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俄乌冲突持续发酵 国际油价涨势犹存

  5月以来,俄乌冲突持续发酵,国际油价仍处在上涨之中。截至上周五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6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51美元,收于每桶109.77美元,涨幅为1.39%;7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49美元,收于每桶112.39美元,涨幅为1.34%。国际油价收涨于每桶100美元之上的时间已经持续数周,其背后原因何在?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对俄制裁禁令加剧 市场供给担忧难消

  5月8日,七国集团表示,该集团成员承诺逐步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包括逐步减少或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根据声明,各方将确保上述举措得到及时有序落实,同时确保各国有足够时间寻找替代能源供给。七国集团将禁止或阻止向俄罗斯提供其依赖的“关键服务”、加大对俄方个人制裁力度、进一步打击俄罗斯银行业等。此外,七国集团已向乌克兰提供或承诺提供总价值超过240亿美元的额外支持。该集团将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并在信息、经济和能源安全方面与乌方扩大合作。未来几周,七国集团将同乌克兰政府和国际金融机构讨论乌克兰长期恢复和重建工作的方案。

  这与上周欧盟提交制裁俄原油提案类似。上周,欧盟委员会正式提交第六轮对俄制裁措施提案,其中包括今年年底前全面禁止进口俄原油,若提案得到各国通过,欧盟将在6个月内逐步淘汰俄原油,并在今年年底前逐步淘汰俄成品油;截至5月6日,除匈牙利等国仍在寻求将出口禁令豁免至2024年外,欧盟各国谈判代表基本达成一致。

  这些对俄原油制裁禁令的公布使市场对供给的担忧情绪持续,从而成为推动油价走高的主要动能。数据显示,2020年,欧盟进口俄罗斯原油约270万桶/日,占其原油总消费量的23%,短时间内从本已供应偏紧的国际原油市场上寻求替代来源存在一定难度,自身能源供给缺口将进一步扩大;欧美原油禁令将使俄原油失去300万桶/日的市场,俄罗斯预计今年原油产量下降约17%,约合200万桶/日,国际原油供给紧张加剧。

  而将观测的范围扩大一些,包含欧佩克在内的主要产油国(OPEC+)的原油供给也十分有限。根据船运调查显示,2022年4月,OPEC产量为2858万桶/日,环比增加4万桶/日,低于协议新要求的每日增产25.4万桶的限额。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减产是造成产量增幅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4月OPEC的减产执行率从3月的151%上升到了164%。自2021年10月迄今,除2月外,OPEC都没有达到承诺的增产幅度,生产商投资不足、缺乏生产更多原油的能力是主要原因。美国公司一季度财报显示,美国新兴的页岩油公司称因钻井所需的原材料紧缺且价格大幅飙升,这些公司的产量增幅将低于预期,增产原来仅需6至12个月,现在需要18至24个月。

  全球原油需求上扬 补偿性消费成主因

  目前来看,全球市场的补偿性消费仍是原油价格上涨的关键驱动。全球客运航空燃料需求周环比增长0.2%,其中亚太地区引领增长。根据已安排的客运航班数量,未来四周航空燃料日需求量平均为511万桶。其中欧洲空中航行安全组织(Eurocontrol)控制区域的离港航班数周环比增长3.8%,欧洲是现在全球航空业复苏的引擎,美国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91%。

  另有数据显示,全球道路交通整体周度环比提升3%。欧洲出行指数环比增长8.1%。全球消费的强劲格局支撑了柴油、汽油的裂解价差,美国柴油价格和汽油价格纷纷创下历史新高。因此,展望后市,全球强劲的补偿性需求仍将支撑油价。

  未来或持续高位 高油价引发担忧

  通常来说,油价走势取决于原油基本面的供需结构,而宏观货币环境则通过影响经济进而作用于石油需求,此外,货币流动性变化也使得原油的金融溢价出现波动,起到助涨助跌的作用。2022年2月以来,俄乌冲突使得布伦特原油期货在7年之后再次向上突破100美元/桶关口,在欧美对俄制裁升级加码、 俄乌局势反复、供应端增产缓慢、需求持续恢复以及通胀高企的大背景下, 油价能否继续维持100美元/桶高位或是昙花一现,市场看法不一。高油价对于全球经济是福是祸,各界也是莫衷一是。

  目前来看,现阶段原油供需结构已经转换为紧平衡,未来疫情好转背景下需求的复苏逻辑较为确定,后市油价走势变化更多取决于供应端。当前供应端可以总结为低过剩产能、低投资、低供应弹性,供应增长预计持续偏缓,在此情况下,原油偏紧的基本面或持续较长时间。从宏观流动性角度来看,疫情后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结束,高通胀压力下美联储开启加息和缩表周期,随着美元升值逐渐挤出原油的金融溢价,此次货币政策预计将更多地通过基本面作用于油价,若加息周期下经济持续增长,则此轮加息对油价的负向影响或有限。综合而言,低供应弹性叠加需求复苏,预计此轮高油价或在较长时间内持续,未来油价高位回落的契机在于伊朗制裁解除、主产国快速增产、疫情超预期恶化、地缘局势缓解、高油价挤出需求等,更长视角而言,新能源背景下对化石燃料需求的缩减也将重新再平衡原油供需结构。

  然而,高油价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福祸难料。从历史来看,高油价尤其是供给侧驱动的高油价,多数都不是一个友好的局面,更何况当前供应矛盾和通胀原本就相对紧张。一般来说,产油国、上游行业往往是高油价的受益者,而下游行业则常常沦为输家。除此之外,部分能源出口国,例如制造业新兴市场以及本轮油价上行周期中对俄罗斯能源依赖较高的欧洲,在本轮油价暴涨下增长将会受损。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国家在面临全球流动性拐点的情况下,进口价格大涨导致经常账户赤字扩大甚至财政赤字恶化,会进一步加大其面对全球流动性总盘子收缩的脆弱性,进而影响以此为估值依据的主权资产,容易形成滞胀局面。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