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机构CURRENT AFFAIRS
机构 / 正文
发力综合助农 服务乡村振兴
访中和农信董事长、总经理刘冬文

  在服务乡村振兴的过程中,以“支农支小”为主业的助农机构有着先天优势。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类机构更熟悉农村、农民,更深切地了解他们的变化和需求,能够在助力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大有可为。作为一家专注服务农村小微客户的综合助农机构,中和农信一直以服务“三农”、助力乡村振兴为方向。近日,《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和农信董事长、总经理刘冬文。

  《金融时报》记者:中和农信长期将“三农”服务作为目标,这些年累计服务了多少客户,规模有多大?

  刘冬文:截至目前,中和农信小额信贷项目已在全国设立400多家分公司/营业部,在职员工有6000多名,业务覆盖全国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万多个村庄。中和农信小额信贷业务累计放款400余万笔,800多亿元,户均余额3.15万元,贷款余额超130亿元,超700万农户从中受益。

  《金融时报》记者:能否结合自身实践谈一下公司助力乡村振兴有什么优势?

  刘冬文:我们专注农村市场,更熟悉农村、农民,能够更深切地了解他们的变化和需求。比如,中和农信有遍及20个省的400余家分支机构、近4000位全部来自农村本地的一线员工,我们能触达更下沉的农村市场。2018年,中和农信自主开发的乡助APP,由客户经理手把手教学,成功将科技红利送到了数百万农户手中。

  我们始终紧跟国家政策的脚步。在经营过程中,各机构需适时根据政策变化和项目情况调整实施策略,扎扎实实做好助农产品的开发和自身经营管理能力的提升,以适应市场的发展,更好地满足农村客户对多元化服务的需求。中和农信的业务始于1996年世界银行在秦巴山区扶贫项目中创设的小额信贷项目,初衷是为贫困及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县域客群提供信贷扶持,助力他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自成立之初,我们就一直在为农村地区深度贫困、无法正常获取资金发展生产的农户提供小额贷款,每户仅获得几千元用来买牛、羊、种子、化肥;2015年,随着脱贫攻坚战的启动,我们通过增设服务网点、丰富产品种类等方式加大对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帮助,为农村地区贫困户、因缺少抵押无法从传统渠道获得资金的农户提供小额贷款,用于扩大生产经营活动;2017年,我们紧跟乡村振兴战略的步伐,深挖农户脱贫后的发展需求,开发了除信贷外的农资电商、农产品上行等多方位服务,通过不断升级技术手段,打造中国首个农民云上联合社,全方位覆盖到农户及小微企业主的生产及生活。

  《金融时报》记者:你认为乡村振兴的关键是什么?

  刘冬文: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人才振兴。而要实现乡村人才建设既要引得回又要留得住,最重要的是要发展农村产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然而在中国农村,大多产业都存在着经营规模小、单兵作战、以家庭为单位的弊端,想要发展壮大,亟须合作协同发展的机会。

  《金融时报》记者:中和农信将拓展信贷之外的服务,出于什么考虑?

  刘冬文:实际上是根据更好助力乡村振兴所进行的业务调整。2021年,中和农信专注打造中国农民的云上联合社,为农户发展提供协作服务。我们通过“云联社”联合农资电商平台、农产品企业等各类机构,通过乡助APP、小程序、企业微信等多渠道,为农户提供包括农技指导、农资销售、农产品上行在内的生产服务,包括本地生活、农品电商等在内的生活服务以及包括信贷等在内的金融服务,打造集约化、规模化、数字化的服务能力,为农民合作社及小微散户发展产业提供协作服务,实现让乡村生活更美好的愿景。

  《金融时报》记者:对于扎根“三农”的机构来说,发展中存在的困难有哪些?

  刘冬文:第一,业务成本高。由于我们服务的是最下沉的农村市场,客户的资金需求往往有小额、分散、急切等特点,比如在内蒙地区,为了给牧民放一笔2万元的贷款,客户经理的交通成本就高达上千元。

  第二,往往有人质疑中和农信提供的贷款利率相较银行高出许多。但实际上,我们的资金成本、运营成本和银行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即便我们一直坚持在“保本、微利、可持续”的前提下开展业务,也依旧常常受到外界质疑。

  第三,新业务形态下的人才缺口。我们有数千名扎根一线、了解农村的实干型人才,但在兼具先进科技知识和丰富实践经验的人才上,中和农信仍有较大缺口。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