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通胀升至40年来最高美国股市承压下跌

  美国劳工部当地时间本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继2月同比增长7.9%之后,美国3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8.5%,高于预期的8.4%,创下1981年12月以来新高。这也是美国通胀率连续第6个月超过6%,远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眼下,较大的通胀压力已经使得市场预期美联储在5月与6月会议上均加息50个基点。面对40年来最高通胀水平,美国股市也承压下跌。截至4月12日收盘,美股三大指数全线回调,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0.26%,报34220.36点;标准普尔500指数跌0.34%,报4397.45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0.3%,报13371.57点。

  俄乌冲突升级

  美国经济复苏不确定性增大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3月通胀率“爆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创纪录高位的汽油价格、食品价格推动的。具体来看,3月份,美国食品价格环比上涨1%,同比上涨8.8%,其中,大米、碎牛肉、柑橘类水果和新鲜蔬菜等商品的价格当月均环比上涨超过2%。能源价格环比上涨11%,同比上涨32%,其中,汽油价格环比飙升18.3%,占CPI月度总涨幅的一半以上,为2009年以来最大涨幅。而这与自2月底以来升级的俄乌冲突有很大关系。

  作为全球重要的能源、矿产以及粮食出口国,俄罗斯和乌克兰均在全球供应链中处于重要地位。数据显示,2021年,俄罗斯原油产量5.34亿吨,占当年全球总产量的12%,仅次于美国;俄罗斯日均出口原油465万桶,出口额占全球总量的11.3%,仅次于沙特。而乌克兰则是重要的粮食出口国。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小麦出口量占全球比重达29%,玉米占比达19%,葵花籽油占比高达80%。这些粮食在全球粮食供应中占比极大。

  然而,冲突与制裁导致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出口贸易都面临大幅下滑的风险,这让本就不足的大宗商品供给可能进一步下降。受此影响,能源与粮食价格在3月快速攀升。能源方面,石油价格在3月突破100美元/桶,并持续在高位震荡。粮食方面,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布报告称,俄乌冲突导致世界粮食商品价格在3月大幅上涨,粮农组织谷物价格指数环比上涨17.1%,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

  不过,扣除食品和能源后的核心CPI在3月有所回落,这对于美国经济或许是一个好消息。凯投宏观高级美国经济学家安德鲁·亨特表示:“3月的核心价格压力似乎正在缓和下降,这标志着通货膨胀已达到高峰。”数据显示,美国核心CPI同比上涨6.5%,低于市场预估的6.6%,略高于2月的6.4%;环比上涨0.3%,低于预期的0.5%。其中,作为一直以来推升核心通胀的关键因素——二手车和卡车指数更是大幅下跌3.8%。但经济学家们同时指出,即使通胀见顶,考虑到俄乌冲突及其后续影响持续、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情况仍未好转以及美国消费者夏季对旅游等服务需求增加,短期内CPI仍难回落到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

  美联储加快“收水”

  美股仍有回调空间

  高通胀使美联储的行动变得更为“鹰”派。今年3月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实施了自2018年12月以来的首次加息,幅度为25个基点,符合预期。但会后发布的点阵图显示,多数官员预测2022年将加息7次,较12月预期加息3次大幅提升,年底基准利率或升至2%。同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将于5月开启缩表,这显然比市场此前的预期更为激进。此后,美联储官员的“鹰”派发言更是不绝于耳。美联储理事、副主席提名人布雷纳德本周二就表示,美联储今年会“迅速”将利率提高到既不会刺激经济也不会放缓经济增长的水平。与此同时,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也表示,美联储应迅速收紧货币政策,若高通胀持续,则应进一步加息。

  信达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认为,在“史诗级”通胀下,美联储或将实施“史诗级”加息。解运亮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20年9月会议以来,美联储始终强调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和支持宽松的金融环境。但在3月会议中全然删除了相关表述,鲍威尔声明“美国经济非常强劲,已做好应对紧缩货币政策的准备”,这象征着美联储政策立场的全面转向,也意味着美联储即将进入“沃尔克时刻”后最猛烈的一轮加息周期。目前,市场已押注美联储将会进一步加快其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芝商所“美联储观察”期货工具显示,3月通胀数据公布后,美联储在美东时间5月4日举行的议息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已经升至87.7%,而仅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已经降至12.3%。中金集团分析认为,美联储将在5月、6月各加息50个基点,并且下半年还将加息100个基点。

  经济前景和美联储政策的不确定性,也让美股的波动性加大。虽然相较去年的“高歌猛进”,美股年初已有所回调,但美银策略师迈克尔·哈特尼特仍认为,全球经济增长与股票配置之间的脱节令人震惊。哈特尼特不同意美股下跌是战术性买入信号,他认为当前的回调只是“2022年的开胃菜,而非主菜”。换言之,美股仍有进一步下跌的空间。摩根士丹利美股策略师迈克尔·威尔逊的观点同样悲观,他认为,美股自高点的回落尚未反映经济急剧放缓的前景。

  银河证券首席分析师刘丹表示,当前流动性收缩、美债利率上行打压美股估值,同时,业绩增速放缓,使得美股指数上行缺乏原动力。刘丹表示,依据彭博预期,2022年,标普500指数业绩增速为11.37%,通过计算标普500指数的点位,在2年期和10年期美债利率分别为1.75%和2.1%的水平下,2022年全年,标普500指数大概率收跌5%至10%。值得注意的是,华尔街多头的态度也有所转化,例如,摩根大通就在其最新投资报告中建议投资者改变投资组合,对近期股市的上涨进行获利了结,将部分资金转移到风险更低的国债中。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