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科技CURRENT AFFAIRS
金融科技 / 正文
专家热议金融科技与数据安全:数据利用与保护是关键

  备受各方关注的我国第一部有关数据安全的专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以下简称“数据安全法”)于9月1日正式实施。在新的法律框架下,当前相关的数据安全问题该如何应对?科技与金融融合发展所交叉产生的风险呈现何种特点?

  有专家表示,金融科技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体验的同时,其创新应用所涉及的网络、数据、技术、业务等新问题、新情况增加了金融安全策略的复杂性,这些问题需要行业持续关注。

  重视数据安全保护

  随着金融智能化程度的进一步加深,技术创新、业务模式创新带来了更多的安全和协同问题。

  “技术创新、开放共享是把双刃剑,在给金融发展注入新动能的同时,数据隐私泄露、业务交叉风险等安全问题也日益凸显,对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与稳健经营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国工商银行首席技术官吕仲涛认为,其中主要包括四方面的风险挑战,一是新技术应用引发的风险,二是银行业面临的网络安全威胁持续升级,三是产业链不成熟导致的安全问题日益严峻,四是生态风险事件增多。

  在数字经济大发展的背景下,数据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与之相关的数据保护问题逐渐成为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的关键。

  “数据的风险其实是操作风险,它往往隐藏在模型里边。”融慧金科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张羽认为,模型是金融机构利用数字化手段去管理风险的必要环节和必备条件,但是模型本身也是一种风险源。随着模型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隐藏在全流程模型构建中的风险也越大,做好模型风险管理越来越重要。

  可以看到,随着与数据应用有关的各类风险持续变化,当前金融机构已意识到保护金融数据资源的重要性。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金融科技发展与研究专委会、毕马威中国共同撰写的《2021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首席洞察报告》显示,59%的受访企业认为数据安全是金融科技行业发展的主要“痛点”,其中31%将其作为首要发展挑战。另外48%的受访企业将数据质量作为金融科技行业发展的主要“痛点”,29%将其选为首要发展难点,仅次于数据安全。

  加强数据安全管理

  数据安全管理与数据隐私保护当前主要是由两大部分推动,一是国家立法以及有关政策规范。二是由金融机构、科技企业、金融科技公司来共建安全机制。

  从法律层面看,规范数据活动与数据交易,加强数据安全管理已有法可依。在业内看来,数据安全法将与网络安全法以及正在立法进程中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一起,全面构筑中国信息及数据安全领域的法律框架。

  从机构层面看,“数据的治理要以用代治、边用边治。”百信银行首席数字官、智能科技群组总裁于浩瀚直言,数据若要产生更大的价值,就要进行更大的数据融合,而数据的融合就可能产生较大的风险。因此,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要认识到数据管理的价值。在此基础上要明确数据管理的目标,做好业务、流程、人员等的整体联动。

  有专家建议,金融机构需要推进“数字基建”,筑牢安全运营的根基,深化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可靠转型,为信息系统安全稳定运行提供坚实保障。一方面,要加强灾备和数据安全保护,有效保证业务连续性;另一方面,要强化网络安全防护布局,提升主动、动态的安全防护能力。

  从技术层面看,清华大学教授、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安全人工智能创新中心主任朱军认为,关键隐私数据的保护非常重要,如何在数据不可见的情况下充分发挥数据价值是技术侧需要解决的重点问题。他表示,搭建融合多方安全计算、联邦学习等技术的机器学习平台是一个有效的技术解决方案,能够在保护隐私、降低风险的前提下提高业务效率。

  隐私计算正成为数据安全价值释放的突破口。瑞莱智慧RealAI联合创始人刘荔园认为,未来,安全将会成为大前提,隐私计算将是非常重要的技术应用方向,其重要性将更多地凸显出来。

  科技向善 自律前行

  金融科技创新发展要坚持科技向善、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定位,在夯实技术根基、安全根基、信任根基中深耕细作,更好服务国家战略和人民群众。

  “金融科技安全需要正视,技术升级需要稳中求进。”中关村银行行长杨新军强调,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在技术上并非是绝对安全的,应当平和、理性地认识金融科技。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其发挥作用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如何去应用。

  无论是生活信息、金融信息还是生物信息,一旦保管不当或者遭受网络攻击造成数据泄露,信息持有者稍加分析便可以获得客户的精准画像,进而造成重大财产损失和人身安全隐患。如何兼顾数据的合法获取、使用、保管与安全共享,已成为金融机构必须直面的重要挑战。可以说,数据安全,用户安全,信息安全影响着金融科技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明世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康莉认为,科技发展不可阻挡,金融科技企业要承担起社会责任,做好分内之事,加强行业自律,合规合法为金融行业赋能。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