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领导活动CURRENT AFFAIRS
领导活动 / 正文
潘功胜:我国外汇市场受本轮美联储政策转向的影响可控

  10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围绕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与外溢进行了发言。 

  潘功胜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骤停”和流动性危机,迫使主要央行全力量化宽松。疫情以来,美、欧、英、日央行资产负债表总规模由15.5万亿美元扩大至25.8万亿美元。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对比,本轮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货币政策呈现响应更快、规模更大、直达实体、财政协同四个特征。 

  他分析,当前,全球经济实现了快速复苏。其中,中国因为疫情防控优异,是全球复苏最快的国家。而主要发达经济体也在政策强刺激和疫苗接种推动下迅速反弹。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超过疫情前水平,欧、英、日则已经接近疫情前水平。 

  不过,全球经济快速复苏的另一面,是发达国家强劲的需求回暖持续快于供给恢复,推动其通胀压力走高。潘功胜举例,美国、欧元区居民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分别达到5.4%、3.4%,均为2008年以来的高位。 

  在他看来,通胀高位徘徊促使发达经济体央行开始释放货币政策转向信号。目前,金融市场对美联储缩减购债已有较为充分的预期,预计其将于2021年11月宣布缩减购债,首次加息时点预期也已接近2022年下半年。同时,欧央行、英国央行等其他央行也普遍强化了紧缩立场。 

  对于这一轮政策转向的影响,潘功胜认为,尽管在上一轮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周期中,美元显著升值,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较大冲击,但本轮紧缩周期中,美国与非美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差和货币政策差均小于上轮紧缩周期,预计将限制美元升值空间。 

  当前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外流风险也弱于上一轮紧缩周期。这是因为当前新兴市场对外账户脆弱性下降。与上一轮政策宽松期间资本大规模流入新兴经济体不同,近几年新兴市场流入资金量有限。而且,今年以来已有多家新兴经济体央行加息,包括巴西、俄罗斯、墨西哥、韩国央行等,有助于防范资本外流。 

  潘功胜预计我国外汇市场受本轮美联储政策转向的影响可控,跨境资本有望继续双向流动,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他表示,国内稳固的经济基本面、人民币汇率弹性有所增强、资本流入结构优化等因素都有助于我国更好应对外部冲击。 

  此外,潘功胜表示,在应对外部冲击中,人民银行、外汇局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今年以来也进行了前瞻性布局。未来将坚持底线思维,密切关注国际市场动态变化,持续加强外汇市场监测预警,积极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他强调,“当前,我们更加有基础、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维护我国外汇市场平稳运行。” 

责任编辑: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