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欧洲央行坚持不加息判断

  为应对不断上行的通胀压力,越来越多的发达经济体央行开始行动。英国央行已经在2021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加息15个基点。美联储尽管目前尚未加息,但在刚刚召开的1月货币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在宣布维持利率不变的同时,表示缩减购债将在3月初结束,而届时将“很快”适合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范围。目前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在3月开始加息似乎已是板上钉钉,并且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行动也将紧随其后。

  相比之下,同样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实施了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及同样面临通胀快速上涨的欧洲央行则依然保持了相对谨慎的“鸽”派态度。从经济复苏的情况看,当前欧元区经济已经从2021年一季度的衰退中走了出来,从2021年二季度起,欧元区经济便开始逐步恢复增长态势。与此同时,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2022年1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59,高于前值58;德国1月制造业PMI初值为60.5,高于前值57.4;法国1月制造业PMI初值为55.5,符合预期。欧元区制造业良好的复苏态势,也给欧洲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不过,相比于英国以及美国的经济复苏,欧元区经济的恢复仍稍显疲弱。当前,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在欧洲大陆的快速传播,给欧元区经济的复苏前景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今年1月最新公布的预测中,将2022年欧元区经济增速下调至3.9%。尽管2022年美国经济增速也遭遇大幅下调,但2022年美国经济增速仍将小幅高于欧元区,达到4%。

  从目前的情况看,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整依然面临“促进经济复苏”以及“应对通胀上行压力”的两难选择,政策调整节奏依然较为谨慎。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9月,欧洲央行内部就已有“鹰”派官员开始敦促欧洲央行尽快开始缩减购债,收紧货币政策,同一时期,美联储也开始展露出了“鹰”姿。但面对来自内外部的双重压力,欧洲央行始终不为所动。在2021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考虑到经济复苏以及通胀上行的压力,欧洲央行决定缩减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的净购买规模,但与此同时,为了缓解政策收紧带来的影响,欧洲央行增加了常规的资产购买计划。

  另外,在通胀方面,欧洲央行日前公布的12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欧洲央行的决策者们对于欧元区通胀走势前景的看法存在分歧,部分官员对通胀将在更长时间内走高的风险发出警告,认为通胀有超出预期的风险。

  不过,从当前欧洲央行最终的行动来看,高企的通胀水平并未给欧洲央行带来严重的困扰与担忧。欧洲央行始终认为,当前造成欧元区通胀走高的因素依然是暂时性的,并且会在2022年逐步缓解。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多次强调,随着能源价格的大幅上涨以及供应链瓶颈等因素的缓解,欧元区的通胀水平将在2022年逐步下降。并且拉加德认为,欧元区的经济复苏不如美国那样快,企业仍然需要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因此,欧洲央行不需要像美联储那样大胆行动。

  另外,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表示,如果通胀持续高于目标,欧洲央行将收紧政策,但目前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并不大。与此同时,连恩认为,即便出现这种情况,欧洲央行行动的第一步将是结束资产购买,之后才会考虑加息。欧洲央行管委德科斯也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况和通胀预期,预计欧洲央行在2022年不会加息。而欧洲央行管委雷恩则表示,驱动欧元区通胀走高的因素将在2022年内消退,未来两年欧元区的通胀水平将处在欧洲央行设定的目标附近。而在没有新干扰的情况下,2023年加息将是合理的。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欧洲央行坚称2022年将不会加息,但面对不断走高的通胀,市场仍然预期欧洲央行将很快采取行动。事实上,从2021年7月开始,欧元区、德国、法国以及意大利的通胀水平就已经呈现出了持续、明显的上涨态势。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受到能源价格飙升和经济复苏下供应链瓶颈的影响,欧元区2021年12月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同比上涨5.0%,高于11月的4.9%;德国12月HICP同比上涨5.7%;法国12月HICP同比上涨3.4%;意大利12月HICP同比上涨4.2%,均继续维持在高位水平。

  目前,货币市场预测欧洲央行最早将在9月上调隔夜存款利率10个基点至-0.4%。而这一预测与当前欧洲央行坚持在今年不加息的态度大相径庭,可见市场并不相信欧洲央行可以抵抗住欧元区通胀的迅速攀升以及美联储加息后可能带来的冲击。

  拉加德表示,欧洲央行已经做好准备,如果经济数据和事实需要,欧洲央行将采取相应的货币政策措施作出回应。不过,对于欧洲央行而言,货币政策调整之路并不好走。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复杂,若欧洲央行过快收紧货币政策,关闸“收水”,无疑将在一定程度上阻碍欧元区经济的复苏。此外,若欧元区通胀继续大幅走高,欧洲央行也难以视而不见,也存在最终像美联储一样放弃“通胀暂时论”的可能性,进而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