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欧佩克会议是否增产成焦点 能源政治化不利市场稳定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俄乌冲突悬而未决、国际油价大幅震荡之下,石油输出国家组织与其他产油国(OPEC+)将于本周四召开部长级会议,其是否在本次会议上增产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大部分分析师表示,尽管欧美国家持续对欧佩克成员国施压要求增产,但本次会议上增产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即便OPEC+增产,其对当前的高油价也很难带来根本性逆转。事实上,虽然俄乌冲突导致油价快速飙升至每桶100美元之上,OPEC+在3月初时仍旧维持40万桶/日的增产协议。

  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3月在美国剑桥能源周会议上发表讲话时重申,当前世界没有能够替代俄罗斯石油出口份额的产能,呼吁不把能源政治化。俄乌冲突以及西方对俄罗斯制裁升级,导致原油价格多次大起大落。本月早些时候,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超过每桶139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最高。但3月15日,国际油价跌破每桶100美元,创下2月底以来最低,较近期高点下跌逾20%。上周国际油价再度出现强势上涨,最高涨至每桶116.7美元,整体呈现高位震荡格局,未来走势尚且成谜。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董事、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3月26日在博客中表示,如果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能源施以制裁并对第三国转售俄罗斯能源施以制裁的话,石油价格可能会超过每桶200美元。在世界历史上,布伦特原油价格超过每桶100美元的只有3次,每一次都没有好结果。第一次发生在2008年4月,令次贷危机雪上加霜,最终触发了国际金融危机。第二次发生在2012年1月,刺破了欧洲的债务泡沫,引发欧债危机。这次是第三次。

  欧佩克增产压力加大 国际原油需求或下滑

  自去年9月以来,美国一直在向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欧佩克成员国施压要求他们增产,但迄今为止,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佩克成员国一直坚持去年达成的产量计划。3月2日,OPEC+通过视频会议召开的最新一次会议指出,当前的石油市场基本面表明市场非常平衡。OPEC+补充称,当前的波动不是由市场基本面变化造成的,而是由当前的地缘政治发展造成的。

  在此背景之下,国际能源署(IEA)下调了原油需求预测。3月16日,IEA在月报中已经下调了需求预期,将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测下调95万桶,至210万桶/日。根据IEA的预测,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平均为9970万桶/日,预计连续第3年低于疫情前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供应方面的问题更加严重。IEA表示,1月份经合组织商业原油库存下降2210万桶至26.21亿桶,比2017年至2021年的平均水平低3.356亿桶。与此同时,欧佩克也对全球能源需求预测保持谨慎。3月15日,欧佩克公布油市月报,维持了此前的预测,预计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增加415万桶/日。但欧佩克同时警告称,2022年原油需求面临乌克兰紧张局势和通胀上升等多重挑战,这增加了今年需求预测下调的可能性。就在一个月前,欧佩克还表示2022年原油需求可能会更快增长,如今欧佩克却在月报中表示:“展望未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通胀上升和持续的地缘政治动荡将影响各个地区的石油需求。”

  经济学家表示,在过去一年中,OPEC+在是否增产问题上立场始终较为谨慎,尽管阿联酋提出了加快增产的建议,OPEC+中维持现状的看法仍是主流。预计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本周欧佩克会议上再度出现。资料显示,在各种因素之下,俄罗斯原油日产量将从4月份开始减少;如果欧佩克各国继续按兵不动坚守之前的协议,这对于他们可能利弊都有,但好处可能会更多。

  未来油价走势仍然成谜 反对能源政治化呼声再起

  3月以来,国际油价大幅震荡。3月15日,国际油价跌破每桶100美元,创下2月底以来最低,较近期高点下跌逾20%,正式迈进技术性熊市。3月15日布伦特原油期货收盘下跌6.5%,报每桶99.91美元;美国WTI原油期货下跌6.4%,收于每桶96.44美元,两大合约自2月底以来首次结算价低于每桶100美元。不过,在3月15日的大跌后,3月16日国际油价小幅反弹,布伦特原油期货再度重返每桶100美元关口上方。本月早些时候,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超过每桶139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最高。上周,国际油价再度大涨6.93%,再度触及每桶120美元左右。展望未来,由于俄乌谈判悬而未决,未来国际油价走势仍旧是一大谜团。

  在油价大幅震荡的背后,市场对俄罗斯原油出口下滑的担忧成为主因;与此同时,油价大幅震荡加剧了多国复苏担忧。美国、欧洲等多地通胀正攀升至历史高点,预计欧元区3月通胀率可能会从上月的5.9%的历史高点进一步飙升,欧元区总体通胀率将达到欧洲央行2%政策目标的3倍以上。虽然美国和英国已经将俄罗斯能源作为制裁目标,但德国警告称,由于欧洲能源价格已经很高,因此不要过快采取行动。数据显示,2020年,欧洲进口原油的29%和进口油品的39%来自俄罗斯。

  3月8日,巴尔金多重申,当前世界没有能够替代俄罗斯石油出口份额的产能,呼吁不把能源政治化。巴尔金多在讲话中说,美国对俄罗斯实施了严厉的金融制裁,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很难继续保持每天约七八百万桶石油的出口规模。虽然目前尚未看到国际市场石油实际供应出现短缺,但问题在于世界是否有应对可能出现短缺的能力。他说,虽然石油行业有一定合理数量的备用产能作为应对不确定性的缓冲,但多年来已被严重消耗,目前世界上没有能够替代俄罗斯石油出口份额的产能。巴尔金多说,石油与地缘政治有其界线,这条线有时非常细。欧佩克的经验之一就是不把能源政治化。他说,能源不能被政治化,需要保护地球上所有人自主获取可靠、可负担和清洁的能源的权利。他强调,欧佩克“将继续保持非政治性,我们不是一个政治组织”。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