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俄乌冲突悬而未决 国际油价高位震荡

  在多重因素交织之下,国际油价再度坐上“过山车”。4月19日,国际油价大幅下滑: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大跌5.22%,收于每桶102.56美元;6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大跌5.22%,收于每桶107.25美元。与之相反的是,在利比亚最大油田关闭以及国内两个港口暂停石油装船的多重因素影响下,国际油价4月18日一度上涨2%。

  事实上,2月底以来,国际油价波动剧烈。2月28日,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自2014年9月8日以来首次收于每桶100美元上方。数天后,国际油价一度冲向每桶140美元的历史高位,随后又大幅回落至每桶100美元左右。目前,国际油价持续在每桶100美元以上高位震荡。展望未来,国际上释放石油战略储备能在短期内抑制油价上行,但难以从根本上改善市场供需矛盾。在地缘政治冲突未解、主要产油国不显著增加产量、经济复苏拉高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国际油价或将继续高位震荡,给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增加不确定性。

  原油需求或下滑

  4月1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从4.4%降至3.6%;将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从3.8%降至3.6%。发达经济体2022年的通胀率预计为5.7%,比1月份的预测高1.8个百分点。IMF警告称,如果俄乌冲突停止后西方仍不取消对俄制裁并更广泛打击俄能源出口,那么全球经济增长可能进一步放缓,通胀水平也会比预期更高。另外,IMF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指出,许多国家可能需要将利率提高到“远高于”中性水平,以对抗通货膨胀。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近日表示,世界银行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从4.1%下调至3.2%。计划提供1700亿美元援助帮助发展中国家偿还债务,资金规模超过用于应对新冠疫情时的1570亿美元的资金规模。

  在国际组织再度下调经济增长预期并就通胀上升发出警告的背景下,不少机构和市场人士对国际原油需求前景担忧加重。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各大机构频繁调整原油供需平衡表,基本可以确定今年原油需求的恢复预期较年初时下降明显。例如,欧佩克(OPEC)、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最新月报中双双下调原油需求预期。其中,EIA报告中将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大幅下调为242万桶/日,此前为313万桶/日;欧佩克月报则年内首次下调了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测为367万桶/日,此前为420万桶/日。渣打在最新展望中表示,地缘冲突、石油价格上涨以及防疫封控措施的多重因素影响,都压制了原油需求。预计原油第二季度需求量会同比温和增长59.4万桶/日,甚至可能不及预期。

  另外,欧佩克及主要产油国报告还显示,欧佩克及主要产油国3月的日产量比目标低145万桶;减产执行率从2月的132%升至3月的157%。其中,俄罗斯3月日产量下降至1001.8万桶,比欧佩克及主要产油国目标日产量少31.3万桶。另外,国际能源署(IEA)此前曾预计,自4月起,国际市场将日均减少300万桶俄罗斯原油和精炼产品,动用紧急储备将在一定程度上填补这一缺口。近期,随着美国等多个石油消费国宣布释放石油战略储备,国际油价回吐部分涨幅,但与2021年年底的油价水平相比,仍旧处于明显高位。

  地缘政治风险仍是主因

  目前,俄乌冲突进入第56天,局势重回“剑拔弩张”。据央视新闻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4月19日与英国首相约翰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等领导人举行了视频会议,商讨如何应对俄乌冲突。同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媒体表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已开启新阶段。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则在官网发布了关于批准延长国家战时状态总统令草案的消息。

  展望未来,地缘政治风险仍将成为国际油价的主导因素。俄乌冲突暴发后,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引发油价飙升,引发金融市场剧烈动荡。3月上旬,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大幅拉升,最高逼近每桶140美元的高位,纽约商品交易所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最高也超过每桶130美元,两大原油期货价格双双刷新2008年7月以来的最高值。当前,俄乌谈判陷入僵局,短期而言俄乌局势前景难测。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影响下,原油市场短期难摆脱高位偏强运行格局。

  国际原油作为基础大宗商品,其价格的大幅抬升带来的影响,不仅会通过抬升运输成本助推通胀,还可能通过产业链上下游的传导影响通胀。IMF表示,对许多国家来说,通货膨胀已经成为一种明确而现实的危险。甚至早在俄乌冲突暴发之前,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和供求失衡状况就已引发通胀大幅上升。美联储等多国央行已经着手收紧货币政策。与冲突有关的种种扰动放大了通胀上行压力。美国和欧洲部分国家在劳动力市场吃紧的背景下,通货膨胀已经达到4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据IMF估计,通胀水平将在更长时间内保持高位。

  经济学家表示,无论国际油价后市走向如何,今年油价大幅波动都将是难以避免的,其对全球经济的制约难以忽视。油价大幅上涨将从价和量两个方面抑制制造业投资、挤压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并带来原油输入国出口产品的价涨量跌。未来,如果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升至125美元或更高,将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明显受损。通胀走高将影响消费者的消费能力,风险溢价升高和全球盈利预期降低则将对权益市场构成更持久的伤害。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