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加息预期增强+风险偏好上升 美债收益率再现涨势

  曾在2021年年初呈现迅猛涨势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在新年的头两个交易日中,再次出现了明显的上涨。1月4日,大多数不同期限的美国国债收益率纷纷走高,收益率曲线趋陡。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触及1.686%,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触及2.103%,创下去年10月末以来最高水平。

  在美债收益率上涨的背后,是美国仍在上涨的通胀水平以及市场对于美联储以更快速度缩减购债和加息预期的持续升温。2021年年初,“再通胀交易”的火热行情,助力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快速上涨,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突破1.7%的高位水平。

  而随着美联储在去年逐步释放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市场对于美联储以更快速度缩减购债的预期不断升温。美联储在去年11月开始正式缩减购债,并且在去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进一步加码缩减购债,美联储的积极行动助力了美债收益率的上行。与此同时,美联储近日公布了更为“鹰”派的点阵图,市场对于美联储在今年多次加息的预期进一步加强。在此背景下,对美联储利率政策变化更为敏感的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得到上行支撑。

  从目前的情况看,尽管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传播依然给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但市场仍然相信,这并不会影响美联储缩减购债以及加息的计划。若美联储进一步加快缩减购债的节奏,或将助力美债收益率上行。

  另外,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的表现更多地受到美联储利率政策变动的影响。根据美联储在去年12月公布的点阵图,美联储预计将在今年加息3次,显露出十足的“鹰”派气息。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卡什卡利也改变了其一直以来认为美联储应至少到2024年才可以开始考虑加息的观点。卡什卡利表示,预计今年美联储将加息两次,以应对持续走高的通胀水平。

  事实上,从去年美国通胀水平开始持续走高以来,市场中就已出现了美联储将以更快速度加息的观点,只是由于当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始终在多个场合强调美国通胀仅是“暂时的”,市场对美联储的加息路径有所存疑。而随着鲍威尔在去年年底主动放弃对于通胀“暂时性”的描述,市场对于美联储将加快加息步伐的预期也变得更加笃定。

  对于美债收益率的走势而言,美国通胀水平的变化以及市场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预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北京时间1月6日凌晨,美联储公布了其2021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纪要。会议纪要指出,美国的通胀数据依然很高,各种指标都表明,近几个月美国的通胀压力有所扩大。更重要的是,会议纪要显示,“与会委员普遍指出,考虑到他们对经济、劳动力市场和通胀的看法,可能有理由比此前预期的更早或更快地上调联邦基金利率。一些与会委员还指出,在开始上调联邦基金利率后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可能是合适的。”

  美联储向市场释放出的有关“将以更快速度加息”以及“缩表紧随其后”的信号,推动了美债收益率的全线上涨。截至1月5日,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6.57个基点,报收于0.8256%;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5.79个基点,报收于1.7052%;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2.97个基点,报收于2.0947%。

  除美联储以及通胀的影响因素外,市场的风险情绪也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美债收益率的表现。市场风险偏好的增强,往往会促使投资者抛售美国国债,推动美债收益率上行。从目前的情况看,市场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担忧情绪并未出现显著恶化,尽管美国当地时间1月3日,美国单日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超100万例,但市场的担忧情绪并未恶化。近期,以美股为代表的风险资产风头正劲,市场的风险情绪向好,这也是导致避险资产美国国债遭遇抛售,从而推动美债收益率走高的原因之一。

  不过,虽然美国经济仍在温和复苏,但同时仍面临着供应瓶颈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困扰,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仍在传播,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美国经济复苏前景仍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而一旦关键经济数据出现恶化,或将扭转市场的乐观情绪,投资者避险情绪的升温可能推动更多资金进入美国国债市场,进而抑制美债收益率的上行。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活动在2021年12月有所放缓。美国2021年12月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下跌至58.7,创下2021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与此同时,数据公司IHS Markit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2月Markit制造业PMI也创下近一年以来的新低,终值为57.7。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