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美元指数波折走高 未来上涨空间有限

  作为国际汇市最重要的“风向标”之一,美元走势历来都是各界关注的焦点所在。自今年1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接棒”特朗普以来,美元指数表现相比之前出现了较大不同。截至12月28日,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当天上涨0.12%至96.2028。时至年末,回首相望,今年以来美元整体走势如何?展望2022年,美元又将走向何方?

  今年美元指数整体趋强

  今年以来,受益于新冠肺炎疫情好转,美国经济出现强劲反弹;加之通胀数据高企下美联储“鹰”姿勃发,美元指数出现较大涨幅。以11月24日美元升值到年内高点97附近为节点来看,2021年美元升值7.7%。对比而言,2020年美元大幅贬值12%,美元指数甚至一度跌破90点的关键点位,为近3年来低点。众所周知,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在其任期内一直鼓吹“美国优先”和弱势美元政策。但今年1月19日,美联储前任主席、美国财长耶伦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提名听证会上,并未延续特朗普所吹捧的弱势美元政策,此举引发特朗普弱势美元政策或将终结的市场猜测。

  具体而言,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并非一路直线上行,而是经历了一季度的升值、二季度的贬值,之后开始震荡上升的路径。美元全年的升值主要从6月中旬开始,自人民银行6月10日至11月24日,美元升值幅度达到7.5%,而其他非美货币的贬值也在该阶段发生。美联储6月的议息会议是美元指数在6月中旬变化的转折点。随后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自6月中旬到10月中旬,美元指数从90附近震荡走强到94.5,该阶段反映的是美元指数对美联储缩减购债计划(Taper)预期发酵过程的定价,10月中旬美联储公布9月的议息会议纪要,显示出美联储大概率将在11月份开启Taper,在利好兑现下,此后美元指数出现短暂的回调。第二阶段是自11月初到目前,美元指数从93.8附近开始震荡走强,标志事件是11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

  “今年美元指数整体走强,这和去年大家预测的不太一样。”东兴证券海外宏观分析师康明怡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一季度,美元呈现出底部回升调整态势;二季度,尤其是4月到5月,美元又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回落;6月以后,受到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影响,市场避险情绪推动美元走强,这种走强维持了整个下半年,背后有两重推波助澜的上涨力量:其一为疫情反弹带来的市场避险情绪;其二为通胀高企之后美联储转“鹰”提振了美元。

  “综合来看,今年影响美元指数走势存在三大因素。”康明怡表示,第一是全球疫情反弹之下的市场避险需求;第二是美国经济表现不错,尤其是非农数据较为强劲,支撑美国经济复苏面优于欧洲;第三,美联储紧缩预期领先于欧洲,毕竟欧洲央行目前仍旧是偏“鸽”的状态。但美联储政策转向的趋势已经相对明朗。因为美元指数中有一半以上的权重来自欧元,所以,美元指数强弱与美国和欧盟之间经济基本面以及各自央行货币政策之间的落差密切相关。

  明年美元或涨幅有限

  对于明年美元走势预测,目前市场上看法不一。有观点认为,2022年影响美元走势的因素将是多空交织,在美国高通胀演变下的美国加息预期、美欧货币政策的分化程度以及美国相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优势变化等因素影响下,美元指数或将呈现出前高后低的态势。其中,美国通胀的演变是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节奏的重要变量。明年美国通胀相对2021年虽然会有所回落,但仍会处于高位,全年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增速可能在3%以上,高于美联储的政策目标,届时美联储如何看待通胀将成为影响市场预期的重中之重。

  当然,美国经济表现对于美元指数走向也较为重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预测,2022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实际增速5.2%,全球GDP增速为4.9%,美国经济与全球经济增速差为0.3个百分点;2021年美国实际GDP增速6%,全球GDP增速为5.9%,美国经济与全球经济增速差为0.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2022年美国经济的优势相比2021年有所扩大,美元指数或因此获得上行动力。

  “预计明年美元走势将是先强后弱,但走强的空间不会特别大。”康明怡表示,原因就是欧洲央行货币政策现在还没有开始明确转向。美元这个长期趋势的拐点主要取决于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什么时候转向——预计可能在明年美联储第一次加息以后,这可能与2017年的情形较为相似。

  康明怡表示,一般而言,当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比如说收紧政策一旦落地、资本市场表现平稳、经济表现也比较平稳的时候,美元市场的关注点就会转向欧洲——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何时转向将成为关键所在。但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开始转向,欧元就会走强,那么相应的美元指数就会走弱。“美元可能在目前的这样一个强势区间,震荡到美联储第一次加息为止,这将是美元指数的拐点,随后就是美元指数趋势性下行。”康明怡如是说。

责任编辑:袁浩