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参议院通过提高美债务上限法案

  2021季美债务上限“肥皂剧”正缓缓落下帷幕。当地时间12月1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0票赞成、49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国债上限提高了2.5万亿美元,并将其延长至2023年,以避免债务违约。这距离12月15日美债务上限截止日可谓近在咫尺。若无意外情况,接下来该法案将获得众议院通过,最终由美国总统拜登签署生效。纽约州参议员、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14日表示,2.5万亿美元的数字足以将美债务违约的威胁排除在明年中期选举之后。

  至此,大体可以判断,有惊无险再度成为本季美债务上限“大戏”的结局;但未来该“肥皂剧”下一季走向何方尚存悬念。在今年底提高举债上限法案过关后,美国下一回针对债务上限问题发生两党博弈情况的时间,最早将会是在2022年11月。届时,如果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多数席次,就可能试图再次提高上限,以免在共和党夺得多数席次的情况下,拿债务上限作为谈判削减支出的筹码。但美国也有不少政要认为,债务上限程序加剧了美国政治“内耗”,应当废除或者更改。

  美债务上限危机暂时结束

  数月以来,美债务上限不仅成为折磨市场的焦点之一,更是引发各界对美债务违约风险的担忧。美国总统拜登和财长耶伦均警告称,如果不能提高债务上限,将破坏美国国债的安全,并威胁到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储备地位,并可能引发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拜登甚至警告称,这一问题是“一颗将砸向美国经济的流星”。近来,耶伦多次就美政府违约风险发出警告,她表示,美政府可能会在12月15日之后达到债务上限,难以履行偿债义务。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美国联邦债务已经高达28.4万亿美元。公众持有的美国国债余额在今年7月底达到约22.3万亿美元,较2019年底增加约5.2万亿美元,美债余额相当于今年二季度美国年化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0.1%,较2019年底上升了21.6个百分点。美国政府债务的急剧膨胀使得债务上限谈判重要性越发凸显。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一直存在分歧,共和党坚持要求拜登“单方面”提高债务上限,他们同时指责民主党人不计后果地加大政府支出。几个月来,共和党人一直拒绝同意民主党人就提高债务上限的长期立法,他们利用拖延战术来阻挠民主党的行动。

  虽然美国两党的唇枪舌剑屡次令投资者不安,但12月14日最终“临门一脚”通过债务上限法案,总算是暂时解除了重压在美国经济头顶的由债务上限无法上调而带来的美债违约“警报”。不过,值得一提的是,14日美债务上限问题能顺利在参议院“过关”,更大的原因是美国两党为法案通过开了“后门”。

  上周,美国国会通过的一项程序性法案,为化解本季债务上限危机做好铺垫。这项法案允许参议院只要简单多数票即可提高美国债务上限,而不是在参议院推进立法通常需要的60票。

  综合来看,本季美债务上限谈判仍旧呈现美国两党政治“作秀”的痕迹。虽然共和党人针锋相对地反对民主党提高债务上限法案,但却在参议院通过该法案的前置程序性法案上投了赞同票。先前说绝不配合民主党提高债限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诺表态可谓是证据之一。他与舒默就一项程序操作达成协议,可允许民主党仅凭党内赞成票、无须共和党的支持,就能提高债务上限——“我认为这符合国家最大利益,也符合共和党最大利益。”他如是说。

  美两党纷争未来还将上演

  舒默12月14日表示,将债务上限提高2.5万亿美元的提议,将为美国政府提供至少一年的资金,从而将任何进一步的债务上限调整纷争推迟到明年中期选举之后。舒默说:“我们将投票表决的决议将债务上限提高到与2023年所需资金相称的水平。”对民主党人来说,解决债务上限问题之后,他们将会集中精力,力求在圣诞节前推动参议院通过拜登大规模的涵盖社保、气候和税收在内的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方案。因此,美国两党纷争还将在未来持续上演。

  对于债务上限制度,部分民主党人提出质疑,他们认为提高债务上限的种种扭曲现象,表明了国会应该完全放弃这一程序,而不是周期性地解决出现的潜在“财政悬崖”后,又不断地出现新的“财政悬崖”。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表示:“我认为,很明显,这个债务上限的程序必须取消。它现在是政客们出于政治目的的工具,它违背了常识。”

  还有民主党人表示,债务上限复杂的变通方案进一步证明了拖延战术本身应该被废除,或者民主党其他优先事项也应该有类似的例外。“我们已经决定,我们必须这样做,是为了经济,而不是为了民主。”乔治亚州民主党参议员拉斐尔·沃诺克在参议院发表演讲时说,应该建立一个类似的特别程序,以便通过被共和党人阻挠的投票权法案。但是,建立这样一个程序至少需要10名共和党人的支持,目前只有一位共和党人支持;距离上周有14名共和党人选择支持民主党人,投票允许参议院以简单多数表决通过提高债务上限法案的情形相差甚远。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