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融资租赁CURRENT AFFAIRS
融资租赁 / 正文
金融租赁开年罚单直指多项违规问题

  3月的第一天,银保监会对外公布了对长城国兴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国兴租赁”)存在的非真实转让租赁资产、售后回租业务尽职调查不到位、租后管理不尽职等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问题的处罚决定,对公司处以150万元的罚款,同时也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警告。

  今年1月,四川天府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因租前调查不到位、租后管理不到位、单一集团客户融资集中度超标、信息披露不到位等问题收到了金融租赁行业2022年的首张“罚单”。随后,青岛青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因租赁资金被挪用问题也受到了行政处罚。

  通过梳理分析上述三家金融租赁公司的违规行为可以看到,机构审慎经营意识不足,业务管理存在漏洞,内控合规建设仍待加强。而这些不合规问题,一直是行业长期存在的“顽疾”。

  据《金融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今,共有22家金融租赁公司受到了监管处罚,合计处罚金额达到1797万元。其中,被处罚金额最高的公司为山西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与徽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前者因未经任职资格审查任命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高级管理人员,形成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行职责问题,后者因规避关联交易管理向股东提供融资、融资租赁业务风险管控失效、租赁资产风险分类不及时不准确等五项违规问题,分别被罚没21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监管部门加强了对金融机构的监督检查力度,进一步遏制金融乱象,引导机构加强内控管理,提升合规经营意识,由“被动合规”向“主动合规”转变。

  在此背景下,金融租赁行业接到的罚单数量与处罚金额均有明显增加。《金融时报》记者通过梳理监管部门披露的处罚信息发现,仅2021年,就有15家金融租赁公司受到行政处罚,累计罚金合计达1350万元,远超2020年的罚单金额。单笔罚金超过100万元的有7家,其余公司的处罚金额在20万元至90万元不等。

  事实上,自2007年首家持牌的金融租赁公司成立以来,个别公司因违规问题屡次受到监管处罚,暴露出其整改不到位的问题。据了解,长城国兴租赁曾在2015年因尽职调查不到位问题受到过监管处罚,但2022年仍出现相同的违规问题。

  此外,从处罚事由看,金融租赁公司存在的违规问题更为复杂化,包括未经任职资格审查任命高级管理人员,非真实转让资产,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通过非洁净转让掩盖高风险资产,违规提供政府性融资,违规以在建工程、未取得所有权的财产作为租赁标的物,租赁物管理不到位,租赁资产分类不准确,租赁物权属调查、确权等管理工作存在严重不足等,暴露出行业内个别机构对于合规管理的整体把控能力欠缺,关联交易管理不到位问题依然存在,内部制度建设和执行力仍需提高。

  因金融租赁公司多由金融机构或实体企业出资组建,在业务与资金层面具有较强的关联性,从违规情况来看,业内个别公司也确实出现了单一集团客户融资集中度不符合监管要求,不按规定审批或隐蔽开展关联交易等问题,成为业内风险事件的重要诱因。

  去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的《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强调,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应当充分评估与银行保险机构开展关联交易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严禁通过掩盖关联关系、拆分交易、嵌套交易拉长融资链条等方式规避关联交易审查。

  对于金融租赁行业的处罚主要集中在规范企业经营管理方面,充分体现了监管部门对企业合规经营以及风险防范的重视,这既是约束金融租赁公司加强合规经营的根本举措,从源头减少违规问题的发生,同时也是引导机构将风险控制落实到每个环节的重要抓手,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从整改成效上看,金融租赁行业加速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公司治理日趋规范,机制运作逐渐顺畅,公司治理的有效性逐步提升。但在发展过程中,相关激励约束机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并将风险与合规因素加以着重考量。

  下一步,如何加强合规管理,强化风险防范,持续提升公司治理的科学性、稳健性和有效性将是影响金融租赁公司可持续健康发展的核心问题。

  目前,金融租赁公司在境内保税地区、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等地设立的专业子公司及项目公司的合规性问题也引起了更多的重视。针对因开展飞机、船舶、集装箱、海洋工程结构物、工程机械、车辆等融资租赁交易所设立的项目公司,监管部门也予以更为严格的管理。

  银保监会今年1月发布的《金融租赁公司项目公司管理办法》要求,金融租赁公司、专业子公司应当制定科学规范、系统完备的项目公司管理制度,至少涵盖项目公司设立、运营管理、人员管理、财务管理、印章管理、授权管理、外包管理、清算关闭等。

  业内专家表示,随着监管处罚力度的不断加大,租赁公司要强化主动合规意识,树立合规创造价值理念,严守合规经营底线。一方面,要系统深入学习监管政策,加强监管沟通,建立动态学习更新机制,确保及时、全面、准确理解监管要求,并将监管的各项要求有效转化为具体的行动指南;另一方面,要加强内部监督,围绕公司治理、内控合规、并表管理、重点领域风险管理等,定期开展深入排查,主动对照监管要求找差距、补短板、堵漏洞,构建全面风险管理和内控合规体系,形成合规管理长效机制。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