农业保险,它是所有涉农的人身险、财产险,责任险和信用险的总称。从2004年开始,历年来国家在一号文件中都强调过“三农”保险的作用和地位,2007年中央财政实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以来,特别是在2014年明确提出大力发展“三农”保险之后,“三农”保险的发展更是蒸蒸日上,日新月异。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披露的信息,2020年,我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815亿元,已经成为世界上农业保险保费规模最大的国家,其中,全国各级财政共承担保费补贴603亿元,为农民提供农业风险保障4.13万亿元,中央财政补贴资金使用效果放大145倍。农业保险保费补贴的品种已从2007年的5个扩大至现在的16个大宗农产品及60余个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基本覆盖关系国计民生和粮食安全的主要大宗农产品。

  “提质扩面”是农业保险近几年的主要工作,保险业通过“三农”保险进行精准扶贫,效果非常显著。2017年开始,财政部会同相关部门和单位,在13个粮食主产省份的部分产粮大县实施农业大灾保险,保障水平覆盖直接物化成本和土地成本。2018年开始,财政部会同相关部门和单位,在6个粮食主产省份的24个产粮大县开展了为期3年的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试点工作,保障水平覆盖直接物化成本、土地成本和人工成本等全部农业生产成本或种植收入。2021年,财政部会同银保监会和其他相关部门出台文件,进一步扩大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的实施范围。农业保险在提高农民收入,维护农产品市场稳定,支持农业、农民和农村发展,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

  “三农”保险助推乡村振兴战略

  《金融时报》记者:从精准扶贫到乡村振兴,“三农”保险大有可为。那么,如何根据国家乡村振兴战略方针和《通知》要求,进一步发挥农业保险的作用,加强对农业大灾的保障,继续提质扩面,促进农村产业兴旺,生态宜居,切断农村居民因农业灾害而返贫的路径?

  王国军:由于农业生产密切依赖自然条件,并深受农业生产资料和农产品市场价格的影响,农业被公认为是抵御风险能力极差的“弱质产业”。农业保险是市场化风险管理和社会管理的重要手段,作为世界贸易组织农业补贴中绿箱政策的主要工具,不仅可以有效分散农业生产面临的自然灾害风险,为受自然灾害的农场和农户提供恢复生产生活的灾后补偿资金,还可以通过防灾防损工作,提高农业、农村和农民的防灾防损能力。实践证明,我国第一产业的发展已经离不开保险业。

  助力农村产业兴旺,我国未来还需要进一步调整农业保险财政支持的政策目标和支持方式,更好地防控农业保险经营的风险;特别是要不断满足日益壮大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农业保险的需求。未来,保险业可以借助中国农业再保险公司、中央财政补贴逐渐以再保险的形式撬动农业保险的发展,即从补原保险向补贴再保险和原保险并重,然后逐渐过渡到以补贴再保险为主,以再保险机制撬动原保险公司开展农业保险的积极性,并以此为抓手,主导我国农业保险向“普惠型农业保险+补充型农业保险”模式转变:所有的农业生产者,不论大农户还是小农户,不论是种植业、养殖业,还是林业的生产者,都可以获得基本的风险保障。而保障程度更高的补充型农业保险则由农业生产者自愿参加,按照供求关系,形成市场化的保险费率,政府通过原保险和相应的再保险提供部分保费补贴。在这样的农业保险经营模式下,农业保险保障的重点目标群体将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转变,同时国家农业再保险公司将整合农业大灾保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构建起坚固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准备金制度,最后形成中国独特的一体化、多维度的农业保险体系,以制度优势推动我国农业产业高质量发展。

  乡村振兴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特别是在乡村生态和宜居乡村建设方面,保险业的资金可以和保险公司的农业风险管理工程相结合,投入到乡村的建设中。比如,保险公司可以在所承保的大规模农田附近河段上游建筑堤坝,既能涵养水源,改善生态,还能防御旱灾和洪涝灾害,将旱地变成水田,提高产量,改善种植结构,大幅提升乡村景观层次,可谓一举多得。目前保险业已经积累了20多万亿元的可投资资金,应鼓励保险公司在防控风险的基础上,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和生态宜居方面的投资。

  此外,农村水体、土壤的污染直接影响到乡村的生态环境,也间接影响到全体国民的身体健康。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环境责任保险对生态环境保护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保险业需要积极借鉴这些国际经验。在乡村振兴战略中,我国的保险公司应该在农业污染责任险产品的开发和推广方面加大力度,通过保险业的参与形成的第三方监督发挥保险业促进环境保护的功能,为乡村振兴规划中生态宜居目标的实现贡献更多的力量。

    《金融时报》记者:保险业应当如何协助地方政府,参与乡村治理,加强在健康和养老领域对农村民生的保障,防止农村居民因病因老返贫?如何发挥保险业资金融通和风险管理的功能,促进乡风文明和农村居民的生活富裕?

  王国军:我国保险业在助力中央和地方政府社会治理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在保障全民健康、构建社会养老保障体系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新农合和新农保在与城市居民的社会保障制度对接后,形成了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这两项制度为农村居民的医疗与养老两大保障提供了一定的基础,商业保险所能做的是通过与社会保障等部门合作,提供高效快捷的第三方服务。二十多年来,商业保险公司与社会保障部门的合作中有很多的创新,厦门模式、江阴模式和宁波模式等对农村社会的治理提供了很好的经验,可以为乡村振兴战略“治理有效”的目标作出更大贡献。

  “三农”保险除了经济保障功能,还具有配置金融资源和创新金融体制的功能。在提高社会治理能力方面,保险公司可以更多地和政府、银行合作,推出“政银保”涉农保证贷款等产品,通过为农业生产者提供资金支持来激发其创业积极性、强化农业科技支撑、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等。

  同时,在大灾保险方面,政府可以激励更多的保险公司参与到乡村巨灾防范中来,发挥保险公司的人力和技术优势,使乡村大灾防控落到实处。

  促进乡风文明建设也是我国“三农”保险发展的题中应有之意。保险业可以通过将家庭内部的风险转移到社会,将经济扶助功能逐渐从家庭剥离出来,通过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承担,减轻家庭成员在生病、老年、发生意外事故期间等生命波折期给家庭造成的经济负担,简化家庭内部和宗族亲戚邻里之间复杂的经济关系,强化净化家庭成员和亲戚之间的血缘关系和亲情关系。让家庭主要扮演亲情的角色,可以说是现代社会的理想状态,把家庭中“久病床前无孝子”和“贫贱夫妻百事哀”的经济困境用保险机制尽量化解掉,移风易俗,促进农村居民家庭的和谐,进而促进整个农村社会的和谐。

  保险在发挥将经济风险和经济负担从家庭转移到社会的功能之外,还可以促进乡村社会化、市场化的资金融通。融资需要信用基础,在目前我国的征信体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的情况下,信用保险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项。在农村的“熟人”和“半熟人”社会,信用保险的成本并不高,只是保险公司还没有开发出特别有吸引力的产品,这对保险公司而言,是有待发掘的领域。

  提高、稳定农业生产者收入,促进乡村富裕本身也是保险业的长项。近些年来,在国家的脱贫攻坚战役中,保险业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充分发挥了保险业的独特优势。各地区的保险机构采取不同方式致力于保险精准扶贫。在融资方面,中国人保探索创新“保险+融资”模式,直接用保险资金为贫困地区涉农企业提供低息融资支持,人保财险河南分公司参与“政融保”产业扶贫项目和“政银保”贷款增信项目共243个,着力解决贫困地区的融资问题。在就业扶贫方面,农险机构为贫困农户提供了保险宣传员等工作岗位,增加贫困地区就业率,比如中原农险河南省分支机构已累计帮助约4.13万贫困人口再就业,帮助他们实现就业脱贫。在教育扶贫方面,阳光保险积极开展的“双生计划”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提供了更多的教育资源,创造更加公平的教育环境,该计划帮扶的贫困地区学生已突破一万名。在科技扶贫方面,平安产险依托科技为保险扶贫赋能,在贫困地区开展产前融资支持,生产过程中运用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提升农产品品质,提高作物核心价值,售后消费者在餐桌边只需要扫描二维码就可以通过文字或者视频文件查阅餐桌上食品的来源和经过的流通渠道,为贫困地区农产品打造高质量品牌。不仅如此,2019年,我国还开展了地方特色农产品保险奖补试点工作,通过给予更多的财政支持鼓励贫困地区因地制宜发展特色农产品,提高农户收入水平。

  在下一阶段的乡村振兴战略中,保险业还需要通过进一步发展适合乡村情况的商业医疗保险、大病保险、扶贫小额保险、农房保险、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农业大灾保险等保险产品,创新发展农产品价格保险和收入保险,特别是要聚焦刚刚脱贫的地区,完善地区扶持政策,加大对“三区三州”等地区的支持力度,推进保险机构全覆盖,使“一县一策”金融帮扶方案在乡村振兴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此外,为了应对农村居民的意外伤害和死亡风险,保险公司可以开发出保费低廉保障额度较高的意外伤害保险和定期寿险,还有价格低廉适合农村情况的重疾险。这些保险的特点是保费低,但保额高,对防止农村居民因病因伤,致贫返贫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中“生活富裕”目标的有效工具。

  (图片 一文)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