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消费金融CURRENT AFFAIRS
消费金融 / 正文
盘点汽车金融罚单:涉及多项违规问题 被罚机构数量增加

  日前,监管部门公布的几单行政处罚决定使汽车金融公司存在的经营乱象问题再次受到社会关注。

  12月3日,因零售贷款放款比例不符合规定、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不合规问题,北京银保监局分别公布了对于大众汽车金融(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众汽车金融”)与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驰汽车金融”)的行政处罚意见。

  据《金融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04年第一家汽车金融公司成立至今,业内共有14家汽车金融公司受到过监管处罚,被处罚金额最高的汽车金融公司为上海东正汽车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正汽车金融”),在2019年与2020年,连续两年因以贷收费、违规开展关联交易等5项问题累计被罚没250万元;被处罚次数最多的为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汽车金融”),多次因存在“三查”不尽职违规行为收到共计10张罚单。

  2021年以来,汽车金融公司接到罚单的数量与处罚金额均在增加。 《金融时报》记者通过梳理监管部门披露的处罚信息发现,今年以来,共有6家汽车金融公司接到罚单,累计罚金合计达470万元,远超去年全年的罚单金额。单笔罚金超过100万元的有两家,分别是大众汽车金融和吉致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致汽车金融”),其余公司的处罚金额在20万元至50万元不等。

  从2018年开始,监管部门加强了对于汽车金融公司不合规行为的监管与处罚力度。据《金融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2021年间,包含了头部公司在内的共12家汽车金融公司接到过罚单,接近全行业汽车金融公司数量的一半。在这12家公司中,7家是成立超过10年的行业“老兵”,包括大众汽车金融、奔驰汽车金融、三一汽车金融、广汽汇理汽车金融、东风标致雪铁龙汽车金融等。

  而汽车金融公司被处罚原因也更为具体,暴露出行业内个别机构对于合规管理的重视仍然欠缺。7月,吉致汽车金融以150万元的罚单拉开了2021年大额罚单的序幕,从披露出的违规事项看,公司对部分经销商存在以贷收费,向部分经销商转嫁成本,且未能公平地处理与客户、第三方服务提供者之间的利益冲突的问题,相关责任人也被予以警告。另一处罚过百万元的大众汽车金融此次也是因严重的业务违规问题受到处罚,包括零售贷款放款比例不符合规定、附加产品贷款管理、贷款审查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不按照规定提供报表等。

  从历年汽车金融公司被处罚次数可以看到,近4年来,包括奔驰汽车金融、广汽汇理汽车金融、华晨东亚汽车金融、东正汽车金融、华泰汽车金融5家公司接连两次受到监管处罚,其中,华泰汽车金融被处罚事由均有“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也暴露出个别汽车金融公司存在整改违规事项落实不彻底、不到位的问题。

  此外,从被处罚事由可以发现,随着汽车金融公司加快自身的数字化转型,线上业务的开展、信息系统的建设中隐藏的合规问题需要引起全行业的更多重视。今年3月,广汽汇理汽车金融就因“对外包金融顾问管理、快审通系统管理不尽职”受到了处罚。

  公开信息显示,广汽汇理汽车金融今年通过应用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推出了“e秒贷”4.0版本,新增了“电子签约”服务功能以及“快速审批”服务等。

  事实上,根据近些年汽车金融公司的处罚情况来看,汽车金融行业坚持服务实体本源、稳健发展态势不变,但在发展过程中,股东行为不合规、不审慎,董事、监事、高管人员履职有效性待提升,关联交易管理不到位等问题依然突出,其治理水平与高质量发展要求相比还存在差距,汽车金融公司相关治理主体的履职意愿、履职能力有待增强,内部制度建设和执行力还需要进一步提高。从对市场的影响看,个别汽车金融公司长期存在的违规放贷、违规收费、暴力催收等乱象,给整个行业生态与市场声誉带来了负面影响。

  下一步,强化内控合规管理,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夯实高质量发展基石,持续提升公司治理的科学性、稳健性和有效性,将是未来较长一段时间汽车金融公司发力的重点。

  在银保监会办公厅去年11月发布的《关于促进消费金融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中就强调,汽车金融公司要打造核心竞争力,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加大监管政策支持力度,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并提出应 “自主开展对客户的信用评分,不得将授信审查和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清晰披露贷款利率和收费标准”“加强对催收公司的甄别”等具体要求。

  业内专家表示,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作为持牌金融机构,汽车金融公司须专注于汽车产业,资金明确投向实体经济,摒弃“高收益覆盖高风险”的粗放发展思路,精准施策、细化服务,避免“大水漫灌”,切实防范系统性风险。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