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融资担保CURRENT AFFAIRS
融资担保 / 正文
融资担保业数字化转型有哪些机遇与挑战?

  “近年来,融资担保行业聚焦小微、‘三农’主业,为服务经济社会薄弱领域,助力实体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努力。”在2021年中国担保高峰论坛上,中国融资担保业协会秘书长殷有祥说,“全行业持续减量增质、资本实力不断增强、业务规模持续扩大、普惠业务显著增长、行业整体风险有所缓解、财务指标总体趋好。”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融资担保行业共有法人机构5139家,其中,国有控股担保机构2710家,占比52.7%;融资担保在保余额3.79万亿元。其中,直接融资担保在保余额3.26万亿元,同比增长20.7%。融资担保行业整体处在持续减量增质的发展阶段,在此背景下,融资担保行业如何加快转型发展,提升服务能力,业内正积极进行实践探索,其中,数字化转型是方向之一。

  数字化是创新的重要抓手

  在上述论坛上,从业者普遍表示,运用金融科技赋能担保行业发展,是融资担保机构未来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十四五’规划中,‘数字化’作为关键词在全文出现了25次,‘数据’作为关键词出现了53次,数字化建设的战略位置已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谈及行业数字化转型,中投保董事长段文务说,“当前,担保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的瓶颈和困境日益突出,数字化转型为担保行业化解矛盾提供了可能的解决方案。”

  段文务进一步分析认为,从企业发展角度看,数字化全面渗透各个行业,金融服务面临全新的模式、场景、生态等变革,由此催生了大量的数字化、线上化金融服务需求,为担保机构进行业务创新和模式创新提供了更多机会和空间。从提升效率角度看,线上化、批量化业务发展催生了海量业务数据,在人员、资本有限的条件下,担保机构亟须通过新技术、数字工具等重塑服务和审批流程,提升运营效率,提高动态运营水平,进而做大担保规模,同时满足动态监管要求。从风险管控角度看,传统风控方式已难以完全支撑线上业务扩展的需求,大数据对多维度、大批量数据的智能化处理和标准化的执行流程,更能贴合信息时代的风控要求,弥补传统风控手段的劣势。数字化风控转型已成为担保机构的必然选择。

  对于担保行业为什么要进行数字化转型,瀚华担保董事长周小川说:“现在,银行关系、客户关系都在发生变化,导致传统模式难以为继。比如,随着银行自身数字化的迅猛发展,并加强与金融科技公司充分合作,‘三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在部分交易场景已打通并解决了获客难和风控难的问题,使得增信市场产生挤出效应;客户方面,伴随消费升级,客户需要全方位的便捷快速的服务,客户年轻化,习惯并倾向于数字化场景。另外,新冠疫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进程。”

  殷有祥表示,疫情防控期间,各地融资担保机构迎难而上,多措并举,运用现代金融科技手段,加快科技赋能,开展线上服务,提升服务效率,积极为企业复工复产提供融资担保便利。

  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

  在业内人士看来,通过现代金融科技手段,可以大幅缩减数字鸿沟,改善信息不对称问题,使得获客能力增强、业务流程优化、业务成本降低、风控能力提升,帮助融资担保服务实现提质增效,更好解决小微企业和“三农”金融服务难题。

  “当前,我国融资担保事业进入了一个全新发展阶段,应持续推进数字化转型,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技术,着力打造‘金融科技+担保风控’核心优势,革新经营文化和理念,改变重塑获客方式、商业模式和服务逻辑,深度融入万物互联的数字化发展进程。”殷有祥说。

  中证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陈浩认为,数字化只是手段,转型才是目标。“融资担保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本质上是模式创新和增量的问题。一方面,通过提升业务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减小单一依赖来优化存量;另一方面,通过创新业务模式,突破产业约束寻找增量。”陈浩说,“从公司的实践看,我们从科技建设着手,先解决核心能力平台化的问题,打造数据驱动、高可复用、支持低成本创新的核心能力并将其平台化。”

  周小川表示:“瀚华担保的数字化实践以产业互联网为契机、以供应链金融为方向、以金融科技为手段,聚焦场景建设,从单一产品导入为客户提供场景金融下的全方位服务,公司某数字化产品客户数从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实现了24倍的增长。”

  在融资担保行业中,中投保较早开始数字化转型实践,其探索大数据风控、全线上操作的科技担保模式,加快推进了数字化转型,已深入电子保函、海关关税担保、电子票据、供应链金融等业务领域。2020年4月,中投保专门设立中投保科技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首家科技融资担保机构,通过构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科技赋能担保”增信模式,探索出了一条行业发展的新路径。

  “在全面数字化的时代,近年来,中投保积极进行转型实践,有成功经验也有教训。”段文务坦言,“由于行业经验、技术能力、运营管控等核心环节存在不足,我们试水的第一个带有金融科技性质的线上贷款担保项目在后期有代偿。这也给我们今后数字化转型提了个醒,要对金融科技行业有更充分的认知,金融科技能力、项目运营管控能力以及风险处置能力等都需要有更加充分的准备的提升。”

  对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谈及对数字化转型未来的思考,段文务表示,数字化不是单纯的技术转型,它本质上是数字化驱动的战略性业务转型,不仅需要统筹设计并实施信息技术,还涉及组织变革、文化重塑等领域,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转型。

  “但无论如何转型,都必须坚持如下几方面:要始终坚持服务小微、‘三农’、服务实体经济的定位;要积极推进成熟的小微融资担保品种向线上迁移;不断研发面向不同场景的业务品种,增加担保增信产品的市场供给;要持续加强金融科技能力建设;要进一步扩大行业体系协同。”段文务说。

  陈浩提出,须针对各类资产打造融资担保行业共享的数字基础设施;建立信用资产流转的数字化标准和作业规范;依托自身的资源禀赋,与行业共建信用生态。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