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融资担保CURRENT AFFAIRS
融资担保 / 正文
科技创新助融资担保可持续发展
访西部(银川)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海金波

  当前,各行各业越来越重视数字化建设,融资担保行业也不例外。业内人士认为,融资担保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的瓶颈和困境日益突出,数字化转型为融资担保行业化解矛盾提供了可能的解决方案。

  融资担保公司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有何具体实践?在此过程中还有何难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西部(银川)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海金波。

  《金融时报》记者: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融资担保机构开始进行数字化转型?

  海金波:在当前万物数字化的大环境下,融资担保机构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在数字化进程中,担保行业里的银行关系、客户关系都在发生变化,传统模式已难以为继。在银担关系里,随着银行自身数字化的迅猛发展,并加强与金融科技公司充分合作,物流、信息流、资金流这“三流”在部分交易场景已打通并解决了获客难和风控难的问题,使得增信市场产生挤出效应。同时,对于融资担保机构而言,通过现代金融科技手段,可以大幅缩减“数字鸿沟”,改善信息不对称问题,促使获客能力增强、业务流程优化、业务成本降低、风控能力提升,帮助融资担保服务实现提质增效。

  实践中,随着数字化的推进,一方面,银行正在脱离第三方担保机构提供的担保服务;另一方面,担保行业也不再过分依赖银行推荐业务,传统的银担关系不复存在。客户关系方面,伴随消费升级,客户需要全方位的便捷快速的服务,客户年轻化,习惯并倾向于数字化场景,融资担保机构的数字化转型是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另外,监管部门对数据快捷准确的要求,更是推动了融资担保机构对数据管理的自觉性,促使其加快数字化平台建设的步伐。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数字化转型主要转的是什么?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海金波:数字化只是手段,转型才是目标。融资担保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本质上是模式创新和增量的问题。

  第一,线上化、自动化,可减少人工干预,打破时空限制,助力运营管理。担保业务由线下开展转变为线上自动流转,改变了传统担保行业在项目尽调、保后管理和风险防控等环节完全依赖人工的做法,以金融科技取代人海战术,以信息化技术驱动融资担保工作提质增效,推动担保业务从“劳动密集型”向“数据密集型”和“智力密集型”转变。

  第二,流程化、系统化,提升工作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助力风险控制。数字化平台的建立,可以方便管理人员随时查询相关的数据,实时获得更直观、清晰的数据洞察,帮助管理层以及相关业务人员快速作出决策。同时,还可对担保业务流程、风险模式等进行实时监控,帮助管理人员找到业务流程的瓶颈、风险防控的弱项、机构合作的短板,从而提高全链路、精细化的管理水平,提升担保机构整体工作效率。

  第三,智能化、数字化,优化存量管理,创新业务模式,助力产品创新。传统担保业务因主要依赖人工操作,工作效率低且难以应对批量化的业务。以数字化转型为契机,借助科技的力量,综合运用机器学习、知识图谱、数字加密、模型算法等技术手段,传统担保业务中的小额、批量项目贷前审查、风险审核的难点问题就可以得到有效解决,有利于担保机构研发、创新更多的业务模式和产品类型。

  《金融时报》记者:融资担保机构如何借助科技力量更好支持乡村振兴?

  海金波: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全国各地积极开展农村各项发展工作,高度重视农村金融的支农作用。传统金融模式由于存在一些难以克服的困难,导致农村金融服务供给不足,以金融科技为核心的新金融模式有利于弥补传统金融模式的不足,更好地实现农村普惠金融。

  新金融模式即“金融科技+信用数据+政府融担”,打造以金融科技为核心的综合系统模式,主要包括金融科技工具的应用、涉农信用信息数据库的搭建以及政府融资担保的介入,能够实现农村金融与乡村振兴的良性互动。其中,金融科技工具的应用是指以互联网科技为核心工具的应用,主要包括农村互联网基础建设,人脸识别、种植/养殖监测等金融风险基础设施建设、金融机构自身科技系统建设以及农民互联网应用教育等。金融科技工具的应用,可降低商业银行涉农业务的运营成本和风控成本,降低“三农”主体的借款成本,提高地域分布广泛的农户借款的可得性,特别是农户小额信用贷款的可得性。另外,在疫情防控特殊时期因其线上操作和“非接触”特点,优势更加突出。

  政府融资担保的介入是指通过政府融资担保分担商业银行的涉农贷款风险,既降低了银行的不良贷款损失和风险拨备成本,也有利于更精准、更有效地发挥财政补贴的作用,以少量的财政投入撬动数倍以上的社会资本投入“三农”建设。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融资担保行业发展还存在哪些困境?对行业数字化转型有何建议?

  海金波:我国融资担保行业历经起步试点期、高速发展期、清理整顿期、规范发展期等四个阶段,但是在形成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方面还需进一步探索。担保收入与风险承担失衡、与银行合作中长期处于被动地位以及从业人员的缺失等难题依然存在。

  融资担保行业的数字化改革不是单纯的技术转型,其实质是数字化驱动的战略性业务转型,是运营管理思维方式的转型。但无论是何种方式的转型,融资担保机构都应始终坚持服务小微、乡村振兴、服务实体经济的定位,即持续加强金融科技能力建设,聚焦支持“农业高质高效”;不断研发面向不同场景的业务品种,聚焦支持“乡村宜居宜业”;增加担保增信产品的市场供给,聚焦支持“农民富裕富足”。在积极推进业务模式和产品体系创新集成的同时,进一步扩大行业体系协同,凝聚服务乡村振兴的合力。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