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聚焦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会议前瞻】
疫情叠加通胀压力 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进退两难

  今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的逐步复苏,各国通胀快速回归。受此影响,部分经济体央行选择政策转向,拧紧货币阀门。然而,欧洲央行并未跟随这一潮流,仍保持谨慎,仅在四季度放缓了抗疫紧急购买计划(PEPP)的月度购债规模。此前,欧洲央行曾多次强调,通胀走高只是“暂时性”的,通胀风险尚未构成欧洲央行加速收紧的理由。然而目前看来,欧洲的通胀不仅没有“退烧”,甚至愈演愈烈,在11月创下新高。与此同时,近期欧洲疫情重燃,经济整体复苏节奏放缓,需要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两相权衡之下,决策者们难以果断为货币政策踩下“刹车”。

  通胀“高烧”难退

  欧盟统计局上周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受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等因素影响,11月欧元区通胀率持续攀升,按年率计算达4.9%,创25年来新高。数据显示,11月欧元区能源价格同比上涨27.4%,是拉高当月通胀的主因;食品和烟酒价格同比上涨2.2%;服务价格同比上涨2.7%;非能源类工业产品价格同比上涨2.4%。当月,剔除能源、食品和烟酒价格的核心通胀率为2.6%。从国别来看,欧元区经济“火车头”的德国11月通胀同比上升6%,已飙升至199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与此同时,西班牙11月通胀率升至5.6%,为30年以来最高水平。法国11月通胀同比上涨3.4%,创2008年以来最大的同比涨幅。整体而言,欧元区大部分地区的通胀率远远超过欧洲央行设定的2%的目标。

  能源价格的上涨是造成欧洲近期通胀飙升的主要原因。进入冬季后,天然气供应不足使得全球市场对于能源供给的担忧有所上升。通常而言,夏季至秋季是天然气开采的累库期,用于应对冬天的用电高峰。然而8月份飓风艾达的侵袭,造成了美国南部海湾的油井停工停产,这不仅造成了以电力为代表的能源的短期供应不足,更是影响了美国天然气累库进程,为冬季能源的使用埋下隐患。受此影响,9月以来,欧美天然气、动力煤以及电力价格纷纷刷新历史新高。这对通胀上涨形成了支撑。数据显示,11月欧元区能源价格同比上涨27.4%,是拉高当月通胀的主因。

  根据平安证券研究所的估算,欧元区通胀高于2%的情况至少还要持续半年的时间,在明年一季度后才会由于基数作用而走低。并且,考虑到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尚未见顶,年内欧元区通胀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

  货币政策进退两难

  面对通胀持续走高,欧洲央行想要按下宽松政策的“暂停键”,但这比想象中更难。当前的欧洲尚未走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衰退泥沼。而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出现,则让不断受到干扰的欧洲经济复苏“雪上加霜”。随着奥密克戎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近期欧洲不少国家被迫再次采取紧急封锁措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可能会下调对欧元区经济的增长预测,原因是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和通胀持续走高的担忧。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警告称,下个月公布新预测时,“有可能进行适度修正”,“可能会对欧元区评级进行非常温和的下调”。IMF也呼吁,欧洲央行应当忽略暂时性的通胀压力,维持高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以支持经济复苏。

  不过,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拉脱维亚央行行长斯哈萨克表示,现在判断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将如何影响欧洲大陆的经济复苏还为时过早。他认为,按目前情况来看,欧洲央行1.85万亿欧元(折合2.1万亿美元)的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应在3月如期结束。对于通胀方面,欧洲央行在上月发布的会议纪要中指出,短期通胀前景可能会再次向上修正,整体通胀率可能在今年四季度达到顶峰。尽管回落的时间可能要比预期来得更晚,欧洲央行依然认为,压力会在2022年期间减弱。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鉴于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及其影响的滞后性,难以准确预测欧元区通胀的驱动因素何时消退,但欧洲央行认为,这些驱动因素或将在中期减退。货币政策对经济影响同样具有滞后性,欧洲央行更着眼于应对中期通胀,欧洲央行必须在12月关键会议后保留充足的政策选项。面对当前高通胀率,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必须保持耐心和持久性,并对任何可能出现的不稳定情况保持警惕。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有“欧债危机”以及美联储“缩减恐慌”的教训在先,即使短时间内通胀高企,在新货币政策策略的指引下,欧洲央行定力更胜以往,并不会过快收紧政策。并且在中期通胀目标下,欧元区经济复苏放缓也给予了欧洲央行一个忍受“暂时性”通胀的理由,其货币政策也将不会过快转向。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