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国际油价振幅减弱 高油价不利全球经济复苏

  在俄乌冲突悬而未决的情况下,国际油价仍旧居高不下。上周,国际油价虽仍旧处在“过山车”之中,但相对于2月底3月初的巨震,波动幅度已经大为降低——当周波幅已经控制在每桶10美元之内。尽管国际油价波幅减缓,但大部分市场人士对国际油价已经行至拐点的观点并不认同。近一段时间以来,国际油价仍旧在每桶100美元左右高位震荡。4月中下旬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纷纷降调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国际油价后续冲高可能性还有多大?何时将行至拐点?高油价对全球经济影响几何?

  短期内油价或高位盘整

  俄乌冲突爆发已经两月有余,从国际油价的反应来看,其所具有的市场冲击力出现了明显减弱。具体而言,2月28日,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自2014年9月8日以来首次收于每桶100美元上方。数天后,国际油价一度冲向每桶140美元的历史高位,随后又大幅回落至每桶100美元左右。但上周,国际油价单天波动幅度也曾一度达到5%以上,但当周累计波幅控制在每桶10美元之内,创下自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国际油价波幅最小的一周。

  短期来看,国际油价或仍将高位盘整。这背后的原因有两个。一则,资料显示,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之一,仅次于美国和沙特阿拉伯。2022年1月,俄罗斯石油(包含原油、凝析油、天然气液等所有油品,下同)总产量为1130万桶/日,其中,原油产量为1000万桶/日,凝析油96万桶/日,天然气液34万桶/日。美国的石油总产量为1760万桶/日,而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为1200万桶/日。因此,当前欧美针对俄罗斯已经推出多轮制裁举措,俄罗斯从全球原油供给“版图”上减少分量,这无疑会引发全球原油供给下滑的市场担忧,油价短期内难以大幅回调。

  二则,虽然油价仍将保持高位,但后续冲高的能力大幅减弱。最初,在原本偏紧的供需平衡下,俄乌冲突这只“黑天鹅”突然冲出,令市场措手不及,一时间导致恐慌情绪加剧,从而导致油价一度冲高至每桶140美元附近。但欧洲因为对俄罗斯能源出口的依赖短期内难以根本解除,所以,欧美在对俄罗斯制裁上难以形成有效且实质性的约束,这与2014年伊朗制裁不可相提并论,与上世纪70年代供给短缺也大有不同。因此,短期内国际油价可能仍旧会在每桶100美元左右徘徊。

  高油价加大全球经济复苏风险

  4月21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表示,油价飙升主要缘于乌克兰危机,这是该生产国集团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增加供给发出的最新信号。OPEC表示,成员国与俄罗斯等合作伙伴国(OPEC+)致力于在乌克兰危机期间确保石油供需基本面平衡,以支持全球经济。同时,OPEC认为,大宗商品价格强劲上涨,加上持续的供应链瓶颈和与新冠疫情相关的物流限制,正在助长本已高企的全球通胀。

  事实上,已有国际机构对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更趋看淡。4月1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从4.4%降至3.6%;将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从3.8%降至3.6%。发达经济体2022年的通胀率预计为5.7%,比1月份的预测高1.8个百分点。IMF警告称,如果俄乌冲突停止后,西方国家仍不取消对俄罗斯制裁并更广泛打击俄能源出口,那么全球经济增长可能进一步放缓,通胀水平也会比预期更高。另外,IMF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指出,许多国家可能需要将利率提高到“远高于”中性水平,以对抗通货膨胀。无独有偶,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近日表示,世界银行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从4.1%下调至3.2%。计划提供1700亿美元援助帮助发展中国家偿还债务,资金规模超过用于应对新冠疫情的资金规模(1570亿美元)。

  对于全球经济来说,高油价利弊皆有,其中蕴含的多重风险值得警惕。一方面,高油价可能会催生短期投资和扩产,或者寻求替代方案(如欧洲考虑煤和核能)。中期来看,持续高油价可能会催生替代方案如绿色转型,此前的页岩油革命就是发生在2011年至2014年油价维持高位的阶段。2011年至2014年期间,国际油价维持在每桶110美元附近长达3年。

  但另一方面,从历史来看,高油价尤其是供给侧驱动的高油价,多数都不是一个友好的局面,更何况当前供应矛盾和通胀原本就相对紧张。一般来说,产油国、上游行业往往是高油价的受益者,而下游行业则常常沦为输家。除此之外,部分能源出口国,例如制造业新兴市场,以及本轮油价上行周期中对俄罗斯能源依赖较高的欧洲,在本轮油价暴涨下,经济增长很可能会受损。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国家在面临全球流动性拐点的情况下,进口价格大涨导致经常账户赤字扩大甚至财政赤字恶化,会进一步加大其面对全球流动性总盘子收缩的脆弱性,进而影响以此为估值依据的主权资产,容易形成滞胀局面。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