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金砖国家酝酿建立联合评级机构

  随着金砖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攀升,其在国际评级体系内缺乏足够的话语权也正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9月3日,俄罗斯工商联合会主席卡特林表示,金砖国家已经就建立金砖国家联合评级机构进行了严肃的讨论。对于金砖各国和新开发银行来说,这个话题都是非常重要的。“目前,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的共识和进展。”卡特林如是表示。另据媒体报道,在最近召开的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2017年年会上,金砖五国的政策性银行已经签署协议,信用评级结论共享,这将有助于打破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对市场的垄断,金砖国家间可以借此建立自己的信用评级体系。

  众所周知,全球最大的三家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惠誉和标准普尔均来自于美国,虽然他们在全球评级机构市场份额中所占比例高达90%,但这三大评级机构对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的评级,却常常存在不公平和不公正的地方。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研究员程伟力曾表示,在新兴经济体经济处于快速上升周期的时候,穆迪、惠誉、标准普尔三大评级公司刻意压低新兴市场评级,对中国的部分评级完全经不起时间检验;在这些经济体经济处于调整或困难时期的时候,三大评级机构则转化为落井下石的角色。同时,三大评级机构往往采取双重标准,歧视广大发展中国家。

  事实上,金砖国家本土的评级机构已开始在国际评级市场崭露头角,并获得一定的市场认可度。比如,中国大公国际于2011年11月8日与白俄罗斯政府签署协议,为其开展国家信用评级服务——这是大公第一次受他国委托进行主权信用评级,标志着大公在获得国际承认方面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同年,大公正式接受葡萄牙BES银行的委托为其进行信用评级,这也是国际评级史上第一次由发展中国家的评级机构为欧洲国家的金融机构进行委托信用评级的案例。此后,2013年,中国大公旗下的大公欧洲资信评估有限公司通过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SMA)的批准,获得欧盟信用评级机构执照,并于同年6月13日正式启动欧洲评级业务,成为亚洲第一家在欧洲注册并获得信用评级资质的评级机构。其他的本土评级机构也显现出强劲的发展态势,如南非的GCR经过20年的发展,已成为非洲区域最大的和最有影响力的评级机构,其评级业务范围遍布所有证券类型,在津巴布韦、尼日利亚、肯尼亚设立区域分支机构,辐射25个非洲国家市场。作为立足于服务非洲评级市场的机构,GCR在非洲区域的评级业务数量占据非洲一半以上市场,甚至高于三大评级机构在非洲市场的占有率之和。

  另外,金砖国家在组建联合评级机构上也已具备相关的实践基础和经验。近年来,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在积极发展本土评级机构建设的同时,也在尝试通过组建联合评级机构来对抗市场垄断,以期拓展其在评级市场上的国际影响力。比如,2012年年底,中国大公国际资信评级公司、俄罗斯信用评级公司与美国伊根—琼斯公司在中国香港联合成立了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该集团旨在推动国际评级体系改革,倡导构建主权与非主权双评级体系并存、相互制衡评级风险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此外,2014年1月,由分别来自印度、南非、巴西与葡萄牙以及马来西亚五家独立信用评级机构联合发起并合资组建的国际评级机构ARC Ratings在伦敦正式启动和运营,总部设于里斯本,该机构也已获得ESMA的评级资质认证。ARC Ratings目前在11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和服务网络,其评级服务遍布欧洲、亚洲、非洲和美洲。与此同时,ARC Ratings积极倡导以“多角度方法论和本地专业知识”为指导原则,为国际评级市场提供可与以美国为中心的评级机构进行竞争的评级方案,增加国际市场竞争力。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姜璐认为,主权信用评级对一国政府及其国内金融机构、行业企业在金融市场上的融资难度与成本会产生直接影响,同时还会通过连锁反应不同程度地波及该国的实体经济,因而具有较大的影响效力。而目前处于垄断地位的西方三大评级机构由于受到包括现实利益与价值理念等种种因素的制约,被认为并不总能公平公正地评判各个国家的主权信用状况——这种“不尽公允”在新兴市场国家及发展中国家身上表现得更为突出。基于此,作为发展中国家“领头羊”的金砖各国近年来开始呈现出筹建金砖国家独立(联合)评级机构的政治意愿,并且事实上,评级行业在印度、中国、巴西、俄罗斯和南非已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因此在建立金砖国家独立评级机构方面具有一定的实践经验及制度基础。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