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美联储政策不确定性上升 美元指数波动加大

  迈入2022年,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再度升温,美国国债利率一路上行,但与美债走势大相径庭的是,原本应同步走强的美元涨势仅维持了不到两天时间便开始回落。上周美国通胀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更是连续跌破数个关键技术关口,自2021年11月中旬以来,首次跌破95大关,截至北京时间1月18日10时,仍徘徊在95.1左右。

  多重因素共振,造成美元近期的异常走势。首先,美联储政策不确定性上升。上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连任听证会,并对近期的美国经济复苏状况做出介绍。鲍威尔表示,美国离充分就业并不远,就业市场需求强劲但供给不足。而通胀可能会在2022年年中见顶,仍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通胀暂时性”观点。在加息和缩表方面,鲍威尔则并未给出具体的时间路线。中信期货研究团队认为,相较于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纪要显示出强势的“鹰”派姿态,鲍威尔在其连任听证会上并未对加息和缩表的时间路线提供更多的增量信息,被市场解读为不及预期“鹰”派,市场对美联储进一步紧缩的忧虑有所消退,因此对美元走势造成压制。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同时,其他发达经济体央行也在跟随转向。其中,英国央行已在2021年底抢跑加息。过于拥挤的美元投机多头头寸和对其他央行收紧预期升温的押注,也是近期美元下跌的原因之一。

  其次,近期欧美经济基本面表现出差异。信达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解运亮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元指数的波动很大程度是受到欧元走势的影响,美元指数是通过计算美元和对选定的一揽子货币的综合变化率,来衡量美元的强弱程度。其中,欧元权重占比最大,达到了57.6%,这使得欧元的走势对美元有较大反作用。因此,美国与欧洲的经济基本面对比及货币政策的对比,都将影响美元的走势。在2021年的多数时间,欧洲的经济反弹要慢于美国。但这一趋势正在改变,以花旗经济意外指数显示出的美欧经济差来看,从2021年12月之后欧元区经济表现逐步强于美国。

  受奥密克戎毒株带来的新一轮疫情影响,美国经济风险加剧。最新公布的非农新增就业人数不到预期的一半,而工资上涨和失业率下降引发了对通胀的担忧。数据显示,美国2021年12月非农新增就业人数19.9万人,不及市场预期的40万人,创2021年1月以来最小增幅。同时,失业率从4.2%下跌至3.9%,平均时薪年率增4.7%,月率增0.6%,凸显劳动力市场紧缩的状况。美联储发布的一项经济调查显示,因奥密克戎毒株引发疫情反弹,供应链中断及用工短缺的情况进一步恶化,美国多数企业对未来半年内经济增长的预期明显下滑。在美国基本面走弱以及欧元走强下,美元指数进一步下跌。

  展望后市,美元走势取决于美联储能否如期兑现“鹰”派操作以及其他央行特别是欧洲央行能否顺畅进入持续政策收敛阶段。目前,由于美国通胀形势紧张,各方对美联储在3月结束购债计划后立即启动加息的预期高涨。中金外汇团队认为,当前美元多头止盈的一大理由是认为美联储今年加息4次已经被充分预期。但考虑到美国通胀的绝对水平很高,为了抑制通胀,不排除美联储进一步超预期加息的可能性。届时,市场可能会出现美联储3月加息50个基点,或者在2023年加息更多次的情形。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上周五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加息多达7次以对抗不断上升的通胀率,但他没有透露加息会在多快时间内发生。随着美联储多次对抗击通胀做出承诺,利率交易员已经提高了他们对美联储今年收紧政策的预期。与此相对的,则是欧洲央行进一步强调宽松立场。货币政策的分化情形可能会推动美元重启一轮上行。此外,欧美的经济数据差也有再度逆转的风险。考虑到欧洲的防疫方针相对美国更严格,欧洲疫情在2021年12月阶段好转之后的红利可能在今年1月逆转。2月公布的1月经济数据可能会逆转此前的“欧强美弱”格局。这将会压制欧元当前的反弹高度,助力美元走高。

  中信期货团队则预计,美联储在2022年3月结束Taper后将进行首次加息,全年加息次数根据实际通胀走势可能会有2次至4次,并在加息1次至2次后开始缩表,缩表开始时间最快将在今年三季度。中信期货团队认为,相对偏“鸽”的欧洲央行以及加息之后很快缩表的预期是当前美元仍能保持高位的重要支撑。但在其他央行如英国央行收敛预期升温的情况下,美元指数在这一轮加息和缩表周期中很难有非常强势的表现,美元指数已经进入筑顶阶段。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