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创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创新 / 正文

非接触式金融服务改变金融机构获客与经营模式

访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

  主 持 人:《金融时报》记者 胡萍

  特邀嘉宾: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欧阳日辉

  数字金融是与数字经济相匹配的金融形态。如今,数字金融已渗透到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多个领域。数字金融包括哪些形式?如何影响社会生产和生活?在《数字金融蓝皮书:中国数字金融创新发展报告(2021)》发布之际,《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

  《金融时报》记者:数字金融在当前的实践中有何新发展?

  欧阳日辉:2020年是中国数字金融发展的转折点。2020年发生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疫情,新型基础设施加快建设,监管层重建规则,鼓励创新与风险防范并重。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未来两年,金融科技加速渗透金融行业,金融科技巨头将重塑商业模式和生态,监管科技将迎头赶上金融科技发展,重构金融监管与金融业务之间的逻辑。数字金融行业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强调的技术赋能金融其实只是开端,数字金融降低金融服务门槛和成本,是更高效支持实体经济、服务数字经济的金融形态。当前,数字金融已经渗透到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多个领域,数字银行、数字货币、数字支付、数字供应链金融、数字普惠金融、数字保险等是我国金融机构实现数字金融创新的主要切入点。

  《金融时报》记者:要符合数字金融监管要求,相关企业有什么具体举措?

  欧阳日辉:数字金融监管走向法治化、规范化和数智化。在金融数字化转型趋势下,金融监管层将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完善风险全覆盖的监管框架,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运用数字技术增强监管的穿透性,监管沙盒试点持续推进,促进数字金融进入合规稳健、更加有序、创新发展的新时代。

  强监管持续推进,金融服务必须持牌经营,消费信贷业务的高杠杆模式将无法延续,联合贷款的放贷能力将大幅下降。我国金融科技企业上市步伐不会停滞,达到上市要求的金融科技企业积极拥抱监管,金融科技细分领域龙头企业有望成功IPO,上市金融科技企业将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随着5G、区块链等新技术加速发展,在线化、数字化、智能化的非接触式金融服务,倒逼银行业等金融机构加大金融科技投入,在强大的数字技术支撑的场景中构建金融服务。金融科技将支持银行积极探索线上预约与线下服务的无感式对接,银行业务的贷款决策更加智能,更多的个人和小企业贷款将通过人工智能支持的自动化流程发放,银行将更多地通过智能化贷后管理解决方案来优化不良率。金融科技将加速从信贷向保险、证券、资管等领域渗透,逐渐从线上向线下场景渗透,提升金融科技的应用广度和深度,推动更多传统业务场景和传统金融机构向数字化转型。大部分头部保险公司将进行新一代核心系统的升级改造。与此同时,金融科技服务商将迎来更大的市场空间,为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建立合作提供更多便利性支持的金融科技服务平台将兴起,金融科技产业链将更加丰富、运转更加顺畅。

  《金融时报》记者:非接触式金融服务带来了哪些改变?

  欧阳日辉:我们的研究发现,非接触式服务改变了金融机构的获客与经营模式,其中两类人群是重点服务主体:第一类是银发客群,按照国家统计局的表述,主要是指60岁以上的离退休人员;第二类是Z世代群体,主要是指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人群。在人口老龄化与“90后”消费能力崛起的趋势下,我国这两类群体人口所占比重逐步提升。2019年,金融机构已经开始探索他们在信贷、支付与理财等方面的个性化需求,2020年疫情防控期间,进一步借助各种线上直播活动,将他们作为潜在优质客户来培育。这两类人群未来将成为重要的新增盈利来源。

  从银发一族的价值特征来看,我国50岁以上的银发人群人口占比达到三分之一,疫情也催生更多的老年人使用智能设备。统计数据显示,使用智能设备的银发人数已超过1亿人。在使用线上场景服务上,这类群体对于社交、视频的使用最多,并且在资讯方面的兴趣尤为突出。此外,他们在生鲜购物、医疗保健、养老服务、金融理财等方面的需求增强,而且他们资金基础较好,有较大的消费潜力与财富管理需求,是金融机构重点挖掘的“蓝海市场”。

  从Z世代群体的价值特征来看,我国的“90后”“00后”作为互联网原居民,在社交、网购、租房、运动以及直播等线上场景中,已成为“无接触经济”浪潮下最核心的线上流量群体。2019年以来,国家倡导“促消费”“扩内需”,主要针对的就是这类年轻群体,尤其是小镇青年增加、县域经济崛起后,年轻用户的消费潜力被不断释放。2020年,面对疫情下严峻的经济形势,国家多次推出“数字消费券”,年轻群体依旧是消费主力军,同时也树立了储蓄理财意识,金融机构为其提供全方位的金融理财服务。但同时,疫情影响下,信用卡、消费贷逾期率明显上升,因此,银行等持牌机构对于恶意欠款、征信白户、“反催收联盟”等群体,借助大数据风控技术来精准识别,从而使不良率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金融时报》记者:如何看待数字金融发展过程中的数据合规性问题?

  欧阳日辉:数字经济时代,数据这一生产资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数据合规性问题也亟待进一步加强。预计相关部门会根据国家颁布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数据安全法(草案)等新法律,及时推出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暂行办法。更多的持牌个人征信机构将得到批准成立,以规范个人信息的采集和使用,推动个人征信相关市场和业务的发展。随着《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实施办法》的实施,金融机构将在消费者信息安全管理上承担主体责任,中国人民银行坚持对侵害消费者金融信息安全行为“零容忍”,对侵犯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严厉打击,金融机构信息内部控制机制将进一步健全。随着政府数据开放共享的深入实施和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的建成,金融领域将迎来政府数据开放的红利。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